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6 龙眼兄弟会Ⅴ
    然而哭泣只是无用的挣扎,奥涅的胳膊是如此的强壮有力,她根本作不出任何的反抗——一声尖叫响起,这个男人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该死的婊子,给我安静点!”

    没有人对此发出异议,酒馆大厅中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哄笑、吵闹,之后一张张长桌前重新开始了赌局。

    烟草与酒精的味道再度在空气中弥漫。

    泪水顺着红发少女的脸颊不住流淌,她的身体不停起伏晃动,像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布偶。

    弱者的命运,大抵如此。

    ……

    格罗斯停下了脚步。

    当那双明亮的褐色眸子与克罗克对视时,里头似乎闪过了一抹亮光。

    他似乎感觉到有一团火焰正在身体的内部燃烧,让他有些头晕,灵魂仿佛正在脱离身体,冲进这些粉色的帐幔……

    克罗克招了招手。

    早有一群莺莺燕燕的女人靠了过来。

    “伺候好这位先生。”

    他作出交待的时候,面孔上已经浮现出淡淡的得意笑容。

    格罗斯抬起了头。

    系统中刷出了一串提示信息:

    「迷情药剂」效果激发,意志检定……通过。

    “不用。”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甚至比起之前更冷,就像圣山阿尔卑斯上千年不化的皑皑冰雪一样。

    当格罗斯看到「迷情药剂」这一名字时,他的心头已然生出了杀意。

    他知道这种东西。

    在前世的游戏中,它因为历史线上某一段着名的风流韵事而为广大的玩家们所津津乐道,而这更是埃德温王室一直极力遮掩的丑闻。

    不过,从眼下的新月之年算来,那些事情距离发生还有很久。

    这都是一些扯远了的题外话,暂且不提。

    格罗斯很清楚「迷情药剂」,这种药剂据说最早发明于某位酷爱炼金术的男爵大人。而它最大的用途,则是在床闺之内。

    这种药剂能够极大激发人体在某方面的潜力,而相应的代价,则是发泄之后全身的瘫软。

    真正的瘫软,或许只有手指才能动弹。

    他不得不怀疑这是克罗克的阴谋,尤其在这样的一种局面下,他若是贸然上钩,说不定就此坑了进去。

    而后果,让他猛然想起不寒而栗。

    “我现在只想看到伊芙。”

    他冷冷说道。

    身前的“光头”克罗克仿佛突然浑身一颤,他转过了身,面色仍然极为恭敬。

    “她就在楼上,请跟我来。”

    从这一座大厅穿过去后,格罗斯隐约听到一些属于男人的闷哼,这些女人目送着两人的离开,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了一丝遗憾。

    格罗斯很快在脑海中想起了法师小姐拉迪娅,努力地将这一幕驱逐遗忘。

    螺旋的阶梯在这座大厅之后。

    墙壁的灯盏飘摇着并不明亮的光线,仿佛因为两人一路走来带起的轻风,火苗在灯盏中摇曳,或明或灭。

    通过雕刻花纹扶手的旋梯,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明亮的长廊,与楼下大厅的阴沉昏暗截然不同,阳光透过彩色的窗户花纸照耀在走廊的地板上,上头满是斑斑点点、光怪陆离的影子。

    走廊摆着一些鲜绿的兰花盆栽,也许因为精心照料的缘故,生机盎然,丝毫没有干蔫与枯萎的迹象。

    笑声在耳边回荡。

    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

    紧紧跟在克罗克的身后,经过这些房间的时候,他发现这些房间内的勾当与楼下没有什么不同,也许只是来到这儿的人身份相对高贵了那么一点。

    他与一位脸色苍白的青年擦身而过,对方的脚步虚浮得就像快飘起来了一般。他无意一瞥,注意到对方的黑色呢绒衣领上有着一圈银色的纹饰和八个圆点。

    克罗克也在向那个青年谦卑地躬身致意。

    伯爵的家族。

    格罗斯基本能够从贵族的装束上头分辨出这些东西。在卡尔萨斯,伯爵的爵位只有那么一位,马多克·柯林斯,当代的卡尔萨斯领主,也是北地诺戈声名最盛的实权贵族。

    刚刚那个青年,也许是他的晚辈?

    在眼下的新月之年,格罗斯知道那位伯爵大人大概是在五十岁上下,从年纪来看,刚刚的青年也许是他的儿子什么的。

    “龙眼兄弟会”的背景很复杂。

    这一点,早在前世游戏中作为玩家他就非常清楚,王国贵族们的腐化堕落他也早已有所耳闻,只是今天亲眼见到这一幕,他不禁联想到了某种可能——

    商人伊格纳缇伍兹所提到的幕后大人物,莫非就是这位伯爵大人?

    若果真如此,那可真是爱护自己的领民。

    所谓贵族的荣誉与责任,所谓的良知、道德和人性,大概已经被狗吃了个干净。

    格罗斯齿冷不已,相形之下,他这个盗匪头子倒像是一位品格高尚的人物。

    “黑龙之眼”内的女人几乎都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平民女子。而她们之中,心甘情愿的人绝对只是少数,大多数的,都是被“龙眼兄弟会”通过各种手段逼迫,无奈从事这一类风尘职业。

    这是他所了解的事实。

    如此看来,没有他的出现,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女儿也将是这些不幸的女子之一。

    不过,既然他现在为了任务来到了这儿,就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那位少女落入火坑。

    在克罗克的带领下,格罗斯在一所僻静、狭小的房间内见到了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女儿伊芙——

    长长及腰的柔顺灰发用鹅黄色的丝质布条束成了两条马尾,从背影来看,她的身材窈窕纤细,穿着一件粉白色的连衣长裙。

    “伊芙。”

    “光头”克罗克开口喊道。

    她是一位外表柔弱、性子安静的少女,此时正坐在一张木椅上,眼睛直直盯着身前书桌上的一本书卷。见到他们的到来,少女抬起了头,一双犹有泪痕的小脸蛋上瞬间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不要!我爸爸会还债的,他从来都是一个很守信用的商人。”

    哐当哐当,少女匆忙与紧张之间起身带翻了椅子,一不留神摔倒在了地板上。

    在“黑龙之眼”的内部,像她这般样貌出色的少女还有好几位,她几乎以为眼前这位可怕的光头男子要将她送到那些贵族或肥胖商人的房间——

    这些少女偶尔从“龙眼兄弟会”一些人的口中得知,像她们这样的上等货色,只有贵族或富有的商人才有资格享用。

    可她们并非不谙世事,所谓的享用,已经有人隐约猜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