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00 对于恶棍的惩戒
    “啊——你们,是这位先生的同伴么?”

    齐齐的点头。

    而斯考特、奥利弗和莱文看到盗匪头子被一群人围在中央,顿时冲了过来。

    武器出鞘的声音,身为诺戈群山之中的盗匪,他们对于这样的场景毫不陌生。

    战斗?

    他们在盗匪头子格罗斯的带领下屡战屡胜,就算人数处于绝对的劣势,也没有让他们的勇气削减分毫。

    褐色的眸子中倒映着飘摇的灯火。

    “犬牙”奥涅盯着这张年轻而富有棱角的面孔,双唇抿成了一条笔直的线,到了末梢却微微翘起——

    外面的街道响起轰隆隆急促的马蹄声音,呼喝和斥骂远远传来,清晰可闻。

    卡尔萨斯城卫队的骑兵,一支二十人的队伍,正好一个小队的编制。

    窗台前的克罗克忍不住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到了这个时候,他开始愈发佩服“龙眼兄弟会”的那位首领大人,笼络西德尼少爷真是极为明智之举——放在平时,这些傲慢的骑兵老爷们根本就不会搀和他们的事情。

    “黑龙之眼”酒馆的大厅。

    同伴们已经来到了格罗斯的身边。

    双方似乎正在对峙。

    窸窸窣窣的脚步。

    紧张的气氛之下有人试图活动手脚,但是这样一丝动静,却让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

    格罗斯微笑。

    他清楚记得在前世的游戏里头,像是卡尔萨斯这一类的大型城市被标定为主城,而主城作为游戏地图中特定的安全区,除非剧情主线的需要,根本没有完全开放PK。

    具体而言,PK不像野外区域一样自由,贸然出手杀人者将会遭到城卫队的通缉和追捕。

    不过,当他见到“黑龙之眼”内部那一幕幕可耻而肮脏的勾当后,见到那位西德尼·柯林斯少爷后,心中不禁生起了些许的悲哀与愤怒,他绝不介意,对于这些地痞流氓施以小小的惩戒。

    身为盗匪头子,他并非什么道德至上的圣人,可这并不妨碍他拥有基本的道德观,去分辨什么是对与错。

    墙角里的红发少女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他无意一瞥,嘴唇抿得很紧。

    决心已下。

    酒馆大厅里的这群喽啰大多都是一些还未就职的渣滓,按照他目前的人物战斗等级和游戏的经验获得衰减设定,杀死这些弱鸡毫无经验可言,但是眼前的“犬牙”奥涅却是一个例外。

    黄点。

    等级与他相同或极为接近。

    格罗斯对于战胜这个家伙极有信心。

    在“犬牙”奥涅的注视之下,他踏前一步,扬起了手臂。

    右手长剑直刺,左手的弯刀同时划出一道璀璨的刀光。

    一剑刺去,「霜寒长剑」幽蓝的剑身在光线暗淡的空间之内几无轨迹可循,但是刀光却彷如凭空飘落一片雪花。

    对于刀术,格罗斯同样有着很深的造诣。前世的那位玩家在战场中叱咤风云,对于大多数的武器,都是随意的信手拈来。

    刀术也是他所擅长之一,甚至比起他的剑术还要来得凌厉了几分。

    奥涅手中的寒铁战矛下意识地挥舞进行格挡。

    刀光,是一记虚招。

    长剑的直刺,也是一记虚招。

    寒铁战矛在奥涅的身前荡开澎湃的气流,可是当他挡住这两次攻击后,猛一抬头,却突然发现年轻佣兵屈起的膝盖来到了他的视野之内。

    越来越近!

    【冲锋】加膝撞。

    因为「勇气徽章」的装配效果,这一下还打出了暴击!

    一声沉闷的巨响后,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盗匪头子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PK喜欢打脸,尤其是凸起的鼻子。

    鲜血狂飙。

    “犬牙”奥涅一声闷哼,身形向着半空中高高飞起。

    格罗斯急速追近,手中长剑斜举。

    眼看奥涅就要落了冰冷的剑锋之上——人在半空无从借力,在这就职的阶段,根本没有避开的可能。

    法师小姐盯住了格罗斯的出手,她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盗匪头子的战斗,但还是为之深深揪心起来。

    “头儿的身手太漂亮了。”

    见到这一幕的斯考特感慨道。

    “这一下也真够狠的。”

    “我也这样觉得。”

    莱文与奥利弗随口附和。尽管身前站着“龙眼兄弟会”的黑压压一大群人,不过他们此时视若无睹。

    “犬牙”奥涅和“光头”克罗克一样,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撑住!

    这一幕又一次极大震撼了“龙眼兄弟会”的这些喽啰,有人张开了嘴巴,脑袋随着奥涅落下的抛物线而转动,而这时,温热的鲜血在半空之中洒下了星星点点,溅到了众人的脸庞。

    “奥涅老大!小心!”

    终于有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大声叫道,但是这种提醒此时完全沦为了无用的功夫——

    这一记冲锋加膝庄不仅打碎了奥涅的鼻骨,更让他的脑袋像是被一柄重锤狠狠轰击,幸亏就职中阶良好的体质属性没有让他的头颅当场爆裂,但是这种剧烈的冲撞,还是让他瞬间昏迷了过去。

    没有反抗。

    也无力作出反抗。

    简直弱爆了!

    格罗斯暗暗摇了摇头,这些地痞流氓空有等级,但是战斗的招式套路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下,实在算不得什么有意思的对手。

    令人意外的,他收剑回鞘,看着奥涅的身形重重砸在地板上,激起了好大一蓬灰尘。

    轰响过后,酒馆大厅的地板犹自震动不已。

    虽说杀死奥涅有着一笔还不错的经验值,但是一想到随后的麻烦,他还是选择放弃。

    离开酒馆。

    无人阻拦,除了两侧不断后退避让的脚步,还有数十张惊恐畏惧的面孔。

    当这些恶棍们面对强者时,他们失去了往日欺压平民良善的凶悍与胆气。

    初冬的季节天空阴沉沉的,尽管阳光透过树木的荫影留下片片光斑,可是街道上出没的人影不多——

    偶尔可以可见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车夫们将腿上的靴子搭在马车的辕木,手握马鞭哼着北地风情的小调,悠然自得。

    密集有如雨点的马蹄声正在飞速靠近。

    格罗斯和他的同伴对于这种声音十分熟悉,从水杉街道的另一头,出现了一群骑兵的身影。

    灰色的呢绒制服,头上带着宽边的圆檐帽,格罗斯看到那些骑兵时,他当即认了出来。

    卡尔萨斯的城卫队骑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