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09 公主的到来
    当格罗斯说完之后,两双同属山民的褐色眸子相对,他发现一旁山民少女的眼中似乎闪烁着异常明亮的光采——

    平和而善良。

    没有任何言语,但是格罗斯却从其中感受到了支持与信任。

    “格罗斯先生,你们也许应该留在这儿休息一晚。”

    山民少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眼下外面的街道与巷口都被城卫队的“灰色制服”所封锁,贸然离开明显不是一个适宜的举动——

    在她看来,格罗斯打倒“龙眼兄弟会”的那一伙混混,救出伊芙小姐,本不应得到如此遭遇——

    如那位西德尼·柯林斯少爷,滥用手中的权力,甚至罔顾了基本的道德与是非,每当想到这些事情,薇拉总是觉得那些衣饰华贵、举止优雅的贵族是那么的虚伪、令人憎恶。

    即使眼下她眼下还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女,但是某种程度上,她几乎等同于格罗斯前世所了解的那些“愤青”,也许正是这样一股不平之气,才能支撑着她在日后的道路上走得更远、登得更高。

    “我赞成薇拉小姐的提议。”

    奥利弗忙不迭地点头说道。紧接着,他望向了盗匪头子格罗斯,其他人的目光也是转向了同一的方向——

    手指划过毛茸茸的脸颊,略一沉思,格罗斯很快答应了下来。

    确实,眼下他们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明天的早上,我将离开卡尔萨斯一趟,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搭乘马车一同出发。”

    薇拉看着众人,她又说道,“在此之前,伊芙小姐你要是打算回家的话,现在或者夜晚都行。”

    不过,伊芙却没有马上点头,白皙的小脸上似乎仍然存有一丝恐惧,一想到离开这家杂货铺就距离“黑龙之眼”不远,她顿时有些担忧与害怕起来。

    “伊芙,你不愿意吗?”

    尽管两位少女年纪相仿,但是此时处事的风度相比下来,薇拉更像是一位真正的成年人——她并没有骄横、颐指气使的态势,可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总是让人忍不住的去相信和服从。

    格罗斯越发确定那个可能:

    眼前的薇拉小姐正是日后那位埃兰特北地的“刺血蔷薇”,不败的姬骑士。

    “我陪她一起回家吧,等到晚上的天黑。”

    格罗斯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了完成任务的一个关键问题——只有亲手将伊芙送回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手中,才有可能得到任务的奖励。

    也就是那张意义非凡的神圣附魔卷轴,还有一笔相当可观的经验值。

    这是当初他进行任务的初衷,虽然心底藏着这些不为人知的小九九,但他并不觉得自己该有任何的愧疚——

    游戏中的玩家总是追逐利益,而他进行这一任务的同时顺带完成了一件善举,这并不是什么错误。

    无意的善行与有目的的善行,两者在本质上的毫无区别。

    “可是,头儿你就打算这样子从门口出去吗?”莱文觉得盗匪头子突如其来的念头实在是过于大胆。

    “当然,不——”

    ……

    马蹄的声音在葱葱郁郁的山谷之中回荡。

    当萨曼莎公主与弗雷德·沃尔夫一行穿过诺戈的群山,到达卡尔萨斯城所处的小平原平原地带时,已是十一月十七日,对比之前的计划,足足迟延了两天有余。

    因为从渐渐昏暗的天色来看,时间已经快要到达夜晚。

    野外的林地与荒野静悄悄的,直到这支百人的队伍靠近宽阔的商道,人影才一点点多了起来——

    驾着马车行驶在道路上的商人看到这支骑兵队伍声势浩大,不免纷纷胆颤心惊,可是拉车的驮马终究无法跑过骑兵身下的优良战马,他们也只好看着这些全副武装的骑兵一个个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嘿——商人先生,前方是通往卡尔萨斯的道路吗?”

    一辆载货的标准四轮马车在骑兵们的身前停了下来,一位模样看似军官之类的年轻人手中握着细长的马鞭,他喊住了张皇失措的商人,然后开口问道。

    脏兮兮、满是尘土如同花脸一般的面孔保持着微笑的神情,他尽量保持着一种彬彬有礼的态度。

    很可惜,整支队伍在山林里头几天折腾下来,根本看不出之前的形象——也许举止之间还有着军人的法度,但是仅从外貌来看,却是像极了盗匪。

    大股、成规模出现的盗匪,他们还都骑着马匹。

    一个又一个商人心如死灰,就差没有跪倒在地痛哭求饶——突然之间,这位年轻人开口说话,友善的态度未免让这位商人为之一惊,好不容易从跌坐的泥地上站了起来,他开始端详打量着。

    旁边的一些商人和他们的车夫正在围观。

    目光犹疑、惶恐、惊惧不一而足。

    “你、你们?”

    “哈,商人先生,别误会。我们不是坏人,我和我的同伴,都是北地军团的游骑兵。”

    “游骑兵?”

    “没错,从塔伦赶来的游骑兵。”

    说完,这位年轻人还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腰牌。上头刻绘着北地军团的双剑徽记,还有他的军人编号。

    这位商人认识文字。

    他终于放下了一颗忐忑而不安的心,猜测着这些骑兵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才弄成这副脏兮兮模样的同时,他咳嗽了两声,答道:

    “顺着这条商路继续前行,大概三十多里路程的样子,就到达卡尔萨斯了。”

    他所指示的方向来自于他的背后。

    “这么说来,你们是今天从卡尔萨斯出发的?”

    “是的,先生。”

    ……

    上百名骑兵飞驰在商道上,很快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沿途经过的商人、旅者不由侧目注视,他们打量这些骑兵来历的时候,心中很快为之好奇起来。

    多亏了那位年轻军官的提醒,弗雷德才记起了举起旗帜的事情——

    说是旗帜,可此时并不比一块抹布好上多少,上头沃尔夫家族的狼头图徽早已被尘土染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而这面旗帜勉强举了起来的时候,所看的人不由为之一笑。

    弗雷德却没有笑,他笑不出来。

    此次陪伴萨曼莎公主的卡尔萨斯之行远非他所预料——

    几处必经道路上的山口被临时堵塞,他们额外花费了不少力气才重新开拓了道路,而这一路折腾下来,他对于萨曼莎所提到过的某些人的阻扰,心中得到愈发的肯定。

    也许,并不仅仅如此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