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14 卡尔萨斯一夜Ⅲ
    初冬的夜晚静悄悄的,漫步在卡尔萨斯枫叶飘落的街头,沿途店铺伸出高高低低的屋角,光滑的石质弧顶泛出一片如水般波光粼粼的银色月华——

    眼前的风景与记忆中一点点的重合,深幽的夜幕漂浮着轻柔的暗云,团团的云层缓缓漂浮,渐渐的,又遮蔽了月光。

    夜色变得更加漆黑。

    从水杉街道前往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居所,若是打算抄近道的话,则只需要从南城区经过几条僻静冷清的小巷子——

    格罗斯与伊芙一前一后行走,在寒冷的天气里,少女换上了一件白色厚布外套,长长的灰发撩了出来,披散在了外套兜帽的后头。

    “格罗斯先生,你是说,爸爸他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继续着两人之前的交谈话题,只是走过一小段不到三两分钟的路程,伊芙就已明白格罗斯话中的意思——

    秀气的眉毛与抿住的双唇变成了平行线,她皱了皱鼻子,仿佛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又重新压回了心头,她继续试探着问道,“是那些债务的麻烦吗?”

    格罗斯点了点头。

    对于商人伊格纳缇伍兹卷入的这一起麻烦来说,债务才是这一切的根源——

    而他将伊芙从“黑龙之眼”救了出来,根据游戏中的任务来说,这是属于强行战斗的方式,从本质上,这些事情与商人伊格纳缇伍兹本人的债务并无丝毫的关联。

    也就是说,商人与“龙眼兄弟会”之间的借贷协议依然存在——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在之后的日子里,“龙眼兄弟会”的那帮混混会从此放过少女伊芙与他的商人父亲。

    当然,这是他以一个原住民的角度所思考的问题——放在前世的游戏中,玩家们根本不会考虑这些东西,完成任务后,什么都与他们没有了干系。

    他已经在改变,他不再是一个冷漠的、旁观世事的玩家。

    这一过程潜移默化,不过格罗斯自身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察觉。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了。

    商人伊格纳缇伍兹与伊芙这对父女继续留在卡尔萨斯,不久之后,再度被那些家伙找上门来几乎可以肯定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

    作为商人的女人,伊芙虽然单纯、天真,但她毕竟不是一个傻瓜,稍稍一想,里头的种种关联很快被她想了起来——

    小小的脑袋向下一沉,就连原本轻快的步伐,都变得有些迟缓与沉重。

    见到少女如此,格罗斯不再说话。

    两人之间一段短暂的沉默。

    无意的抬头一瞥,他从夜幕下的视野里头看到了数道黑色的身影——

    “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们脚步迅捷如风,他们上下蹿跳,正在飞快穿梭于连片的建筑之中。

    “伊芙,等一等。”

    他突然开口喊道。

    说话的同时,他抢先几步,走在少女的身前停了下来——用力嗅着,在这阴冷僻静的小巷,除了一股子淡淡的尿臊味,似乎还隐隐蕴着一丝血的气味。

    这种气味很腥,这说明了,血液还很新鲜。

    盗匪头子的身份让他对于这一味道异常敏感,只是究竟是人血,还是宰杀动物留下的血,他却不敢太过肯定。

    眼下差不多是当地居民进行晚餐的时候——

    这一条巷道位于南城区真正的贫民区,在巷道两侧围墙的背后,可以清楚看到一片橘色的灯光,若是仔细注意,还是能够从那一片低矮、破旧的房子里头听到吵闹、哭叫、碗碟摔得劈哩啪啦之类的声音。

    可是格罗斯宁愿作出最坏的猜测。

    也许,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他很快联系到那些黑色的身影,下意识的,暗暗提高了警惕。

    他并不害怕,但是伊芙却不行——少女只是一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若是真的发生战斗,极有可能对她造成很大的危险。

    格罗斯喊住伊芙后,后者微微抬了抬头,一双铅灰色的眸子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发生什么了吗?”

    她随之问道。

    “前面可能出了一点事情,我们绕道。”

    “哦,好的。”

    显然,自从格罗斯将伊芙从“黑龙之眼”拯救出来后,少女就已将眼前的这位年轻男人当成了主心骨,虽然不能说是言听计从,但也相差不远了——

    啊——

    尖叫!

    女人的尖叫,振荡耳膜的尖锐声音到了后面半段,突然变得颤抖。

    前面拐过弯来的一条小巷子,一位上了一点年纪、身材微胖的女士正将房子里的垃圾集中整理起来,用桶子装着准备倒在路口,她一不留神,踩上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摔了个四脚朝天。

    还好在这大冬天里,衣服穿得还算厚实,这下摔倒,总算没有受伤——

    而当她从地上爬起来后,趁着附近的灯光与月色,赫然看清了那个圆滚滚的东西。

    人头。

    一个圆睁眼睛,表情犹有惊骇的人头。

    顺着人头的位置,可以看到一溜长长的血迹,放眼望去,不远处的墙角还躺着一具无头的尸体。

    她几乎是吓坏了,顾不得桶子里的垃圾洒了一地,尖叫过后,几乎是手脚并用,连爬带滚向后退去。

    这位女士动作狼狈地跑过巷角,然后,她看到了一位灰发的少女,还有一个身材挺拔、带着圆檐狗皮帽子的大胡子商人。

    她望着两人,一脸紧张。

    格罗斯与伊芙刚要离开这条巷子选择绕路。

    “杀、杀人了……”

    巨大的惊恐之下,女士的样子变得有些痴呆,她口中反复不停地念叨——

    “杀人了?”

    格罗斯不由皱起了眉头。

    新月之年这一时期的卡尔萨斯虽然称不上治安良好、风纪严正,但是在城内公然杀人,多少已经挑战了领主的威严——

    按照法典,杀人者偿命,就算那些平日行径恶劣的地痞流氓,也很少作出如此激烈的行为。

    他瞬间想到了那些黑色的身影。

    目无法纪?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些臭名昭着的赏金猎人。

    他想了起来,前些日子,好像在银叶小镇就遇到了那么一位,“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

    话说起来,他还从那个家伙的手中得到了一整袋的三百雷尔和一枚有着猎鹰徽记的印章戒指。

    这些赏金猎人又出现了?

    对了,按照前世游戏的剧情算算时间,他所遇到的那位萨曼莎公主也应该来到了卡尔萨斯——

    短短一瞬之间,格罗斯脑筋飞转,他想到了很多的东西。

    ……

    “流浪艺人”唐迪倏地停住脚步。

    他身边的“小胡子商贩”扬了扬粗短的深褐色眉毛,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个家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