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18 卡尔萨斯一夜Ⅶ
    刺客的身影似乎微微抖动了一下,他正努力地躲避这一剑——

    继承自“巴罗斯血刺”的诡异身法让他的身体看上去完全失去了重量,就像一片轻盈的羽毛,飘舞在半空中。

    他并没有起跳。

    脚掌离着地面,大概只有不到一寸距离的样子——

    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来,盲目的跳跃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这是作为一个战斗者的基本常识。

    月华下银色的剑光。

    索伦踏步上前,侧身,挥剑,自下而上一记撩斩,他的剑术简洁利落,没有丝毫多余的、拖泥带水的动作。

    青灰色的皮革手甲被划了开来,刺客的手臂上突兀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随着他口中一声闷哼,鲜血流淌——

    这一剑过后,索伦脚步倏地加速,长剑高举。

    冲锋!

    愤斩!

    军用剑术,或者说是大多数长剑剑术中杀伤最强的一式。剑锋当头劈下,气势磅礴,无可阻挡——

    应对这招最好的方式是利用步伐的技巧进行闪避。

    不过,刺客身边层层包围的“灰色制服”们齐齐握着战矛,钢铁打造的尖锐矛头闪耀着寒光,正在穿刺攒击。

    没有闪避的空间。

    格挡。

    迫不得已,刺客握紧手中的匕首,架住了索伦的这一剑。

    咣——

    火星四溅,清脆的激响遥遥回荡在阴沉沉的小巷中。

    这一下骤然发力,刺客手臂上的伤口再次迸裂开来,鲜血飘洒。而他未受伤的右臂也不由向下沉了几分,连带着整个身形,都被这一剑死死压住——

    承受冲击的脊柱嘎嘎作响,刺客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眼看就要跌倒在地。

    包围的人群中,好几位“灰色制服”已经掏出了锁链——

    这些锁链由细小的精钢圆环串接而成,通常用来缉拿身手危险的罪犯。事到如此,眼前的刺客已经无法逃脱,而当场格杀,并不是他们的第一目的。

    捉拿,审讯。

    在卡尔萨斯城内公然行刺王室的萨曼莎公主,虽说这一罪名足以让他死有余辜,但是从他口中撬出讯息却是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这些刺客的举动绝非无缘无故,或许,正是受到了某方的指使或委托。

    而审讯得到口供和证据,则是贵族之间用来博弈最好的工具。

    索伦深知这些东西,长剑堪堪抵住刺客的肩膀——

    风声突响!

    激斗的小巷中,几支零星火把的光芒照耀着人的脸庞,突然之间,像是狂风过境,火把上燃烧的火焰瞬间明灭不已,摇摇欲坠。

    似乎有什么泛着幽幽绿光的小东西正在激射而来。

    飞镖。

    索伦很快看清了来物,他侧过身躯,一枚高速旋转的飞镖险些钉住了他的手臂——

    这些飞镖有着一种阴森诡异的色泽,很让人怀疑,上头是不是浸染了某种致命的毒药。

    飞镖不止一枚。

    其他的飞镖则是射向了刺客的身边,不断有人痛哼——一枚飞镖落空,打在地面的石板上,“叮”的一声激响,竟是震得石粉爆溅。

    刺客的援手!

    索伦感到自己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直到此时,他终于看清了这枚飞镖,标准的六芒星状,巴掌大小的飞镖中央,还有一个指头大小的圆孔。

    抬起头时,眼前的三道身影迅若鬼魅。

    这些刺客,正打算救出他们的同伴——

    为首的“小胡子商贩”加菲尔德有着就职巅峰的实力,他所擅长的,正是飞镖一类的暗器技巧。

    手中的一把飞镖将这些“灰色制服”纷纷逼开之后,他跳下了屋角,身形陡然加速,径直冲来。

    除了那位年轻的军官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其他的“灰色制服”不过是一些就职层次的中低阶而已。

    对于对手的底细心知肚明,加菲尔德的突袭毫无顾忌。

    ……

    月色下的卡尔萨斯静谧如水。

    可是突如其来的战斗与嘶喊,却打破这一种宁静。

    武器撞击“乒乒乓乓”的声音,人喊马嘶,尖叫和咒骂——当附近的居民从窗户里头好奇探出脑袋时,发现了正在屋顶上奔跑跳跃的安德鲁。

    安德鲁·柯林斯男爵。

    高大有如巨塔一般的身形此时看来极为的灵活,脚下生风,仿佛每一步都带出了淡淡的残影,他的胸腔微微起伏着,正追击着前方不远处的四道黑影。

    觉醒一阶的骑士,遇到“巴勃罗血刺”的这些赏金猎人,飞檐走壁这一方面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优势。

    双方的距离不时靠近,但是每当跃过一片屋顶时,安德鲁相距这些家伙又拉远了几分——

    意识到这一状况的安德鲁心下情绪焦躁,可是此时,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有着自己的骄傲。

    作为卡尔萨斯贵族年轻一代中的最强者,他很少经历过失败,但是今天的夜晚,这些狡猾的刺客却渐渐让他有了一丝挫败的感觉,这种情绪在他心头不断滋生,很快的,让他几欲发狂。

    冲锋。

    刚刚冲过不远,脚下却是一条三米来宽的巷道。最可恼的是,对面那堵围墙的墙头比起这边的屋顶还高出了几分,若是直接冲锋过去的话,百分之百可以肯定,将会掉落下去。

    停步。

    脚腕、膝盖一齐发力,踩在屋顶腾空而起,他终于落在了那堵围墙的墙头。可是这时,前面的那几个刺客又再次拉开了距离。

    这样的事情不断在今天的夜晚重复。

    听到身后的动静,“流浪艺人”唐迪差不多已经笑出了声音,他感到之前因为那起意外而憋屈的心情很快恢复了不少——

    他从“老佣兵”康格里夫先生的口中得知,身后的那个男人就是安德鲁·柯林斯男爵,觉醒一阶的骑士。

    可是这又怎样,还不是面对他们无计可施,被耍得团团转。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突然冲着安德鲁作出了一个嘲笑的鬼脸。

    安德鲁简直要气炸了。

    ……

    晚风渐冷,稍稍安抚了那位一脸惊惧的女士几句,格罗斯带着少女伊芙,很快离开了小巷中的那一段凶杀现场——

    伊芙对此心有余悸,她偷偷望了一眼盗匪头子,忽然伸出小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小小的身子似乎很冷。

    格罗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少女的身体却贴得他更近了。

    “伊芙,很快就要回家了,没事了。”

    “可是,格罗斯先生,我总感觉有些害怕。”

    “今天夜里城内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这些与我们并没有关系。”

    很显然,格罗斯也已听到城内的那一片喧哗和动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