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0 商人的谢意
    正因如此,【坚不可摧】这一流派技能在游戏的前期显得相当的扎眼,事实上,许多的钢心流战士玩家正是冲着这一技能而来——

    在游戏之中,这一技能又被称作“真男人模式”。

    随着【坚不可摧】技能等级的提高,从2.0秒的时间不断延长,最高5.0秒。

    当格罗斯从独有视野中看到技能的描述文字后,他眯起了眼睛——

    他所知道的,在前世的《纷争》中,最开始的【坚不可摧】经过其他职业流派玩家不断的眼红与吐槽后,终于在后续的版本更新中受到了来自不可抗拒意志的和谐。

    最低的LV1,持续时间仍是2.0秒,物理伤害豁免修正为50%。随技能等级提升,逐步恢复到最高的90%,持续时间不再延长。

    相比之前,完完全全是砍下了一大刀。

    不仅是持续时间的长度,还有伤害豁免的数值,但是当格罗斯看到这行文字时,他发现自己的【战士·钢心】居然是对应着游戏的最初期版本。

    心底顿时笑开了花。

    不过,在商人伊格纳缇伍兹与伊芙抱头痛哭这样一副画面之下,实在不太适合笑出声音——

    尽管心头一片美滋滋,但还是极力保持着淡定的神色。

    在《纷争》中,与原住民的情节互动非常讲究人品,格罗斯可不想这个时候,捅出什么意外的篓子。

    过了好一会儿,商人伊格纳缇伍兹才渐渐情绪平静,他睁着红红的眼睛,走了过来向格罗斯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格罗斯先生。”

    “伊格纳缇伍兹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格罗斯摆了摆手——

    他表示着自己谦虚的态度。

    可是商人溢于言表的感激之情可是真挚而纯粹——

    时至今日,商人伊格纳缇伍兹长期陷入困局而无一人伸出援手,而他昔日那些来往密切的酒肉朋友,见到他的落魄,更是早早断绝了联系。

    所谓人情冷暖,大概如是。

    因此,若不是格罗斯的突然出现,也许他和女儿伊芙的生活,将要从此滑入深渊。

    商人的盛情难却下,他们一行走进了房子的客厅。

    宾主落座。

    然后,伊芙在商人的吩咐下开始准备一些招待客人的东西。

    对于格罗斯来说,这一幕场景就如游戏中的任务剧情动画一般,待到这一切结束之后,他将会得到那件梦寐以求的奖励——

    「神圣附魔卷轴」。

    他知道从红月之年春天开始,来自地下世界迪尔的那些骨头架子将会渐渐变得活跃,他们蓄谋已久,渴望来到阳光底下的地表世界,大展鸿图——

    《纷争》的第一幕,“血色之乱”由此揭开。

    所以,这张卷轴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商人果然从一张老旧、漆色斑驳的木柜中掏出了这件东西,他看着格罗斯,眼神中似乎带着浓浓的愧疚和歉意。

    “很抱歉,格罗斯先生,我实在掏不出这一笔佣金了。这张卷轴是我早年从教会的神官那儿得到,据说能够驱除邪物。我想,它还有着一点价值。”

    商人诺诺地说道,他的声音轻微,不时抬头观察着格罗斯的神色——

    他不知道盗匪头子早已将这一切当成了剧情过场CG,感激之类的言辞换着不同的花样不断重复,然后,将「神圣附魔卷轴」塞入了格罗斯的手中。

    格罗斯也只是耐心的聆听。

    物品奖励到手后,他抑制着喜不自胜的情绪,不禁细想回顾着这一事件的本身——

    抛开玩家看待事物的角度,这一发生在卡尔萨斯城内的事件,对于商人和无辜的少女伊芙来说,这不啻于一出人生的悲剧,可是放眼整个伊路森世界,这只是不起眼的芸芸众生之像之一。

    他并不是无所不在的救世主。

    事实上,完成「悲痛的商人伊格纳缇伍兹」这一任务后,他的心中感慨万千,可是以他眼下的实力和地位而言,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个地步了。

    “伊格纳缇伍兹先生,我个人建议,你应该带着伊芙离开卡尔萨斯。”

    最后,格罗斯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褐色的眸子认真地盯住了憔悴的商人。

    而一旁的伊芙,则望了一眼格罗斯后,又以一种忧心忡忡的样子望着她的父亲,商人伊格纳缇伍兹。

    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商人站在了房门之前,他看到说完这句话后缓步走下台阶的格罗斯,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以对。

    离开卡尔萨斯吗?

    这一建议瞬间将他的脑子冲击得一片空白,他的过往、他的产业、还有他最后剩下的这栋房子,都留在了北地诺戈的这一座城市——

    若是选择离开卡尔萨斯去往其他的地方,便将意味着他放弃这所有一切,选择重新再来。

    对于已经四十二岁、饱经沧桑和磨砺的中年男人来说,他突然感到一片茫然——

    格罗斯知道商人也许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个建议。

    在前世的游戏中,完成任务后,他和其他的玩家一样,并不知晓之后事态的发展,但是当伊芙那双忧伤、抑郁寡欢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时,他有些不忍于心:

    “龙眼兄弟会,他们的卡尔萨斯根深蒂固。我想,你们大概是没有多少法子可以反抗的。”

    “格罗斯先生!”

    灰发的少女疾步冲到了庭院,初冬的夜晚时分,庭院之中除了花圃中杂乱、枯萎的植物,只有一片冷飕飕的空气,她突然跑到了格罗斯的身后,双眸中噙着泪花,开口喊道。

    “伊芙,没事了。”

    格罗斯停下脚步,他叹了口气,安慰着少女。他发现自己的心态已不再是一个冷漠无情的玩家,他看着少女那个哭得红通通的小鼻子,不由说道:

    “明天,我们将会离开卡尔萨斯,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出发。”

    ……

    卡尔萨斯夜晚的气温正在一点点降低,若是走过平民区那些积水的坑洼,可以看到水坑的表面凝结了一层布满冰晶花纹、薄薄的冰。

    它仿佛正在禁锢着什么,直到一只靴子踏了上来,才将这一层薄冰踩得粉碎——

    离开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居所后,格罗斯有些心不在焉,他感到自己的心头似乎被塞进了一些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