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1 赏金猎人,睚眦必报!
    水洼中泥点飞溅,落在他的靴子和长裤上,眼前的街道之中空无一人,视线穿过路口枝桠繁茂的高大红枫,他看到了那一轮明亮的圆月。

    十一月十七日。

    他想了起来,好像就在这最近的几天,根据游戏剧情的主线,王室的“白蔷薇”萨曼莎公主来到了卡尔萨斯。

    对了,还有“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他们怎么会来到卡尔萨斯?

    将那些家伙的到来与萨曼莎公主的北行联系起来后,他顿时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前世在游戏之中,他对于这些剧情主线上的细节了解并没有太过深入,他想了一想,隐隐察觉,这极有可能属于一次刺杀。

    针对萨曼莎公主的刺杀。

    那么,究竟是谁花费高昂代价请动“巴勃罗血刺”的这些家伙?

    虽说从动机来说,恩萨达的兰伯特伯爵具有最大的嫌疑,可是格罗斯清楚记得那位伯爵并不是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他有心对抗王室的威权,但是这种公然撕破脸皮的做法,看上去并不像他这个层级的贵族应有的举动。

    好歹也是诺戈的三位实权伯爵之一。

    他绝不至于如此莽撞而冲动,因为干出这种事情,若是被人抓住把柄或证据的话,风险极大——

    埃尔瓦白墙之内的那位陛下早有想法插手北地,而刺杀公主这件事情万一最终暴露,矛头指向他的头上时,这将是一场抄家灭族的大祸。

    这太没有脑子了。

    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或借口,王室很难动手对付地方上的贵族,而这样一来,就像把一柄刀子递给那位陛下。

    格罗斯的脚步很快,他虽然想着这些心事,但是并没有任何介入的打算——

    他的想法明了而简单。一方面,他认为自己眼下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充其量而言,最多只能成为一方的炮灰而已;而另一方面,他不希望历史的走向从此发生改变,从而让他丧失先知先觉的优势。

    夜风从小巷的一头吹来,流动的空气带走了身体的热量,他不禁拉紧了身上的长袍——

    这是一件科萨商人常见的长袍款式,有着长长的下摆和宽大的袖子。袖子里头里头通常用来装着一些零碎的物品,只是这时,冰凉的空气从袖口涌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打了寒颤。

    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封装完好的果酒,这是商人伊格纳缇伍兹的馈赠,他正打算拔开瓶塞喝上一口暖暖身体,只是这时,他倏地停住了动作——

    不对劲。

    眼下身为LV20的就职高阶战士,他的体质远远超过一般的普通人——

    虽然不能说是百病不侵、冷暖不惧,但是眼下这种程度的寒意,并不能让他的身体作出如此敏感的反应。

    杀意。

    格罗斯的直觉告诉了他,或许有暗地里的眼睛正在悄然注视。

    ……

    卡尔萨斯城内,唐迪与安德鲁·柯林斯男爵的追逐更像是一场老鼠戏猫的游戏,一方奔逃并不回头交战,而另一方,则怒火中烧穷追不舍——

    直到远处一连串尖锐的哨声响起。

    安德鲁深知这些哨声表示着什么,这个时候,他才发觉了这伙刺客的险恶用心——这是一场并不高明的调虎离山之计,可是心情焦躁急迫之下,他竟然上当了。

    萨曼莎公主遇袭,并且形势危急。

    毫不犹豫的,他停下之前追逐的脚步,从屋顶上一跃而下,朝着街道飞奔而去。

    唐迪的嘴角露出了阴恻恻的笑意。

    听到这一段哨声后,他知道康格里夫先生或是加菲尔德那些人也许快要得手了,而他的任务,也完成得相当的不错,不仅成功引开了觉醒一阶的骑士安德鲁,还将他拖延了足足半个钟头的时间。

    站在屋顶,他扭过了脑袋。

    一双像是枭兽般惨绿色的眼睛却猛然睁大开来,在他的身边,还有三名来自“巴勃罗血刺”的同伴,见到唐迪的动静,他们也扭头望向了某个角落——

    昏暗无光的小巷子,远处只有几点不多的暗淡灯光。

    一个正在行走的人影,从装束来看,像是王国南境科萨那边的商人,一顶圆檐的狗皮帽子戴得歪歪斜斜,还有一蓬丑陋难看的大胡子。

    唐迪死死盯住了那位“大胡子商人”。

    他没有记错,就是这个家伙,打碎了他之前的美梦——“大胡子商人”只是表面的伪装,而实际上,那个男人是一位佣兵。

    刀剑双持的佣兵,实力好像非常的不错。

    不过这时,唐迪身边有着三位“巴勃罗血刺”的同伴,他觉得出手宰掉这个家伙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赏金猎人,睚眦必报!

    “巴勃罗血刺”之内,大多数的成员都是这般激烈的个性。

    他望向了他的同伴,毋庸多说,只是眼神示意,便有了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

    齐齐的点头。

    四道身影很快在月色下的夜幕变得模糊。

    身体的影子隐匿于阴影之中,特殊的行进方式让脚步的声音如同野猫一般,轻微得几近于无。

    靠近,包围——

    目标站在原地停了下来,似乎是有了一些察觉,正四处张望。

    突刺!

    格罗斯的前后左右,瞬间钻出了四道快得不可思议的影子,锋锐的匕首与短剑吞吐着寒芒,正冲着他直奔而来。

    风的流动改变了。

    他看到了那张“小丑”的面孔,上头正不经意间露出残忍的笑意——

    惹上“巴勃罗血刺”从来都是一种很大的麻烦,在今天的夜晚,格罗斯终于有幸领略。

    三位就职高阶,一位就职巅峰。

    后者,正是那个迅速贴近的“小丑”面孔,樱桃般的红色鼻头在他视野中越放越大。

    手中的果酒看似随意的被他高高抛起,落在附近一栋白色建筑有如洋葱状的屋顶上,“哐当”一响,化作了碎片和一片向下流淌的暗红色液体。

    拔剑。

    这个时候,为了追求出手的速度,格罗斯并没有选择刀剑双持。

    幽蓝的剑锋一闪,他架住了“小丑”手中的匕首,两人的膂力不分上下,霜寒长剑与匕首紧紧贴在了一起,他看到了“小丑”眼中的一丝得意。

    左边、右边、身后,三道黑影稍稍慢上了那么不到一秒,此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身上宽松的商人长袍瞬间被切割为几片飘扬的破布——

    匕首、短剑,寒光飘忽,身手叵测。

    只是,“大胡子商人”的一双褐色眸子,却忽然之间亮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