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5 长剑之侧Ⅰ
    萨曼莎公主脱离众人保护的举动,固然鼓舞了士气,可这同时也是一种极大的冒险——

    赏金猎人们对于战斗的本身并不热血,不过正在此时,他们忽然敏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刺杀目标的绝好机会。

    就职巅峰的刺客。

    康格里夫与加菲尔德,抛开就职阶段的人物属性不谈,光是等级的本身,就已因为技能而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与觉醒层次的最低阶只有唯一一点的差别,那便是法则的体悟,或者说是,要素感应。

    长剑与战矛刺到了康格里夫的身前,他的左手短剑挥起了带着淡淡残影的剑花,剑花无声地绽放,当这些武器从他身前扫过之时,竟不由齐齐地脱手。

    这是一种剑术的技巧,虽说并未有正式的称呼,但是这一技巧在资深的佣兵中并不算罕见,而王国的军人们,对此也有相当的了解。

    抛开力量的差距,这一技巧更多的关键在于两剑相交的位置——

    卸下敌人的武器在剑术高手的手中并不算一件难事,但是如同眼前这般,不过一招,挡下了数柄纷纷齐至的长剑与战矛,还是多少有些骇人听闻。

    “老佣兵”康格里夫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着这些护卫们一个事实——实力的差距,并不单单是勇气和信心就足以弥补。

    一位年轻的护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长剑脱手,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应对,眼前这位脸颊上有着一条暗红长疤的老佣兵已经卸下他手中的镔铁长剑,然后另一只手握着短剑,直接刺向了他的胸口。

    轻盈的剑锋正好透过胸甲的缝隙,直接切开了内衬、肌肤,从肋骨之间轻而易举穿过——

    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当短剑深入血肉时,锋刃上的森森寒意似乎足以冻结血液,直沁心脏。

    康格里夫左手一剑,穿刺。

    然后是搅动,这位神情激动的年轻人呆立当场,眼睛里的神采正在飞快失去活力——

    “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向来出手简洁而利落。

    镔铁长剑掉在了地上,发出“咣当”一声轻响。

    而弗雷德刚一赶来,他的身形又再度变得飘忽——

    也许比起硬性的实力,几近觉醒一阶的骑士弗雷德·沃尔夫还胜过了康格里夫一筹,但是刺客与骑士的战斗方式,还有彼此经验的差距,总是让弗雷德有种异常憋屈的感觉。

    萨曼莎公主的出手。

    来自塔伦的弗雷德·沃尔夫男爵终于想起,他的这位未婚妻还有着一手不错的剑术。昔年他在王都埃尔瓦的时候有所了解,只是没有想到,时隔两年之后,竟然精进如斯。

    “萨曼莎,小心!”

    他看到了那个小胡子商贩微胖的身影,宽松的衣袖下手臂一扬,似乎闪过了几点寒光——高速旋转的飞镖在空气中发出轻微的“滋滋声音”,那双碧绿的眸子回望一眼,果断地挥剑。

    叮叮——

    两声轻响。

    飞镖被金色的剑芒切割为两半。相比一般的招式而言,【剑术·狮子之牙】有着锋锐和破甲的特性。

    不过加菲尔德的身形并未有任何的停顿,射出飞镖之后,他骤然开始了加速。

    一道月牙状的弧形白光。

    当萨曼莎公主竖起长剑进行格挡时,不由紧紧咬住了牙齿,就职巅峰的力量从剑锋上传递而来,她用力握着佩剑,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退了几步。

    加菲尔德手中的匕首吞吐寒芒。

    突进的速度比起她的后退更加快上了几分。

    匕首挥舞。

    偏斜。

    血线迸射。

    虽说萨曼莎的实力在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之中相当不俗,但是面对就职巅峰、精擅近身拼杀技巧的赏金猎人加菲尔德来说,还是显得逊色了不少。

    匕首划破了猎装的长袖。

    白皙如藕的手臂瞬间暴露出来,然后,留下了一道殷红的血痕。

    没有痛呼,只是稍微蹙了一下眉头,这位性子倔强的公主殿下竟是不退反进,迎着加菲尔德提剑而上——

    “有意思。”

    加菲尔德微微一笑。

    ……

    一步一步。

    格罗斯向前而行。

    之前的连续撞击让他有些轻微的头晕,不过在这前行的脚步中,他开始调整着自己的身体。

    背对着月光,年轻而富有棱角的脸孔遮蔽着一团模糊的阴影里。此时他的商人长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所以,很干脆的,他一把扯掉了这件长袍。

    右手握剑。

    “黑夜中玫瑰绽放,美丽却无人知晓……”

    轻轻的低吟,格罗斯望着三位不住后退的赏金猎人,他笑了一笑,“其实,我觉得这首短诗非常的不错。”

    “阁下,你究竟是谁?”

    格罗斯完整、一字不差地将这首无名短诗轻念出来后,三位赏金猎人的神色很快变得郑重——

    这首短诗是“巴勃罗血刺”的成员初次见面时用来表明身份的切口,几乎从未对外传播。

    可这位年轻人竟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那么,一个极大的可能性几乎是呼之欲出了——他同样也是一位“巴勃罗血刺”的成员。

    “巴勃罗血刺”是一个分布广泛的组织,大多数的情况,诸多成员彼此之间并不是完全相识。或许两位长期处在同一或相近地域的赏金猎人非常熟悉对方,但是在其他的一些地方,“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相互探询身份便只能依靠这首短诗。

    “老鹰。”

    格罗斯很坦率地答道——他想起了当初在银叶小镇遇到的那个男人,还有那枚印章戒指。上头的徽记正好是一只猎鹰。

    “巴勃罗血刺”的情况他也很了解。

    事实上,虽然鲜血的味道让他痴醉于战斗的快感,但是他的头脑,始终保持着足够清醒。

    若是这三位赏金猎人一心逃命的话,他追不上。

    所以,他决定使用计谋——计谋生效的一大重要前提是双方信息的不对称程度,而在眼下,这一点也正好具备。

    暂时看来,他赌对了。

    三位赏金猎人仍旧警惕,但是后退的脚步,却已渐渐慢了下来。

    “你杀了唐迪。”

    “唐迪?”

    直到这时,格罗斯这才知道“小丑”的名字。他想了一想,对于“唐迪”这个名字,脑子里好像没有任何的印象,看来并不属于前世游戏中的厉害角色。

    “他想杀我,可我却杀了他。”

    格罗斯的回答言简意赅,离着这三位赏金猎人还有大概十米的距离,他便停下了脚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