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7 长剑之侧Ⅲ
    月光在暗云的遮蔽下渐渐暗淡、隐去,幽蓝的夜幕星光寂寥,卡尔萨斯的冬夜,只剩下一片灰白色弧顶建筑圆拱窗户中透出的微弱灯光,仿佛摇摇欲坠——

    温暖的橘红色光亮零零星星,交织的光线让视野有些模糊。

    黑夜在眼前编织成了无数灰色的影,格罗斯踏出一步,身前拉得长长的影子忽然之间一下猛然的抖动。

    他想了起来:

    如果过往的历史剧情主线再次没有出现偏差的话,“巴勃罗血刺”的这伙赏金猎人应该是失败了——

    事实上,直到犀角之年以后,掌握权柄的埃德温王室从历史的舞台上黯淡落幕,这位公主殿下一直都活得好好的。

    也许她的一生并不是一个幸福美满的故事,但至少,她始终坚强地活着。

    只是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与这段剧情主线有了牵连——

    他杀掉了“黑暗小丑”唐迪,然后又与眼前的这三位赏金猎人陷入了纠缠,就事实而言,他已经牵扯了“巴勃罗血刺”一方部分的力量。

    虽然这并不是他的初衷,但是眼下的局势,的确如此。

    当这声清亮的哨声远远在城内的另一角传来后,三位赏金猎人只是相互望了一眼,拔腿就跑——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从巷口消失得无影无踪。

    格罗斯的面孔瞬间僵住了,那副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他兀然发现,原来他刚刚费尽心思所施行的这一计划,此时彻底变成了白费的功夫。

    这些赏金猎人面对雷尔,就算命运的女神艾露贝亚来到身边,他们也会扭头就走,何况格罗斯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男人——

    这一次他的猜想完全正确。希尔与他的两位同伴一想到任务,当即作出了决定。

    唐迪死就死了吧,少了一个分享佣金的家伙,也算一件不坏的事情。

    格罗斯嘴角抽了一抽。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大概如是。

    他失魂落魄地继续行走,鬼使神差下,他打开系统,无疑瞥到了经验一栏——那条绿色的线槽赫然过半,准确来说,是接近大致四分之三的进度。

    LVup?

    自从来到伊路森世界,他一直追求着更为强大的力量,而结合这两个月的经历,他不得不承认,杀人放火的确是一条迅速提升等级的捷径。

    眼下萨曼莎公主一行正与“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发生战斗,要不要偷偷的混水摸鱼呢?

    对于之前的战斗,格罗斯并未过瘾,他突然有了一些很奇妙的想法。

    ……

    城内的战斗正在进入白热化,这一段街道之中,巴勃罗血刺”发动突袭的八位赏金猎人组成了一个进攻的锋矢阵形——

    以“老佣兵”康格里夫与“商贩”加菲尔德为首,他们挥起武器,一波接一波冲向了萨曼莎公主——

    弗雷德拦在萨曼莎公主的身前,在这有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下,他就像一块牢靠的礁石,严密守护着所有来犯的攻击。

    然而,战局并不乐观。

    护卫们举着长剑刚一接近刺客们组成的突击阵势,往往还没反应过来,那些身手迅捷异常的刺客便已挥起匕首——

    舞动的锋芒在如水的月色下闪烁着幽幽的寒光,下一秒,这些寒光已经刺入了他们的身体。

    “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有着相当纯熟的刺杀技巧,如同野兽利齿般的匕首沿着甲胄的表面轻轻划过,准确刺入甲片的缝隙——

    惨叫、闷哼的声音此起彼伏,双方的人群碰撞,相互渗透到对方的阵势,肉眼可见的,属于萨曼莎公主一方的护卫们齐刷刷倒下了一大片。

    弗雷德与萨曼莎,两人握剑,背靠着背。

    侍卫长科恩的身边,一名护卫试图介入他与“老佣兵”康格里夫的战斗——

    在喧嚣的战场中,他机敏地绕到了这位老人的背后,见到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眼角的余光都未曾注意——

    他有些惊讶对方居然会如此疏于防范,可紧接着,他立刻就得到了答案。

    康格里夫与科恩的战斗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背后这一剑刺来,他跨开脚步,然后转过了身躯,扬起手臂,护腕狠狠拍打在长剑之上。

    只是一击,钢铁打造的护腕磕在剑锋的中间,长剑倏地脱手而飞——

    这是一柄普通的军用制式长剑,长剑银晃晃的剑身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然后,刺入了街边一株高大的红枫。

    剑锋深入暗褐色的树干,犹自不停颤动。

    稀疏的枝桠上本已不多的枫叶飘落。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但实际上,这一幕的发生还不到短短一秒。

    这名护卫突然感到自己的一颗心脏狂跳起来。

    康格里夫如风车般呼啸着侧过腰身,左手拍飞了他的长剑,而右手,冰冷的剑锋正在向他刺来。

    白惨惨的剑芒在视线内惊鸿一瞥。

    当他再次看清老人手中的短剑时,这柄短剑好像倏地跨过空间的距离,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一剑,倒下。

    高明的刺杀技巧只是切开了喉管,并没有流下太多的鲜血——夜风吹荡的冬夜里,这位护卫颓然倒了下去,尸体很快变得冰冷。

    真正的厮杀从来都是你死我活。

    因而,尽管目睹着朝夕相处的同僚在眼前死去,可是并没有太多的人心生伤悲。

    战斗仍在继续,惨烈的程度甚至比起之前更加胜过了几分。

    康格里夫的右手抖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剑花。

    一滴殷红的血珠从他剑锋的血槽中溅落。

    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时间,卡尔萨斯的城区,除了发生战斗的这一段街道,周围安静得可怕。

    唐迪还没有赶来,时间已经超出了预计。

    而那位觉醒一阶的骑士,安德鲁·柯林斯男爵,也同样的,至今仍未回援——某种程度来说,他们的这一次刺杀行动,已经算得上足够的顺利了。

    若是那位男爵在场,他们绝不会这般轻率地发起强袭。

    毕竟,觉醒层次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就职一阶。

    不仅是“老佣兵”康格里夫,还有“商贩”加菲尔德,他们都很清楚,一旦跨入了觉醒层次,那又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他们的时间也许不多了,一旦安德鲁现身,他们将不得不选择撤退。

    匕首与短剑,舞动的节奏变换得有若疾风骤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