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9 变故,城主府的反应!
    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巨大的花瓣状的穹顶水晶吊饰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连续这几天来,城主府内一直进行举行着贵族之间欢聚的晚会——

    据说是迎接萨曼莎公主殿下的到来,而在刚刚,城主府方面已经从安德鲁·柯林斯男爵那儿收到了确切的消息。

    公主殿下来到卡尔萨斯了。

    因此,今夜的这场晚会,将会变得更加的正式,更加的隆重。

    头顶的魔法能量灯光芒照耀下,整座大厅的空间之内弥漫着梦幻一般柔和的银色光芒,浅灰色、充斥一条条繁复、螺旋形图案的墙纸折射着这些光的线束,在这里头仿佛掺杂了一些什么特别的材料,看上去星辰密布的夜空一样。

    玛格丽特很快和这些贵族千金、妇人们混成了一片,当那些并不好笑的冷幽默从几位女士的口中娓娓道来时,她也学着身边几位小姐的样子,伸出白玉葱葱的手指,忍不住地掩嘴轻笑——

    由于长期呆在布拉卡达的缘故,她平时所接触的,除了那些严肃、不苟言笑的法师之外,就只有那些成天泡在炼金试验室或图书馆的平辈。

    除了研究炼金术和探索法术的真理,对于其他的事物,法师和法师学徒们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因此,说起贵族中的那些流行,她一时之间根本插不上只言片语,但她看上去却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当关于妆容、服饰和美食之类的话题在这些女人的身边不断扩散传播的时候,她不时微微点头,那双弯弯的细眉毛下,一颦一笑,大方得体的谈吐已经看得身边偶尔经过的一些男士热慕不已。

    “韦恩,那位小姐,你认识吗?”

    一位年轻的贵族端着高脚的水晶酒杯,与身边的同伴轻轻碰了杯子后,他小口抿着猩红色的液体,然后开口问道。

    他握着酒杯的手臂遥遥虚晃了一下,所指的,正是玛格丽特。

    “唔,斯蒂尔家的玛格丽特小姐。怎么,你产生兴趣了?”

    那位叫做“韦恩”的年轻贵族看了一眼答道。

    他在背后观察着少女:

    十七岁的玛格丽特不仅有着这个年纪的青春与活力、属于老牌贵族的修养和举止,还有继承自布拉卡达学院派法师的知性与冷静,看起来竟有一种分外让人着迷的气质。

    “她上个月刚刚回到卡尔萨斯,如果你有想法的话,可以试着去搭讪这位小姐。”

    韦恩很快的补充说道,他不得不承认身边这个家伙的眼光,若是他再年轻两岁,说不得也要找个机会去结识这位小姐——

    不过,非常可惜。

    就在两年之前,他已经成婚了。他的妻子也是卡尔萨斯地区的一位贵族小姐,此时正和那群女人打成了火热的一片。

    见到他的目光投来,那位面容姣好、蓄着已婚妇人发式的贵族小姐抬头狠狠剜了他一眼,其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当然,他并没有那个心思。毕竟,就在去年,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聪明活泼的大胖小子,夫妻之间的感情浓稠得好像蜜里调油。

    韦恩用眼神做了一个回应,示意对于少女的兴趣来自身边的同伴。

    富于埃兰特北地风情的手风琴小调舒缓而悠扬,几乎只是在心头稍作踟躇,这位年轻的贵族正了正黑色的燕尾礼服外套,检查着每一颗纽扣的位置,又将里头雪白的衬衫翻出了熨帖的领子,他刚一迈开忐忑的脚步——

    身边的韦恩又淡淡地说道,“听说,玛格丽特小姐已经成为了一位正式法师。”

    “法师?”

    “你不知道吗?她很小的时候就被萨缪尔先生送去了布拉卡达。”

    “啊,难怪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位小姐。”

    说到法师,这位青年好像被兜头泼下了一盆冷水,他跨出的脚步留在了原地——

    包括贵族在内,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法师这一群体大多有着高傲、孤僻、习惯拒人千里的冷淡性子,他不敢确定他的举动会不会在玛格丽特小姐那儿碰上一鼻子的灰。

    “爱要越挫越勇”之类死缠烂打的感情定律在贵族中并不适用,若是公然发生那种糟糕的状况,绝对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

    所以,他迟疑了。

    急匆匆的脚步声。

    一位穿着灰色制服的年轻男子疯狂策马从远处的街道赶到了城主府前,透过高高的围墙,从酒会大厅飘来的音乐和那种欢悦的气氛丝毫没有引起他的兴趣,刚一下马,完全是未做任何的停留,他拔开脚步冲着城主府的内部狂奔而去。

    城主府门前的守卫认识这个男子,知道他是安德鲁少爷麾下的一名心腹——

    根据今天早些时候的消息,安德鲁少爷奉命接待萨曼莎公主一行,不过这个男人突然孤身来到了这儿,面露焦急万分的神色,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变故。

    这个男子快步穿过了前庭的花园,他径直走向了城主府深处依然燃着明亮橘红色灯光的尖顶塔楼。

    卡尔萨斯伯爵,马多克·柯林斯日常办公所在——这位伯爵有着夜间工作的习惯,在城主府内外,差不多已经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

    “罗伊,发生什么事情了?”

    尖顶的塔楼之下,一位身披黑色轻铠、腰带上系着长剑的侍卫问道——

    男子的面孔他并不陌生,不过,任何前来寻找伯爵的人物必须经过他的许可,这是他作为伯爵大人贴身侍卫的职责所在。

    “公主遇到了刺杀。”

    “刺杀?安德鲁少爷呢?”

    “还没有收到消息,不过索伦大人已经身受重伤。”

    罗伊同样也是城卫队的一员。眼睁睁看到那些刺客扬长而去后,索伦顾不得包扎鲜血直流的伤口,第一时间发出了求援的命令——

    作为北地诺戈的首府,卡尔萨斯所掌握的军事力量并不算孱弱。他所清楚的,在城内东边的军营中,就有一支隶属北地军团的轻装步兵营。

    城卫队的实力看来很难应付这群刺客。因此,索伦当即决定了求援。

    不过他并没有调动那支军队的权力,所以,尽快将此事汇报给伯爵大人,才是他应当采取的正确做法——

    逾越什么的他已经顾不上了,因为安德鲁大人已经与他暂时失去了联系。

    罗伊急促的脚步“蹬蹬”踏上了楼梯。

    书房之外,正在响起愤怒、甚至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这个声音,罗伊听起来非常的耳熟。

    伯爵大人的声音。

    “西德尼,看来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