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33 补刀,格罗斯的绝活!
    将这伙该死的刺客统统留在这里。

    狮鹫扇动羽翼,鼓荡的风声似乎距离耳边越来越近。

    终于,双方的战斗又一次展开——包围与突围,相比之前,厮杀来得更加残酷与惨烈。

    弗雷德的骑士长剑,在他加速冲锋的身形中,化作一片炽白的流光。

    康格里夫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一群人到底是失了什么心疯——

    他们一拥而上,就算之前刚刚鲜血凝结的伤口再次迸裂,也是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长剑与战矛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攒刺,刺客们的匕首又一次无情捅入他们的身体——

    可这些人,仿佛不知疼痛,挥起长剑,招招都是力求同归于尽的打法。

    有人已经心慌了。

    加菲尔德刚刚挥起匕首切开一个“灰色制服”的喉咙,正在锋刃剥离血肉的同时,背后的一柄长矛,好像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疯狂刺来。

    一位披着黑色轻铠的小伙子,从装束来看,属于公主殿下的侍卫。

    加菲尔德转身,挥起手臂,就职巅峰的力量一把将这个小伙子扫得不住后退跌倒,但是那柄泛着钢铁寒芒的战矛,却正好堪堪擦过他的腹部。

    血光飞溅。

    剧痛。

    忍受着这一撕裂般的痛苦,加菲尔德勃然大怒,他冲向了这个小伙子——只是,他跨出一步,却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

    一个高大、有若巨塔一般的身影,这是一位神情严肃的男子——他的面容饱经风霜不曾修饰,但是那种威严的气度,却是自然而然生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合体的白色礼服,看上去像是准备参加宴会的样子。不过,现在这身礼服已经多出了不少褶皱与尘土的痕迹。

    “安德鲁大人。”

    在场的城卫队成员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

    锵的一声。

    拔剑。

    这一下子,“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都已陷在人群之中,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脱离。

    剑锋凝重,也许没有极致的速度,但是那种山崩地裂的气势,完全让人放弃正面硬抗的心思。

    觉醒一阶的力量。

    安德鲁的力量法则。

    这一剑斩来,加菲尔德正要后退,可身后、身边的护卫们齐齐举起了武器。

    避无可避。

    匕首迎上了长剑。

    银色月华下,匕首倏地化作一团闪耀寒光四溅飞射的碎片,长剑的去势丝毫未减。

    阴影兜头而下,加菲尔德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顿时动弹不得。

    这就是觉醒层次的力量。

    他知道这次自己也许躲不过了。

    一剑。

    两段。

    苍白的剑锋划腰而过,奔涌的力量在血肉之中冲突,只是一击,加菲尔德微胖的身躯化作了一蓬零碎的血肉——血肉自半空中洋洋洒洒,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急雨。

    雨水之中,血的腥味,瞬间弥漫。

    “很抱歉,我来迟了。”

    安德鲁的目光望着萨曼莎公主,又看了弗雷德一眼,里头似乎有着些许愧疚。他横剑在侧,神情凛然地扫视着在场的七位赏金猎人——

    “不管你们的身份、你们的来历,若是决意继续反抗,大可一试!”

    很平淡的声音,但却落在每个人的耳中,铿锵、掷地有声。

    就职层次的实力相比觉醒一阶,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也许很多的人并不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别,但是在场的赏金猎人,唯一的一位就职巅峰,“老佣兵”康格里夫却是知道得非常清楚。

    若是将普通人比作蝼蚁的话,就职者就相当于小猫小狗,这一层次实力的高低只是强壮程度的差别罢了,而觉醒一阶,则称得上真正的猛兽。

    小猫终归是无法对抗狮子的。

    所以,安德鲁的到来,对于他们而言不啻于一场噩梦。

    月光照耀着灰白色的弧面屋顶上,明与暗的交界仿佛有着一条漆幽无光的深痕,一个极为恰当的角度,银色的亮点倒映在康格里夫的眼中,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现在,换作他们该拼命了。

    刺杀王室公主,无论如何,即使是眼下乖乖选择束手就擒,死罪是无法逃脱了——

    可能是绞刑,也可能是斩首,或者其他一些什么酷烈的刑罚。而在此之前,一番肉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总是免不了的。

    “老佣兵”康格里夫今年已有五十八岁,对于王国贵族所掌控的法律与牢狱,倒也有过不少的经历和见识。

    既然总归一死,又何妨拼命。

    他的身形陡然飘忽,双剑交叉并举,冲向了人群,在他的身后,六位赏金猎人也是面色沉静,他们跟随着康格里夫的脚步。

    “不知死活——”

    ……

    拼着负伤、不避刀剑的情况下,六位赏金猎人,倒是有三人冲破了人群的重围——

    其他三人倒在战矛与长剑之下,安德鲁·柯林斯男爵再度挥剑斩首一人;一人则被萨曼莎公主与弗雷德合力所击杀;另外一个,冲向人群的过程中,被一柄战矛刺伤了大腿,跌倒在地,被乱剑剁成了肉泥。

    康格里夫跑在了最前头,他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就在刚刚,纷纷齐至的剑锋不仅割裂他的皮甲,还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左手手臂耸拉一侧,看来是无法用剑了。

    不过他相信着自己,凭借“巴勃罗血刺”赏金猎人特有的身法,总能找到一丝机会逃脱——

    那位觉醒一阶的骑士,安德鲁·柯林斯男爵并没有追击上来,至于身后的那些护卫,很快的,仅仅几个纵跳之下翻过墙头爬上屋顶,就被他远远甩了开来。

    康格里夫的身边,还有最后两位同伴。事至如此,“黑暗小丑”唐迪那支小队的一行四人,仍未出现,看来也是遭遇了不测——

    靴子踏在了屋顶的灰色弧面石板上,他不禁有了一丝悲戚的情绪。

    巨大的狮鹫翅膀遮蔽了月光,在狮鹫的背上,两位全副武装的男子盯住了他——

    卡尔萨斯的狮鹫骑士,达达尼尔与派恩,正握着长长的、有着锋锐锥形枪尖的骑枪,拦在了他们的身前。

    屋顶,或许能够摆脱身后的追兵,但是面对狮鹫骑士这一飞行兵种,这种地形的优势根本就不存在。

    人的双腿跑不过狮鹫。

    更何况,这两位狮鹫骑士,有着更胜安德鲁一筹的实力。

    “老佣兵”康格里夫面如死灰。

    他旁边一人,甚至双腿不住发抖,一个趔趄,立足不稳,从屋顶上直直地向下摔去——

    这栋建筑是卡尔萨斯城内的音乐剧院,占地面积相当广阔,他不住跌落,嘴巴里发出“啊啊”的尖叫。

    不过,过了几秒,落地的动静并没有传来。

    “LVu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