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36 特价麦酒的秘密
    夜幕之下,初冬的卡尔萨斯雾气弥漫,在这片居民区里,那些崭新、或是老旧的房屋高高低低、参差不齐零散分布着,房子与房子之间的空隙形成了一条条小巷——

    有些巷道的路面经过了修葺,还算相对的平整,而另一些,则完全处于一种自然的状态,天长日久下来,碎石与泥土构成的地表早已变得一片坑坑洼洼,走在路边,随处可以见到大大小小的水坑。

    不是很深,但若是靴子一不小心踏了进去,很容易就踩上一脚烂泥。

    凝结雾水的石板屋顶淡淡发光,而在这些水坑之中,则映照着圆月的投影——

    一个身影经过,银色的月亮影子迅速变得暗淡、消失,待到这个身影离去之后,水坑之中的景象又变回了之前的画面。

    狮鹫挥动羽翼的声音在背后一点点远去。

    直到这时,格罗斯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肺叶中的空气远比外面世界更为暖和,当他凝视着远方一栋建筑中投来的橘黄灯光时,两溜白色的气柱从他鼻孔之中涌了出来。

    卡尔萨斯的狮鹫骑士与“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

    他发现刚刚实在是太刺激了。

    前世游戏中,这一段历史线剧情作为玩家根本无法得到体验——

    眼下是新月之年的十一月十七日,看这月光的角度,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就到了明天的十八日。

    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时间节点,王室的“白蔷薇”,萨曼莎公主第一次来到卡尔萨斯,而今夜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几乎从来没在相关的资料文卷上见到过。

    一段秘闻。

    而他却有幸经历。

    只因为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过往的记忆仿若潮水拍打礁石,在他脑海中激昂回荡。穿梭在这条巷道,格罗斯略略有些出神,当一束明亮的灯火出现在他眼前之时,这才回神过来。

    一辆标准的载货四轮马车停靠巷道一侧,他看到那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这个男人也正好抬起脑袋正望着格罗斯——

    这又黄又瘦的面孔格罗斯还有印象,因为,这是他们上午来到卡尔萨斯时遇到的那位侍者。

    一家小酒馆中,拥有就职高阶实力的侍者——

    他此刻站在了挂着风灯的马车一旁,手中身边还有一位表情冷淡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有着一双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沧桑灰色眼睛。

    发觉德里克的举动,“旅者之家”酒馆老板的侄子,托德也看到格罗斯。

    居然来到了野菊花大街的后头。这个时候,月色仍然很亮,格罗斯已经看清了他身前的那一栋建筑,正是售卖“特价麦酒,两索尔一杯”的“旅者之家”。

    “啊,客人你回来了……”

    看来德里克并没有忘记自己当下的身份,他努力挤出了一个并不好看的笑脸,向着格罗斯热情招呼道。

    格罗斯点了点头。

    马车的篷布正好被拉了开来,里头整整齐齐放着一只只橡木酒桶——从这些圆酒桶的拼接木板上,隐隐沁出一丝属于酒精特有的味道。

    联想到只要两索尔一杯的特价麦酒,格罗斯的神色有些古怪。

    这么便宜的货色,不会像他前世那些无良商人一般,工业酒精勾兑吧?

    相对而言,伊路森世界人们的平均身体素质远远胜过他的前世,就职者说是超人也不过分——也许不同的体质,甲醇喝不死人?

    格罗斯并不知道,他的这番猜测某些程度上接近于事实的真相了。

    发现他看着那些圆滚滚的橡木酒桶怔怔发呆,这位有着一双灰色眼睛的年轻人终于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商人,包括酒馆的经营者,都是一类对于金钱异常敏感的家伙。无论如何,他们绝不会轻易去做折本的买卖。而这些麦酒,正好属于托德的个人秘密——

    “旅者之家”的麦酒,当然,它并不是完全百分百由小麦发酵酿造。老布朗的侄子托德在乡下的老家无意摸索到一套用其他东西替代小麦的酿酒工艺,抱着发财的梦想,他来到卡尔萨斯,投奔了他的叔叔。

    格罗斯的举动,仿佛像是对他未来财富的窥探。

    这双眼睛里甚至传递出警告的意味。

    黄点。

    又是一位就职高阶。

    格罗斯笑了一笑,以作回应——包括早已见过的这位瘦小侍者,这家酒馆居然有着两位高阶就职者,他生出了一些好奇,但也没有再去过多猜测。

    因为这个夜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眼下顺路来到了“旅者之家”,他想了一想,作出了在此安歇一晚的打算——

    到了这个时候,卡尔萨斯城内兵荒马乱,虽说从“黑龙之眼”救出伊芙让他成为了城卫队的通缉犯,但事实上,已经没有人再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这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了。

    微微点头致意,格罗斯回到了“旅者之家”白天早已预订的房间。

    ……

    心脏的胸腔中砰砰狂跳,一路沿着墙角的阴影,又不时停下脚步,聆听身后的动静——康格里夫擦去浸湿头发、从额头不停留下的汗水,一双眼睛骨碌碌转动着,努力打量着身前的街道。

    外面就是分隔卡尔萨斯南、北两个城区的野菊花大街了。

    绿树成荫,街道两侧的灯光明亮而安静,偶尔还有那么一队城卫队的巡逻骑兵缓缓匀速地经过。

    从这条大街后头的街道,康格里夫已经钻过了不知多少条巷道——

    在这些光线昏暗的小巷子里,他嗅到了浓浓的尿骚、人和动物的粪便臭味、还有垃圾堆中各种玩意混在一起腐烂的味道。

    而除此之外,他还在这些小巷中遇上了好几个流莺,这些女子从某个角落破破烂烂的房子里走了出来,脸蛋涂抹着妖艳的浓妆,其中一个,面孔上的廉价脂粉厚得就像一块面饼,还向他抛出了一个媚眼。

    若是平时,他也许会有那么一丁点儿兴趣,但这逃命的情况下,他彻底死下了这门花花心思——

    甩脱了那两位强大的狮鹫骑士并不代表麻烦的结束,相反的,康格里夫可以断定: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一整片街区,甚至整个卡尔萨斯城内,都将迎来天罗地网般的搜捕。

    刺杀王室公主,这罪名差不多等同于谋逆。

    虽说“巴勃罗血刺”的赏金猎人平时对于王室并无丝毫尊敬之意,但是藏在内心的,他们都很清楚王室与贵族所掌握力量的强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