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0 兰德尔的焦虑
    他被坑了。

    这位长相英俊的年轻人放下了文卷,一双极为漂亮的深灰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恨意——

    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的眼睛也许很过分,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兰德尔·杰弗里,杰弗里家族当代家主的长子,他不仅有着修长的身材、轮廓分明的清秀五官,还有一头毫不输于寻常贵族小姐的长长的如瀑的金发。

    若是从背影远远看去,就算男人,也很容易很被他的魅力所迷倒——

    不过,在洛伦茨小镇,众所周知的是,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早在二十一岁的年纪就成为了一位就职高阶的骑士,其在武技一途的天赋,目前来看,并不比塔伦领主狼伯爵萨瓦伦·沃尔夫的长子弗雷德逊色分毫。

    不仅如此,因为曾经师承北地着名学者格兰瑟姆的缘故,他还有着出色的治政才能。眼下他刚刚在一个多月前度过了自己的二十三岁生日,而他的父亲,出于锻炼和培养的目的,也让他开始部分的接管起洛伦茨小镇的诸般事务来。

    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是杰弗里家族下一代的家主,同时也是洛伦茨小镇这块繁华领地的下一任主人。

    不过这个时候,当那张羊皮纸记录的文卷放回书桌后,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那一行文字上——

    安普顿矿场。

    他咬住了一口洁白、整齐像是碎玉一般的牙齿,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根据他的了解,在塔伦地区,安普顿矿场属于一座中等规模的铁矿场,在一些过去的开采记录中,这座矿场的出产虽然并不如何的丰富,但是那些铁矿石的品质,却是非常的不错。

    很大的一部分,都是最上等的铁矿石,只要经过一番基本的冶炼工艺,便是制作武器、铠甲的上好材料。

    这也是塔伦领主沃尔夫家族从指缝中漏出的不多的一些恩泽,对于地方上的这些附庸贵族来说,虽然这座矿场远远比不上领主手中的那些大型矿场,但好歹也是一块诱人的肥肉。

    买下这座矿场的权属契约时,他几乎以为他占了一个大便宜。当然,这个世界很少会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当他开始探查安普顿矿场最近的经营情况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他很后悔,一方面是后悔自己被贪婪蒙蔽了双眼,另一方面则是恼恨那位卖家的欺骗,对方放弃安普顿矿场的原因,他已经有所获悉——

    诚然,因为那一伙盗匪的存在,矿场根本无法正常经营。

    并不是每一家贵族都掌握着强大的私兵武装力量,一个空有爵位和不多一点产业的贵族,对于那些凶残的盗匪来说,完全无足轻重。

    就算他们拿着塔伦领主亲手开具的矿场权属证明,也无法对盗匪们产生任何的法律效用——

    先抛开盗匪能否识字这一重要前提不谈,那些臭烘烘的泥腿子很大概率将会瞪着眼睛拔刀相向,而不是选择耐心坐下来和贵族绅士讲道理。

    特别是理亏的时候,盗匪们更不会有什么道理更讲。

    这些人对于沃尔夫伯爵来说,就像领地上的疥癣,虽然不至于要命,但也相当的麻烦——

    处在兰德尔当下的这个位置,他知道塔伦的一些内幕:现在的沃尔夫伯爵,对于这些盗匪,暂时没有太多的关注。

    那么,这个问题就摆在了杰弗里家族的面前。

    准确来说,摆在了他,兰德尔·杰弗里的面前,从头到尾,这件事情一手由他经办——

    若是对此无动于衷,杰弗里家族无疑将因为这一笔糟糕的买卖而折上一大笔里尔,而他在父亲的眼中,印象也将大打折扣,他甚至可以想象那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们幸灾乐祸的可恶笑容。

    一千枚里尔。

    没错,是里尔,而不是雷尔。

    一座中等规模的铁矿场的价值,已经超出银币所能衡量的范围,只能采用金币才足够支付。

    站起身子,他在书房内来回踱步,一时间想了许多。

    眼下杰弗里家族那伙盗匪的关系,就好比拆迁办与钉子户,但事实又比这一比喻复杂了许多:拆迁办一方没有无坚不摧的钢铁挖掘机,而钉子户们,也绝无可能只是一脸悲愤而无可奈何……

    他必须采取办法,将那伙该死的盗匪赶了出去——

    将那些家伙悉数抓捕送上绞架是伯爵大人的事情,暂时还轮不到杰弗里家族。不过,暴力手段,眼下看来将是唯一的一个选择了。

    他想了一想,暂时不打算麻烦他的那几位叔叔——杰弗里家族内上一代中有好几位骑士在沃尔夫伯爵麾下任职,他还不想委托那些强大的正式骑士,因为,这很容易让他的父亲所知道。

    兰德尔决定自己亲自动手。

    肢体配合心理的变化,黑色礼服中的手臂向下狠狠一拉,他信步走出了书房——

    这是洛伦茨小镇上一栋两层高的小阁楼,走出房子前面不大一片栽种着各类花草植物的庭院,便到了小镇上的街道。

    他本人就是一位就职高阶的骑士,以他对于那些盗匪的了解而言,办成这件事情并不会有多大的困难——

    不过身为一位荣誉的贵族,若是单枪匹马前往,多少有些缺乏气势、不够匹配自身的高贵身份。

    临时征召了杰弗里家族的两名侍卫,他又来到了小镇上的酒馆,酒馆是一栋灰扑扑的石砖房子,门头挂着一块木头招牌,“狼与哨声”——

    上午的这个时候酒馆里的客人并不多,但是,很幸运的,他见到了几张他此时想要见到的面孔。

    佣兵。

    一位身材火爆、前凸后翘、有着微卷波浪状红色长发的女人,还有一个身高力壮、面孔带着一大圈褐色络腮胡须的男子,他们属于同一支佣兵团,而那个红头发的女人,正好是佣兵团的团长。

    两人凑在一张圆桌前,正在慢条斯理的喝着麦酒,一边抱怨着最近的天气变化,一边讨论佣兵团内的情况——

    入冬以后,路过洛伦茨小镇的商队渐渐变得稀少起来,这也导致他们的业务相对的变得寥寥无几。

    手底下还有一大帮子人每天要养活,这个红发的女人正为这件事而愁眉苦脸。

    那位络腮胡子虽然口中不停安慰,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改变这一窘迫的境况。

    “苍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