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8 矿场保卫战Ⅳ
    兰德尔·杰弗里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巡视着家族的产业——

    眼前这座刚刚从一群盗匪手中夺回的铁矿场,除了一排排经过修葺、完好的建筑外,他的侍卫艾登和佣兵们还从矿场的各个角落里找到了采矿的工具——

    许许多多散落的矿锄、结实的亚麻绳索、用于进入矿洞深处照明的风灯等等,而在视线之前的山壁上,分布着一条条黑洞洞的矿道——

    入口的顶部和边侧有着很明显的敲凿痕迹,上头可以看到“X”形交叉钉在一起的木板,像是一条长蛇。这些木板从洞口不断向内延伸,这是为了保护矿工作业安全的支护,兰德尔观察完这一切后,他注意到了脚下,遍地可见七零八落的粗大木条。

    矿车轨道的枕木。

    满载矿石的矿车沉重异常,仅仅凭靠着矿工们的力气,工作效率无疑非常低下,利用绞盘、缆绳和固定的轨道,则可以相对轻松许多的将矿石从矿洞之中搬运出来——

    可惜因为“雾松战争”的爆发,矿场的矿工们纷纷逃离,这些工具和设施也就失去维护彻底废弃了。

    直到一伙盗匪占据了这块地方。

    冬天的地面冻得很硬,战马的蹄子顺着狭窄、蜿蜒向上的山道有些微微打滑,兰德尔翻身下马,他的目光游移,又盯住了旁边大块裸露灰白岩石、寸草不生的山壁——

    想要恢复安普顿矿场的正常工作,所需要花费的雷尔估计不在少数。

    而与此同时,红羽佣兵团的副团长克里斯托弗在安普顿矿场的马厩里找到了三匹战马——

    它们与那些诺戈当地的矮种马和驴子比邻而居,仅仅隔着几块分开棚子的木板,见到他们这些陌生人的出现,这三匹血统优良的西境战马警惕地晃了晃脑袋,注意起来。

    战马这类牲口也是有灵性的。

    “安东尼,瞧一瞧,看这是什么好东西。”

    这位蓄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笑道,他像逛窑子时看见美丽的女人一般眼睛放光,绕着这三匹战马不停打量——

    战马皮毛光滑得有如缎子,四肢修长,牙齿也很齐整,磨损的痕迹很浅……一位挂着灰布披风的佣兵拉着缰绳,从马厩中牵出了其中一匹战马。

    “克里斯托弗大人,这可是真正的上等货色呢。”

    叫做“安东尼”的佣兵在一旁感慨道,他有意忽略“副团长”这一称呼——

    虽然红羽佣兵团名义上的团长是苍岚,但是为数不少的佣兵,更愿意贴附克里斯托弗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

    山头主义,在一个稍大一点的组织内部总是很容易出现。

    克里斯托弗看了安东尼一眼,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按照佣兵一行的规矩,这三匹西境战马属于他们的战利品。这简直就是一个喜出望外的收获,比起任务本身的佣金,价值不要超出了太多。

    “嘿,苍岚,三匹好马。”

    红发的女佣兵团长正好向着马厩这一块走来,克里斯托弗扬起手臂招呼道。虽然他的心底一直以来多少有些介意女人当家,但是苍岚就职高阶的实力摆在面前,他习惯性的表现出殷勤和热情。

    三匹西境战马。

    不是农夫们耕地、商人们拉车的寻常驽马,而是真正的战马——

    这种战马相比它的同类有如两个不同的物种,无论身高、体长、负重和冲刺的能力,完全是天壤之别。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这应该是王国正规骑兵或骑士的专属。

    只是苍岚的眼睛里并没有佣兵们所期盼的喜悦。

    她似乎想起一些事情,咬住了嘴唇——

    时间到了正午,天空迎来了一天之中最明亮的阳光,这些金色驱散着山林中雾气,远处交错、连绵起伏的山脊渐渐清晰可见。

    ……

    “一位贵族带着佣兵来到了矿场,他们宣布了占有,还砍断了巴伦的手臂?”

    老约克随同着野狼盗匪团的小伙子、老人和孩子,并没有离开安普顿矿场太远,他们躲在一处避风的山谷,而这处地方,也正好是盗匪头子返回的必经之路——

    在这冷冽的寒风中,也无法确切过了多久,他们终于看到了那些熟悉的身影。

    小伙子和老人们瞬间就激动了。

    老约克一瘸一拐迎了上去,然后详实的向格罗斯述说了这一重大的事情——

    盗匪头子眉毛一挑,原本平静微笑的面庞,很快变成了一片冷冽。

    巴伦,正是那个被砍断一只手臂的小伙子,他虽然身材瘦小,但是在剑术一途上有着相当不错的悟性,格罗斯一直都很看好他——

    个人的实力成长,除去战斗等级,武技的悟性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东西。

    拳头捏得指节发白,噼啪作响,连呼吸变得也粗重了几分。

    格罗斯并没有继续说话,他丢下了扛在背后的猎物,大步地向着安普顿矿场的方向走去。

    “我就知道,那些贵族从来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斯考特一言不发,他紧紧跟在格罗斯的身后,莱文与奥利弗对视一眼,也放下猎物一同走去。

    “格罗斯先生?”

    此时的法师小姐拉迪娅已经看到了人群中那个浑身是血、昏迷过去的小伙子——

    巴伦性子开朗,在野狼盗匪内人缘极佳,平时也常常与这位克莱恩小姐打着招呼。见到如此惨状,她的心中不由生出了深切的同情。

    “罗恩,照顾好大家,还有克莱恩小姐。等我们回来!”

    走出一段距离后,盗匪头子格罗斯忽然转身喊道,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平时难得的轻微颤抖——似乎蕴含着满满的怒火,又好像冰一般的寒冷。

    这一次,他终于体会到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准确来说,是这个王国的贵族对于盗匪的恶意,前世作为玩家,他只是一个无所谓的旁观者,但是眼下这些事情落在他的头上,发生在他身边人身上的时候,他发觉自己愤怒了——

    他的性子向来冷静,很少发怒。

    不过,这一次却是例外。

    右手手指落在霜寒长剑的护手上,他的脚步很快。嘴唇抿得很紧,像是一柄平举的剑,遥遥望着远处,阳光在他身后落下了一道暗淡的影子。

    格罗斯,现在只想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