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0 武技的正确之道
    冬日的阳光照耀在格罗斯的脸庞上,虽然并不刺眼,但也让他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贵族骑士有着一张令人过目难忘的英俊面孔。

    不过他好像对于这张面孔完全没有印象。

    同样的剑礼,他淡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格罗斯。”

    “兰德尔·杰弗里。”

    互通姓名——虽说事已至此,任何一方已经不可能再有妥协和退却,但是属于决斗的荣誉,双方还是多少遵照了一些。

    格罗斯从老约克的口中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毫不犹豫的,他选择了最激烈的回应——从贵族的行事原则来说,这位年轻的骑士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正好站在野狼盗匪团的对立面。

    包括那些佣兵,也是如此。

    身为盗匪头子,格罗斯自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耳边风声呼啸。

    沉默。

    格罗斯心中默念“兰德尔”这个名字,脑海深处的记忆告诉了他,这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

    骑士长剑的剑锋随着黑色礼服衣袖中的手臂扬起,护托上镶嵌的宝石,一条条雕琢的棱线褶褶发光——

    这是一柄狭锋的长剑,它的前半部形状与其说是剑,倒更接近于尖锐的锥子。剑身的长度介于单手剑与双手大剑之剑,比起格罗斯的霜寒长剑,多出了接近一尺。

    兰德尔身形颀长,提拔的脊背立在了马鞍上,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战马开始加速。

    近身,交错。

    剑光。

    双剑相击。

    兰德尔的正规骑士剑术远非寻常的角色可比——格罗斯的战斗技巧属于玩家一类,从外在的风格来看,更像是王国的军用剑术。

    实用,毫无花俏,招招狠辣而致命。

    一连串剑锋磕击的清脆响声。

    两柄长剑挥舞成了一片眩目的光影——

    塔伦的骑士剑术讲究攻守合一,对于这一波迅若雷霆的攻势,兰德尔倒也堪堪抵挡下来。只是当两人的身形随着战马的驰骋分开之后,他的心中不由生出了惊涛骇浪。

    看对方的模样,年纪似乎并不大——

    这段时间的格罗斯为了在法师小姐面前保持形象,每天都将胡须剃得光溜溜的,他的样子,差不多可以反应出他的真实年龄。

    十九岁。

    准确来说,十九岁过半,因为格罗斯的生日处在夏季流火的七月。

    盗匪?佣兵?骑士家族的子弟?

    直到这时,兰德尔突然发现,他好像还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确切身份——

    在塔伦地区,若是有谁能够在如此的年纪就拥有就职高阶的实力和一手不俗的剑术,绝对不会是什么默默无闻之辈。

    事实上,格罗斯从平民的实力层次跨入眼下的阶段,只不过短短两月而已。

    很强。

    兰德尔的眉头凝住了,他很清楚自己的水准——

    在塔伦的年轻一代中,除了伯爵大人的继承者弗雷德·沃尔夫,他已属于极为难得的青年才俊,若是稍加努力,成为下一代人中的塔伦首席骑士也未可知。

    对方的剑术似乎压制住了他。

    当然,战斗并不只是单纯技巧的比拼。从刚刚的交手,兰德尔已经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绝对力量隐隐在他之下。

    想到这里,他多少有些松了一口气。

    他决定对自己的剑术作出调整。骑士的武技并非拘泥于一招一式,根据不同敌人的特点而变化,才是武技使用的正确之道。

    格罗斯的胸腔有些微微的起伏。

    他牵起缰绳勒转战马,刚才的那一次交手,爆发的一波攻势消耗了他不小的体力——

    其中一部分消耗在双方剑术的交手,而另一部分,则被用于战马上身形的稳定。

    格罗斯不是骑士,因为,他还没有习得【骑术】。

    此时马上的骑战对他来说,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和体力去维持身体的平衡——

    战马奔驰的颠簸还算事小,最要命的来自对手武器的冲击和反震,虽然他深谙各种卸力的诀窍,但是,最终不可避免的,这些汹涌的力道还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眼前的贵族骑士应该属于战士一类的职业,具体的流派暂不确定——

    骑士的传承也有多种多样,就算同一个家族,两位子弟修行的武技也有可能是不同的流派。

    在格罗斯的独有视野中,这是一个橙色的小点。

    就职高阶,等级比他更高,力量很足,剑术也相当的老道——总而言之,在这种自己无法全力发挥的骑战上,他很难有机会胜过对方。

    尽管心中怀着杀意,但是格罗斯的头脑依然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两匹战马在平地中先后回转了马蹄。

    咣——

    斯考特正要挥动长剑砍倒又一位佣兵,一柄弯刀稳稳架住了他的剑锋——

    翻眼一看,是一位红发的女人,她有着一张极富异域风情的面孔,在那双弯弯的深褐近乎黑色的眉毛下,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略微肥厚的双唇似乎无时不刻展现着独特的美丽。

    红羽佣兵团的团长,苍岚。

    “团长——”

    佣兵们叫喊声音此起彼伏,见到苍岚的出现,他们几乎快要痛哭流涕——

    斯考特的武技大部分来自盗匪头子格罗斯的指导,再加上他本身的就职中阶实力,已经将这群佣兵杀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苍岚的到来,让他们有了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在那件修身的暗红色皮甲下,勾勒出了她全身上下凹凸有致的身材,斯考特稍一愣了下子,这柄泛着波光粼粼的锻造花纹的弯刀收了回去,这个红发的女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阁下,是打算与红羽佣兵团为敌吗?”

    苍岚环视了一圈,手下的佣兵悉数披挂着盔甲,至今为止,倒也没有生出什么重大的伤亡。不过一些负伤的家伙此时倒在地上,刚才还是一片死气沉沉,现在顿时大呼小叫痛苦地呻吟起来——

    他们有了底气。

    红羽佣兵团的团长,苍岚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根据佣兵们私底下的好奇探讨,这位女士相距就职巅峰的力量层次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这些佣兵之前面对野狼盗匪团的小伙子、老人和小孩是那么嚣张不可一世,但是此时,他们哪还有不久前的样子——

    斯考特望着这个女人,眼神平淡。

    紧接着,他再次拔剑,长剑的剑锋高过肩膀,牛位起势。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你们作出了很过分的事情,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