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2 兰德尔的败亡
    苍岚有着就职一阶lv29的实力,作为一位来自马尔韦的资深佣兵,她所擅长的不仅是弯刀,还有一种特殊的体术——

    凹凸有致的身体突然变得柔软,格罗斯刚一抓住她的手腕,她的身体仿佛失去骨头一般挣脱了出来。

    可惜弯刀还是脱手了,刀锋在半空旋转,刃面折射着阳光,她向后一跳,身形像是敏捷的猎豹一样,瞬间退出了七、八米的距离。

    “团长——”

    旁边的佣兵纷纷叫道,直到这时,他们才如梦初醒,举着刀剑,齐齐护在了苍岚的身前。

    格罗斯并没有再去管那柄高高飞起的弯刀,他拾起了霜寒长剑,而斯考特,也重新握住了自己的武器。

    双方回到了对峙的局面。

    一方是野狼盗匪团的四位就职者,而另一方则是红羽佣兵团的众人。

    兰德尔撑着手臂,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很快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两匹战马,也看到了格罗斯——

    这个年轻人,手持长剑,正以一种相当随意的骗位起势面对着苍岚。

    痛楚。

    全身上下似乎都在痛,不过就职高阶骑士出色的体质倒也没有让他受到太重的伤势,摸了摸鼻子,发现破裂的鼻骨有些歪斜后,他咬牙嘶了一口气,恨恨地盯住了那道身影。

    似乎脑袋后面长了眼睛,格罗斯转身。

    冲锋。

    挥剑。

    很平常的一记平斩,无任何的变化可言,但是速度却是极快,快得连剑锋的影子都几近消失——霜寒长剑的淡淡蓝色幽光只是一闪,随后,随着轻微的一声嗤响,鲜血狂飙。

    一剑封喉。

    因为「勇气徽章」的被动效果,这一剑还打出了双倍的暴击伤害!

    兰德尔又一次倒在地上,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冰冷的眼神——

    他是一位身份不凡的贵族,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自称“格罗斯”的年轻人居然胆敢对他痛下杀手。

    平民出手攻击贵族,绞刑起步,至于杀死?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埃兰特法典》的存在吗?

    这一剑实在太出乎兰德尔的意料,一双漂亮的深灰色眼睛仰面鼓凸着,他似乎想要努力记住这个年轻人的模样,但是切开的喉管中不断漏出的空气却让他像是一条躺在干涸河滩上经受烈日暴晒的鱼,胸腔起伏了几下,嘴唇张合——

    他想要说话,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兰德尔·杰弗里死了。

    塔伦无数少女梦中的情人、自弗雷德·沃尔夫以下的年轻一代骑士强者,杰弗里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者,洛伦茨小镇的代理领主,就这么死在了诺戈群山中的安普顿矿场。

    收剑。

    格罗斯迈出了脚步。

    出手狠辣的杀死这位英俊的贵族骑士后,这一大笔丰厚的经验值让他的战斗等级刚好跨入了LV24,他的褐色眸子像是凶狠的狼一般,扭头盯住了苍岚——

    猩红色的波浪卷发在寒风中飘扬,这个女人失去弯刀后,从身边佣兵的手中接过了一柄长剑。

    莱文握着匕首,站在了格罗斯的身侧,斯考特也来到了一旁,奥利弗又一次举起了猎弓。

    “我们投降。”

    气氛陷入了僵滞,安静得只能听见山谷中风声的呼啸。红羽佣兵团的佣兵悲戚而惊恐,安东尼和副团长克里斯托弗的尸体犹在眼前,冰冷的尸体上,早已凝结了一片模糊的血痂。

    战斗?

    就职高阶的兰德尔先生死在这个凶悍的年轻人手里,这说明了,他至少有着就职高阶或者以上的实力。团长苍岚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在这样一种局势下,若是继续战斗,恐怕很难保证手下这些佣兵的安危。

    有人已经带头放下了武器,冲着格罗斯急忙喊道。眼神中那种闪烁的惶恐,是如此的真切。

    “奥斯卡!”

    佣兵中的其他人发出了激动的声音。对于为了金钱而战的佣兵,投降并不可耻,但是对方此时并没有招降的举动或是意思,这种软弱的妥协态度更像是一种自取其辱。

    “呵——投降?”

    回到安普顿矿场后,格罗斯终于说出第二句话,望着这群胆气皆丧的佣兵,他的目光挪回到了那个红发女人的脸庞——

    此时的苍岚,即使心中有心为了死去的两位同伴复仇,但是权衡双方的战力后,她已经失去了把握。

    或者说是,底气。

    战利品?任务的佣金?

    这时根本不要再提这些事情了,她所思考的,只是如何带着手下佣兵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这座该死的矿场——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的灵药,若是有,无疑是窃取了造物主神的权柄。从她决定接受兰德尔的任务开始,这一切似乎早已注定。

    寒风中颤抖的老人和孩子,被砍掉手臂的巴伦,当这些事情发生后,愤怒的盗匪头子格罗斯以最激烈的方式返还了仇恨——

    因与果,命运的线。

    眼下的格罗斯根本没有去想杀死一名贵族的严重性质,他只希望朝夕相伴的同伴、老人和孩子不受欺辱、不受伤害——

    贵族无法或不愿履行守护平民的义务,他只好依靠自己手中的长剑。

    长剑向下斜指。

    阳光升到天空的最高际,渐渐的一点点向西沉去。

    来自群山中的深幽山谷,似乎又遥遥传来了旅者的歌声。

    格罗斯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滴血珠沿着剑锋的血槽掉落尘埃,他的心头不由生出了几分彷徨——

    “呵——投降?”

    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一种嘲笑的意味,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这些佣兵,还是嘲笑那位死去的贵族骑士,或是嘲笑着其他的什么。

    “之前面对老人、孩子、无辜的平民,你们可曾有过怜悯?”

    在双方众人的注视,苍岚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大号的钱袋,然后弯腰放在地上。她的表情平静,或者说是根本面无表情,她抬头望向了格罗斯:

    “发生这样的事情,很抱歉。马尔韦的佣兵虽然喜欢雷尔,但是从来不会违背道德行事。”

    她注意着对方的神态,顿了顿,“这是我们的歉意。”

    “你以为,所有的错误都能够用雷尔来赎罪?”

    格罗斯的视线并没有去看那个钱袋,从老约克的口中听闻这些事情后,他的内心只剩下了纯粹的杀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