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3 剑术的解锁
    “那么,阁下真的打算将我们斩尽杀绝?”

    苍岚戚然一笑,猩红的卷曲长发之下,姣好的面容似乎变得苍白了几分,她还握着剑,身体不由摆出了剑术起手的姿势,“来吧!”

    剑与剑。

    格罗斯主动发起了攻击,离开了战马,平地上的剑术交战对他来说,如鱼得水。

    骗位起势以剑锋的上拉开始,划出一道耀眼的光幕,当两柄长剑堪堪相交的时候,他使用了冲锋,整个人化作了一连串的残影——

    这种可怕的速度只是一眼望去,便让人头发发麻,苍岚身后的佣兵们,已经忍不住呼喊了声音。

    这是什么样的剑术?

    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太多的章法,但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却是扑面而来。

    这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剑术了,它是搏杀之道,是历经尸山血海归来的杀戮技艺——

    格罗斯身形带起的强烈风息让苍岚的红色卷发向后扬起,这位红羽佣兵团的团长,有着就职高阶接近实力的女人,身形连续高速闪动,极力躲避着突进的这一剑。

    苍岚的剑术,来自马尔韦的佣兵传承——手中原本属于男人的长剑被她横起,组成了一条密不透风的防线。富有韵律的步伐下,斜线交错的身形不断回避着淡蓝的剑锋。

    突进再突进。

    冲锋的时间持续3.0秒,已经足够干出很多的事情。

    霜寒长剑的剑芒自众人的视线中拉出一道长长的笔直的闪着光芒的线,这一条线似乎随时可能将苍岚的身体贯穿——

    若是眼力敏锐,可以发现,这一条细线并非与地面完全平行,它带着一些极为隐蔽的变化,正在下沉。

    冲锋二段击刺。

    战斗等级提升到Lv24后,格罗斯的五项基本属性得到了继续强化,现在的他,开始一点点尝试前世的战斗技巧——

    准确来说,是记忆中那些剑术在这具年轻山民身体内的逐步解锁。

    这是一套连续剑技的第一招。

    冲锋二段击刺,改变敌人的身体重心后,接下来的变化将造成沉重的一击——若是对方没有察觉或是无力抵抗,后续的剑术变化足以让同一位阶之间的战斗产生一边倒的局势。

    这是玩家们总结的战斗技巧,经过无数厮杀、千锤百炼得来的高手套路。

    苍岚是个女人,可格罗斯并没有选择留手。

    突进的霜寒长剑抵在苍岚的剑锋上,沛然力道从她手指、手臂向着身体各处传递,其中还附加了【震荡】的效果,红色猎装中身体肌肤的表面发出不易察觉的轻微颤动,她已感觉到,骨骼各个关节所承受的压力——

    咔喳、咔喳。

    剑尖落到了最低点,陡然向上。

    这一剑的从原本的击刺,突然变化为一次自下而上的斩击。

    不过,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早已在她的警惕之中——马尔韦的佣兵武技丰富多样,像是一些阴险丹毒的技巧,也不在少数。

    猛然的,她的身形矮上了几分。

    体术。

    这是安普顿矿场中央平地的边缘,脚下的不远处,是一片树木稀稀拉拉的山坡,在寒冬万物凋零的季节,放眼可见的只是零落的枯木枝桠和一些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头。

    这一剑落空了。

    格罗斯停下脚步,却看到这个女人几个贴地的翻滚后,直直向着山坡一路坠落。

    佣兵们愣住了。

    收回视线,格罗斯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的身上。

    剑光。

    连天的惨叫。

    ……

    “啾啾——”

    新月之年进入了倒数的最后几天,少女的掌心盛着一些干燥的谷物,正在喂食鸟笼内的金丝雀——

    这是一种价值相对昂贵的小型鸟类,在北地的诺戈,几乎很难见到。

    不过,自从萨曼莎公主和弗雷德少爷一起返回塔伦后,这位公主殿下不知从哪儿得到了一只全身羽毛金黄的金丝雀,这也在塔伦及其附近地区的贵族圈中带起了一阵流行的热潮——

    各家各户的贵族小姐,出于对这种鸟类清脆婉转歌喉的喜爱,开始向途经当地的商人们打听或是询问——

    当然,商人们从来都不会错过任何赚钱的生意。

    很快的,通过来往塔伦的各个消息渠道,这类体质娇弱的小鸟先是从猎人手中贩卖给了商人,而商人,一路谨慎而又小心地照料,将这些小动物带到塔伦,从这些闲极无聊的贵族千金手中赚取了丰厚的雷尔。

    安德莉亚·杰弗里提着手中的木鸟笼,打开了窗户——

    到了冬天的这个时候,漫天的风雪终于卷袭了塔伦地区,视野中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屋顶、街道、沿侧的树木,纷纷铺上了一层皑皑的积雪——

    街道之中偶尔还有一些活动的人影,那是留在当地的佣兵和巡逻的治安卫队。

    两位佣兵,一高一矮——

    其中相对较高的那个其实也就普通人的身高,而他身边的另外一人,身材矮小得就像还未发育的孩子,但他并不是孩子——

    粗壮结实的手臂和大腿、圆滚滚像个酒桶的腰躯、还有一部长长的、纠结的、编织成数根小辫的灰色胡须,上头挂着五颜六色的绳结。

    矮人先生。

    人们通常如此称呼着他。

    矮人的姓名大多冗长而拗口,这位矮人先生曾不止一次向其他人自我介绍过他的名字,可是那些可恶的家伙,智力就和纯种的猪猡一个水准,对于他的名字,第二天一早醒来保准忘记。

    他的全名,托布·罗多罗尔·弗里西斯科·奥·库那茨·铁拳。

    这是他的名字以埃兰特花体文字写下来后,人类的读法。事实上,这一读法忽略了许多的辅助音节,其中某些词汇的读法也不正确,不过来到埃兰特王国后,入乡随俗,他也认了——

    若是用矮人语来说,这是一段长句,如果肺活量不够的话,说完这个名字还得中途喘息一下。

    因此,能够准确的随口说出他的名字的人不超过三个,很荣幸的,这三个家伙有幸成为了他真挚的朋友。

    大多数的时候,更多的人称呼他为“托布”,这已是最简单的叫法了,这位矮人先生反对了无数次,依然没有效果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乔科,你说洛伦茨小镇会有一笔大买卖,可这笔买卖究竟在那儿呢?”

    和同伴一起走进了“狼与哨声”酒馆,这位矮人先生习惯性嚷开了他的响亮的大嗓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