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6 矮人战士与野法师
    酒精从来都是一种好东西,它可以让一个平时懦弱的人勇气顿生,可以让心情苦闷的人缓解愁绪……当然,它也能某些作死小能手更加意气风发,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纳撒尼尔伸出手臂,回头看了一眼同伴——

    他们是一群来自布玛的佣兵,一行七人,虽然不属于什么知名的佣兵团队,但是他们这些人的实力,平心而论,已经算得上很不错了。

    七位就职中阶。

    而纳撒尼尔是一位刺客,尽管他的性子偏于阴沉,但是平常大多数的时候,他的脑子都很正常——

    来到洛伦茨小镇后在这座光线暗淡的酒馆大厅呆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治安官艾萨克的离去,气氛才一点点恢复了他平时所习惯的样子。

    这个时候,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热衷吸引别人目光的表演欲望,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可抑止的暴露出来。

    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位矮人先生的身上,所以,他看着这个矮人很不爽。

    野法师乔科和矮人托布互相望了一眼——两人熟悉已久,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很多的内容便已在眼神的交流中完成。

    乔科望着托布,后者浓密的灰色粗眉毛下,眼睛眨了一眨——

    从生理结构来说,矮人的头骨比例相对人类而言更大,因此,眼眶与面部的轮廓也有所不同。这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酒杯中的麦酒,而泛着一些细微杂质的麦酒,液体的表面则倒映着墙壁上挂着的油灯火苗。

    橘红色的火焰正在跳跃。

    乔科抬起了头,他清楚矮人托布的全名,托布·罗多罗尔·弗里西斯科·奥·库那茨·铁拳。

    重点是最后一个词汇,铁拳的姓氏。从一些关于矮人的文卷资料中显示,“铁拳”隶属万境丛山西部山矮人的一支,向来出产强大的战士。

    托布抬起了手臂,五根粗短的指头瞬间搭上纳撒尼尔的手腕——这只粗糙得就像老母鸡爪子的手掌一抓住佣兵,顿时在酒馆大厅里响起一声凄厉的嚎叫。

    就像被尖刀子一下捅入心脏的驯养猪豕一样——

    似乎还有骨头裂开的声音。

    矮人托布仍旧摇晃着小短腿坐在了椅子上,只是他的嗓门此时变得更加的响亮,有如轰隆隆的雷鸣般,回荡在众人的耳边:

    “最英勇的矮人战士托布不会锻造、也不会采矿和建筑,他只喜欢喝酒,还有,打爆一些狗崽子的脑袋和卵蛋!”

    这句话掷地有声,而野法师乔科,望着亲密的伙伴,微微笑了一下后,又抓起了几粒炒熟的豆子。

    见到纳撒尼尔吃瘪,这支来自布玛的佣兵小队齐齐站起了身——

    矮人托布一挥手,这个又高又瘦、神情阴鸷的佣兵瞬间被甩出了好几步远,他一边另一只手捂住自己受伤的手腕,一边恨恨的盯住了这位矮人先生。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而其他的佣兵,也抱着瞧热闹的心思看了过来——在他们的眼中,这场冲突谁对谁错并不重要,他们只希望看到一场斗殴的好戏。

    是的,绝大多数佣兵的日子,除了追求雷尔,便只剩下荷尔蒙的刺激:女人、鲜血、战斗……亲眼看到别人相互打得头破血流,那种感觉不要太惬意。

    酒馆的那位中年女侍者发现动静后,她的脸色变了一变,拔开脚步,匆匆向着酒馆之外跑去——

    野法师乔科站了起来。

    这位野法师的神态温和,他穿着一件修身的灰色长布袍,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栗色的头发也只是用白色的发带在脑袋后头捆了一束短马尾,看上去有如一位吟游诗人——

    诗歌,乔科自然也懂得一些,只是眼下这种局面并不是很适合念诗。

    他的外表实在缺乏气势。

    佣兵们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最前头的一个,先是将纳撒尼尔扶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然后露出了一副凶狠暴戾的表情。

    “托布,这些家伙看来要揍我们。”

    直到这时,他依然保持着笑容,面色平静的对着他的矮人伙伴说道——矮人托布跳下了椅子,已经从背后拔出了沉重的斧头。

    “小心你那张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要是受伤,也许再也没有姑娘会喜欢了。”

    “托布,请不要发出这样一种充满恶意的诅咒。我很讨厌乌鸦嘴。”

    乔科从灰色布袍中伸出了一只手掌,他的手指白皙修长,中指倏地竖起——

    这个手势在埃兰特王国并不带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只是,注意到这根手指后,佣兵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连连向后退去。

    一片安静,寂然无声。

    隐隐可以从外面听到积雪从屋面、树顶簌簌掉落的轻微动静。

    一缕蓝色的火苗,正在乔科的指头陡然升起,靠得近一些的人,还能清楚感受到其中澎湃的热量——

    “法师!”

    有人惊呼起来,这个年头的法师还不是一种常见的职业,人们常常将这一群体视为神秘、古怪、拥有各种强大破坏能力的人物——

    这些法师的印象大多来自于骑士小说和昔日的传闻之中,因为大部分平民无法识读文字的缘故,法师在他们的心目中,几乎等同于会吃人的怪兽。

    不过布玛的佣兵,头脑里的见识倒也没有如此浅陋,他们曾经接触过一些法师,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

    刺客纳撒尼尔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他看到年轻人指尖稳定的蓝色火焰,已经确认了至少两件事情。

    高温火焰与法力掌控。

    前者标致着觉醒一阶的力量,而后者,则是一种代表着娴熟技巧的超魔专长。

    总而言之,这两项内容掌握其一,都不是他们这支佣兵团队可以惹得起的厉害角色。

    大丈夫能屈能伸。

    这队佣兵嘴巴张了几下,什么话也没有说,又老老实实回到了之前的座位。

    “乔科,你吓坏他们了。”

    见到这般情形,矮人托布悻悻收起了斧头,他手脚麻利爬上留有体温的椅子——晃了晃酒壶,空荡荡的手感宣布了第二壶麦酒已经告罄,他望向了身边的野法师。

    “饮酒适量,英勇的矮人战士,托布先生。”

    ……

    洛伦茨小镇上的“狼与哨声”酒馆,属于杰弗里家族的产业,女侍者离开之后,很快找到了治安官艾萨克·杰弗里。

    而此时呆在这位先生身边的,还有一位样貌姣好的年轻贵族小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