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7 落魄的农夫
    洛伦茨小镇上的治安所,治安官艾萨克的办公房间——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刷着薄薄桐漆的书桌,书桌两头的墙壁是一排装着各类杂物的柜子,而在另一侧,还有一张矮桌几和“L”型的兽皮沙发。

    窗台上的几件常绿盆栽植物与视线中街道的雪景交相辉映,生机盎然。

    安德莉亚·杰弗里。

    子爵夫人的女儿,兰德尔的妹妹,她端坐在一张披着沙发上,正在和身边的治安官艾萨克·杰弗里商讨着一些什么事情。

    “艾萨克堂哥,你觉得这样做有意义吗?”

    这位贵族千金将木鸟笼放在一边,她的动作很轻,但是里头那只娇贵的金丝雀还是仿佛受了惊吓一般“啾啾”乱叫了起来——

    艾萨克看了一眼,并没有作出理会。

    “亲爱的安德莉亚,你是指征讨任务这件事情?”

    治安官的态度很恭谨——

    虽然他们同样有着杰弗里的姓氏,但是在家族之内,嫡系与旁支的地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艾萨克的个人实力,也没有达到让人另眼相看的地步,所以,他面对子爵夫人的孩子从来怀着足够的尊敬。

    “任务,还有一万雷尔的悬赏,都是来自夫人的指示。”

    看到贵族千金已经有些蹙起了不悦的眉头,他又慌忙解释道——

    说实话,他也不太明白子爵夫人安排这次征讨任务的用意何在:虽说复仇对于杰弗里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不过那伙盗匪竟然能够消灭兰德尔少爷和红羽佣兵团一行,这说明了,安普顿矿场那些该死的家伙至少有着旗鼓相当的实力,而之前和眼下来到洛伦茨小镇的这些佣兵,似乎一点都不靠谱。

    见到少女的神态,他试探着说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却看到这位贵族千金面无表情站起身子,提着木鸟笼向着外头走去——

    “狼与哨声”的女侍者正好在房间之外“笃笃”敲门。

    “艾萨克先生!”

    她的语气紧张而慌乱。平常的时候,来往的商人和佣兵都知道这座酒馆属于当地领主家族的产业,从来不敢在此滋事,但这一次,这些来自王国各地的佣兵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

    “进来!”

    治安官艾萨克的声音恢复了应有的威严。

    ……

    诺戈群山中的安普顿矿场。

    上场选手,刺客莱文,他的对手是一位使用双手大剑,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男人全身披挂锈迹斑斑的铁铠,表情严肃。他的肤色黝黑,就像常年耕作于田地的农夫一般。

    他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佣兵,后来选择退役之后,利用积蓄在塔伦地区购买了一块田地,过起了安稳的日子——

    这样的好日子持续了十多年,因为塔伦要塞的缘故,“雾松战争”中,他的家园非常幸运的没有被战火所波及。

    可惜好景不长,他的妻子患了一场重病,这是一种游医和神官都束手无策的病症——

    为了保住妻子的性命而不断购买圣水,他先是花光了家中全部的积蓄,然后陆续变卖家当,现在,连他最后的那块田地都打算转卖了。

    洛伦茨小镇,征讨盗匪任务,悬赏一万雷尔。

    意外听到这个消息,他从家中的角落找出了当年的那身铠甲,修修补补后,他穿戴整齐,一路带着干粮和水囊步行来到了洛伦茨小镇——

    临走之前,他一遍又一遍吩咐着自己十二岁的女儿好好照顾母亲。

    交手数个回合。

    昨天刚刚跨入就职中阶的莱文在他厚重、稳固的双手大剑下左支右绌,眼看就要落败——按照盗匪头子的交待,莱文拔腿一溜,痛快承认了这一局的失利。

    他是今天野狼盗匪团一方出动的第二位选手。

    在此之前,同样就职中阶的奥利弗连续击败了七、八位佣兵,才在这个中年男人的手下黯然退场——

    眼下这个男人已经完成了连胜两场的壮举,连带着他身后的佣兵,都不由生出了些许高兴的神色。

    这已是这段时间来到安普顿矿场的第三拨佣兵了,也多亏了这些家伙,野狼盗匪团的几位就职者才有了如此之高的“LVup”效率——

    不过这些佣兵之中,格罗斯只见到过唯一一个就职高阶的对手,在他眼下Lv25这个等级,也只有这么一个家伙,才能为他提供一笔还算差强人意的经验值。

    这是第二位高阶就职者。

    格罗斯点了点头。

    他从野狼盗匪团一方的人群中跨步而出,然后望向了这个中年男人——他没有拔剑,霜寒长剑插在皮革剑鞘中,随着前进的脚步在腰带上一晃一晃。

    “你很不错。”

    盗匪头子淡淡评价道——

    以前世那位“战场之王”的眼光来看,这个男人不仅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他在剑术一途上也感悟了不少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有人愿意指点的话,不久的以后,剑术的意境更进一步也是极有可能。

    但是佣兵们却纷纷议论、嘲笑起来,虽然之前的交手,佣兵一方没有在这伙盗匪面前占到丝毫的便宜,但是这个年轻人如此评价这个男人的实力,让他们忍不住生出了鄙夷的心思——

    格罗斯很年轻,年轻得过分。

    居然这般狂妄的评价斯图尔特?

    在“狼与哨声”酒馆,他们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起初他们对于这个“落魄的农夫”轻视的很,但是今天的战斗下来,他们已经将这个农夫当成了他们的骄傲。

    盗匪头子此时只是说了一句话,可是这种行为在佣兵的眼中,无疑属于装比——然而装比这件事情,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分分钟被人打脸,“啪啪啪”疼得厉害。

    嘘声。

    格罗斯恍若未闻,他的脚步并不快,只是一步,一步,向着斯图尔特走近。

    为了经验值,他最近大开杀戒,绝不会去和一些将死之人计较。

    剑未出鞘。

    寒风凛冽。

    野狼盗匪团一方的成员一个个安安静静恨不得屏住了呼吸,他们注视着格罗斯的背影——

    这是盗匪头子战斗中的剑术示范,若是能够有所体悟,受益匪浅。

    斯图尔特的面色极为凝重。

    也许其他的人没有感受,但他却仿佛看到一副令人惊骇欲绝的画面——视野之中,殷红的鲜血漫天飘舞,战士手持长剑,从尸横遍野的战场中浴血归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