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28 格罗斯的突然决定
    错觉吗?

    斯图尔特眨了眨眼睛,目光随着这个年轻人的靠近一点点收回——对方并没有拔剑,但是腰身、步伐,还有那种明亮锐利的眼神,无一不表明着一件事情。

    这是一位强大的对手。

    双手大剑随着肩膀缓缓抬起,生锈的铠甲甲片在关节活动的部分相互摩擦,发出一些难听的“吱吱”响动,他跨出一步,平举的剑锋斜指,一个教科书般的牛位起势——

    这是双手大剑常用的一种剑术起势。

    “斯图尔特,加油,干掉这个小子!”

    佣兵们在他身后挥舞着拳头高喊,为他加油鼓气,也为了提振自己一方的气势——

    洛伦茨小镇的征讨任务到了这时看起来就像一场儿戏,而盗匪的信用,从来都很值得怀疑。不过他们已经不在乎了,连续的多场战斗下来,虽然前面的几位落败者丢了小命,但是这些佣兵们一个个血脉贲张,只要交手的双方使出任何一个精彩的招式,他们就会不由自主的为之叫好。

    格罗斯绝没有想到,原本为了提升同伴们的实力,他一时兴起的“KOF”赛制居然会制造了出这么一个预料之外的局面——

    他想起了前世游戏中的角斗场,那种血腥的娱乐活动让无数风度翩翩的绅士、脑满肠肥的富商,还有姿容精致的女士为之疯狂着迷,沉浸其中。

    这些进行惨烈厮杀的角斗士,大多来自奴隶——埃兰特王国境内奴隶贸易不算频繁,但是在万境丛山以南的雷卡特帝国,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格罗斯的手指落在了霜寒长剑的护手上,他的眼睛微微眯起。

    “落魄的农夫”,斯图尔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倏地,他向前跑出一步,双手大剑兜头而下——

    顺斩。

    格罗斯拔剑。

    闪耀金属光芒的蓝色细线在冬季冰冷的空气中迸发。

    咣——

    格罗斯起手的这一剑声势并不如何浩大,甚至可以说,相当的隐蔽——这个肤色黝黑的中年男人猛然停下了脚步,他倒转剑锋,宽阔的刃面像是一块盾牌,正好挡下了这一次击刺。

    火花四溅。

    视线交织。

    格罗斯的力量,或者说是他运用力量的技巧,竟用一柄单手剑就将斯图尔特压制下去——佣兵们不再鼓噪叫喊,他们盯着这一幕,生怕错过一点一丝的变化。

    霜寒长剑三指宽的锋刃沿着大剑的剑身向下滑动,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音,眼看就要沉到护托的位置——这个中年男人突然伏低了身形,径直朝着格罗斯的怀中冲来。

    贴身的冲锋!

    使用之前毫无预兆,格罗斯侧过两步,利用着卸力的技巧,这个中年男人从他身边堪堪擦身而过——在格罗斯的视线中,斯图尔特的双手大剑映射着天空的阳光,似乎闪了一闪。

    冲锋二段斩!

    霜寒长剑划过一道光幕。

    咣咣——

    连续两声清脆的撞击。

    剑术。

    格罗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他发现这个对手很有意思——他的脚步跟随着这个中年男人飞快转身,双剑在半空中同步划过两道明亮的弧线。

    没有任何的破绽。

    斯图尔特的攻势劳而无功,而格罗斯,也找不到合适的反击机会。

    冲锋再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两人交换位置,转身,目光又一次对视。

    格罗斯刚刚听到了“斯图尔特”这个名字,起初他并不在意——这个名字在埃兰特王国并不罕见,但是对手显露的这一手不俗剑术,还有他外貌所表现出来的年纪,让他想起了记忆中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斯图尔特?”

    格罗斯忽然开口问道。

    “嗯。”

    这个男人沉声回答。

    “你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叫做罗娜?”

    似乎为了确定某个事实,格罗斯再次开口问道——他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睛里仿佛隐隐闪过了一丝疼爱的情愫,又补充道:

    “你的妻子来自拉齐斯的多尔蒂斯平原,她曾是贵族的女儿,后来和你私奔来到了塔伦?让我想想,她的名字……”

    “你究竟是谁?”

    面对这样一连串的问题,斯特尔德的神情生出了几分疑惑,又多出了几分警惕,他反问道——对方好像对于他和他的家庭很了解,可他稍一回想,印象之中并不记得这么一个实力出众的年轻人。

    “你的妻子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只能依靠圣辉教会的圣水来保住性命。唔,虽然现在到了十二月末,但仍然处在新月之年,你还住在塔伦地区的白鸽村?”

    反问对方的名字后,斯图尔特没有再多说话,他盯住格罗斯,手中的双手大剑一直握得很稳。

    这是格罗斯前世的人物角色曾经进行过的一个任务链,任务的名字叫做“阳光下的阴影”——

    在塔伦地区,一位神官为了大肆敛财,私下勾结迪尔的亡灵法师,亡灵法师偷偷散布一种特殊的病疫,而这位道貌岸然的神职者,则以一种温和仁慈的态度出售圣水。

    在塔伦地区,圣水的销量一直不是很好,人们追崇武技的修行和肉体的锻炼,远远胜过对于圣辉的信仰。

    市场基于需求,若没有需求,那就制造需求——这是王国南方科萨商人的名言,被这位神官不折不扣的施行。

    而斯图尔特的妻子,则正好感染了这一种来自迪尔亡灵国度的病疫,圣辉教会作为亡灵天然的敌人,对于这些东西并非无计可施,只是,塔伦地区的那位神官大人不愿出手罢了——

    相比高尚无私的圣辉信仰,神官大人更加的喜爱雷尔。

    斯图尔特的妻子,在塔伦地区,其实并不是一个孤例。

    这就是“阳光下的阴影”,准确来说,这是神职者光辉外表下的可耻勾当——联系到眼下的时间节点,对于这些东西,此时的斯图尔特仍然蒙在鼓里。

    他一次又一次给那位神官送上雷尔,一次又一次的表达感激之情。

    直到……

    格罗斯对于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人很同情,不仅如此,他还清楚这个男人的来历——“黑色壁垒”斯图尔特,布玛佣兵公会曾经的剑术高手,据说,早在他遇到他的妻子,那位贵族小姐之前,就已触摸到剑豪的剑术意境。

    从两人的这次交手来看,十多年的时间过去,这个男人的战斗等级虽然并未提高太多,但是剑术的意境,已经正式跨入了剑豪的层次。

    最关键的是,格罗斯记得完成“阳光下的阴影”这一任务后,这个男人将会交出他的武技传承——

    游戏中的这一任务最早发布在红月之年的夏天,那个时候,恩萨达地区的“野心之乱”已经爆发,地下世界的亡灵们兴风作浪,塔伦地区也常常可以见到那些骨头架子鬼鬼祟祟的踪影。

    斯图尔特的武技传承,叫做【战士·钢心】,正好与格罗斯一模一样——完成这一任务对于钢心流的战士玩家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为,它属于【战士·钢心】跨入觉醒一阶的几条任务线之一。

    包括转职、进阶和一些剧情,《纷争》中的任务往往不是唯一的,有些任务与任务之间,属于独立互斥的关系。

    格罗斯一动不动,他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这些日子,随着他的战斗等级越来越高,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以后的问题——眼下正好钻出了一个斯图尔特,他很快打定了主意。

    “我叫格罗斯,也就是你们眼中这伙盗匪的首领。”

    格罗斯平静地说道,“我听说你们为了洛伦茨小镇的征讨任务悬赏而来,可现在你们也看到了,这一笔悬赏虽然很诱人,但是你们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得到。”

    周围一片安静,斯图尔特没有说话,盗匪们没有说话,佣兵们也没有说话——盗匪头子格罗斯所陈述的完全正确,他与斯图尔特交手之后,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已经让这些佣兵生不出任何挑战的心思。

    贸然上去的话,大概是自寻死路吧。

    此刻的这些佣兵聚在了一起,他们来自王国的各地,三五成群相互交换着眼神,细想之后,不由默认了盗匪头子格罗斯所说。

    一万雷尔,哪也得有命拿到才行。

    这已是第三拨佣兵,前面两拨被野狼盗匪团宰了一个干净,但是此时,格罗斯突然放弃了赶尽杀绝的想法——

    一方面他得知这些佣兵的到来是因为洛伦茨小镇上的征讨任务,另一方面,则是眼前的“黑色壁垒”斯图尔特。

    他盘算了一下,以他目前Lv25的就职高阶实力,进行“阳光下的阴影”这一任务已经差不多了——

    纠结于圣辉教会那位神官的善恶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所需要的,只是提升等级,获得【战士·钢心】的传承。

    这也是他来到伊路森世界的计划,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纷争的乱世,自血色的红月升起开始。

    “你们走吧!”

    收剑入鞘,格罗斯对着这群佣兵说道——

    除去比斗中倒霉死掉的几个家伙,他们这些人毫发无损,见到年轻的盗匪头子如此表态,他们愣了一愣,又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到了斯图尔特的身上。

    无论在什么地方,强大的实力总是令人尊敬,何况,斯图尔特的性情相当的温和、低调,几日相处下来,佣兵们渐渐对于这个落魄农夫模样的中年男人生出了钦佩之意。

    斯图尔特点了点头,收回双手大剑,他从安普顿矿场的栅门前缓步走过,但是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格罗斯的脸庞上。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想问,斯图尔特先生。”

    格罗斯说道,他忽然微笑,“不妨在这先等一等。”

    斯图尔特的脚步果然一下停了下来。

    ……

    洛伦茨小镇。

    “狼与哨声”的女侍者来到了治安所,向治安官艾萨克匆匆汇报情况后,这位出身杰弗里家族的低级官员当即喊上了几个人手,向着街道另一头的酒馆跑去。

    他在大半个小时之前离开“狼与哨声”,现在又重新出现——

    酒馆大厅内吵吵闹闹的佣兵先是一惊,很快闭上了嘴巴,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碰倒桌椅、杯盘的声音,犹在耳边响起。

    刚刚闹出矛盾的双方,矮人战士托布和野法师乔科,仍然坐在木桌之前,不过自从乔科露出一手蓝色的高温火焰后,似乎是怀着莫大的畏惧,其他佣兵的座位相距他们有段距离——

    手腕受伤的纳撒尼尔和他的佣兵同伴靠着墙角的一张桌子坐下,正在压低声音谈论着什么。

    见到治安官艾萨克的出现,所有的这些嘈杂声音都停下来了。

    艾萨克的目光环视全场,这些佣兵为了征讨任务而来,但若是他们蓄意滋事,他并不介意将这些家伙送进阴暗潮湿的牢狱里——

    目光从一个个佣兵的面庞上划过,他注意到,大多数的人,都将视线投到了那位矮人先生和他的同伴身上。

    托布与乔科。

    “治安官先生,矮人托布从来不会无端惹事,你可以去安茹打听。”

    正抱着空空如也的酒壶愁眉不展,托布见到发布这次任务的正主站到了他的身边,他大声地声辩道——嗓门响亮,中气十足,听起来一点理亏的地方都没有。

    “这一点,我证明托布先生所说完全属实。”

    野法师乔科在一旁帮腔——不过这样一种证明实在是太缺乏说服力度,眼下的酒馆大厅内,很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极为的亲近。

    艾萨克看了一眼这两个有些古怪的家伙,视线又重新游移。

    刺客纳撒尼尔,在矮人托布手头吃了大亏的那个倒霉蛋——很快的,艾萨克的目光注视着他。

    “啊——治安官先生,这只是一次玩笑引发的误会,我的同伴,他只是想邀请这位矮人先生表演节目……”

    纳撒尼尔的同伴也开始努力分辨道,他的言语来自于真相的加工,倒也没有任何的人发出反驳。

    “征讨任务,你们可以出发了。”

    令人意外的是,沉默了半晌后,治安官艾萨克并没有作出处理这场冲突的举措,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还有,洛伦茨小镇已经为你们准备了干粮和地图,就在驿站那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