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33 人情债
    若是这些圣水属于一种善意的馈赠,那么,盗匪头子格罗斯兀然丢下这一句话更像是刻意的殷勤——

    双方非亲非故,仅仅是因为秘银隐士会的关系,这种帮助的程度无疑值得让人深深怀疑。

    斯图尔特的确正在怀疑格罗斯的目的。

    可格罗斯只是笑了一笑,他抬起手臂,正要下意识的摸一摸鼻子,但很快的,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

    表情、神态和动作可以暴露很多东西,包括内心的活动,而有些事情,眼下的格罗斯确实抱有不足为人所道的目的。

    面对“黑色壁垒”斯图尔特,他的脑子里在短短几分钟内想到了许多——

    秘银隐士会的一员,【战士·钢心】的传承者,眼下还是剑豪一级的战士。在游戏的前期,斯图尔特是玩家可以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掌握剑豪层次剑术的原住民——

    在埃兰特王国的北地三领,除了几位深居简出、罕有露面的贵族精英,剩下的剑豪便只有塔伦地区的斯图尔特,以及拉齐斯多尔蒂斯平原的“凛冬之风”索尔达多。

    后者长期隐居在银色湖畔的天鹅城堡,若非特定人选引荐或者有着足够的名气,一般的玩家根本无法拜访这位声名显赫的贵族骑士——

    于是,乡野之地的白鸽村便成为了玩家的另一个选择。

    钢心流的玩家可以从斯图尔特那儿获得觉醒任务的线索,而其他职业流派的玩家,则有一定机会从他手中习得一门剑技——

    按照伊路森世界对于“剑豪”的诠释,所谓剑豪,是指在剑术一途造诣不凡、并且有着自己独到见解的人士。

    “黑色壁垒”斯图尔特,掌握着特殊的剑技“折光”——

    这门剑技与他的名号有关,在游戏之中,最低阶的效果则是偏转10%近身物理攻击,虽然谈不上BUG一般的存在,但也说得上非常的实用,尤其是将这门剑技提升到第二阶段后,还能破坏大多数法术的弹道轨迹。

    对于肉盾性质的钢心流战士来说,“折光”简直是量身定做!

    所以,格罗斯的这些作为,都是为了拉近彼此的关系——

    不过眼下他暂时并不打算开口说出自身的利益诉求,就如他前世所见识过的那些笼络官员的老板一样:双方初次见面,总是从“交个朋友”开始,而不是直接、赤裸裸的提出某种肮脏的**交易。

    何况,因缘际会的,这个男人恰好来到了他的面前。

    短暂的沉默。

    “你的麻烦,我会帮你出手。”

    似乎是在思考或权衡,许久,这个装束朴素的中年男人终于缓声说道——

    双方不久之前有过一次交手,他已清楚这位年轻人的实力,洛伦茨小镇征讨任务所悬赏的一万雷尔,目前看来是很难得到了。

    而这些圣水,眼下正是他的妻子急需的。

    他无法拒绝。

    格罗斯淡然微笑——人情债这种东西,又怎会是那么容易偿还。

    双方继续交谈,也许因为秘银隐士会这一共同的身份,此时两人的距离感和隔阂仿佛消除了许多——

    格罗斯与斯图尔特两人同为剑豪,各自在剑术一途上都有着极为不俗的见解。

    格罗斯自身、以及来自其他玩家的经验心得让这个貌不起眼的中年男人赞叹不已,而谈起双手大剑的使用,斯图尔特只是三言两语之间,便将一些关键的事项概括得相当的准确而言简意赅。

    讨论剑术上的事情,两人几乎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扉“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露出了一个金发的小脑袋——看得出来法师小姐刚刚享用了一顿丰盛的美餐,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一抹光亮的油渍。

    斯图尔特见到这位样貌可爱、身材娇小的少女,不由望了格罗斯一眼,会心一笑。

    ……

    洛伦茨小镇。

    佣兵们离开“狼与哨声”,一路来到了小镇路口的驿站,他们准备完毕正待出发,却看到了突然之间变换的天色——

    明媚的阳光刚刚还在融化着午后的积雪,晶莹剔透的水滴不断从街道两侧的树冠、屋顶坠落发出“滴答滴答”的轻响,可是当他们再次抬头时,却发现整个天空好像泼上了浓浓的墨一般,陡然阴沉暗淡了下来。

    铅灰色的云遮蔽了阳光。

    寒风开始吹拂,似乎还能从远处犬牙交错的山角隐隐听见风的呜咽——

    山角的方向正是前往诺戈群山中安普顿矿场的路线,这些佣兵先是面色变了一变,三三两两讨论起来,很快,他们转身返回酒馆。

    天空开始飘荡着细碎的雪粒,噼噼啪啪,拍打着房屋的一扇扇窗页上——融雪化作的水滴沿着屋檐下一排排倒锥形的冰棱流淌,又渐渐重新附着表面,一层一层,形成了漂亮的透明晶体。

    “啊嚏——”

    冷风灌进了鼻腔,有人忍不住打了喷嚏——这样的恶劣天气眼看就要风雪交加,并不合适外出,何况前往荒僻的群山中进行战斗的任务。

    矮人托布和野法师乔科正要踏上楼梯的木板,已经听见从酒馆外头传来的吵吵闹闹声音——

    一些佣兵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耽搁了他们赚取雷尔,而一些佣兵则闷着脑袋走路。掀开酒馆的门帘,壁炉炙烤下的暖烘烘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全身毛孔舒张了几分。

    这一行人当头的纳撒尼尔走进酒馆的大厅,他第一眼看见的,是野法师乔科——乔科回头露出了一个貌似人畜无害的笑容,而矮人托布,则狠狠瞪来了一眼。

    噤若寒蝉。

    他的面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似乎联系到某个可能——光是那位觉醒一阶的法师,就足以制造他们这支七人小队的团灭,纳撒尼尔的脚步顿了下子,他拉住了身边的同伴,在耳边低低地说道。

    没有再作停留,这一支佣兵小队回过神来,当即作出了决断——

    离开洛伦茨小镇。

    风雪兼程什么的也顾不上了。

    这一幕发生在一大群佣兵之间,虽然引起了一丝骚动,但是在丰厚悬赏的诱惑下,其他的人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正在进行日常清洁工作的女侍者看到这么一片黑压压的人影有些吃惊,不过随着几位佣兵叫嚷着敲打柜台,她放下扫帚飞快跑了过来,安排着住宿的事宜。

    当然,住宿的费用照旧。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从这一天起,塔伦地区的雪越下越大,足足持续了一周之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