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37 历史的变势
    星相学由来已久。

    这些东西往往可以见诸大陆各大着名的图书馆,而在埃兰特王国,王都埃尔瓦的橡叶图书馆内,关于“贪狼”的文字记载,也存在于部分书籍的字里行间——

    有人说这些内容流传自布拉卡达的法师议会,有人说这是通天塔星见术士窥探未来的手段,也有人说星相学起源于古老的占卜……总而言之,它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气息,让人好奇、又让人忍不住敬畏。

    大陆数千年的历史上,这些异象大多都得到了验证——

    宫相西格诺特的目光穿过夜幕下重重的迷雾,红色的光线在他视线中绽放着奇异的光彩,当他从窗台之外的街景回过了头时,这一幕景象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概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所有的红芒如潮水般在天际飞快褪去,夜空回到了原来的景象,漂浮的云刚刚还亮得就像艳丽的晚霞,转瞬又没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深幽——

    无数的人抬起了脑袋,他们注视着一切,但是在此之后,大多数的人好像只是把这件事情当为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和谈资,惊异、张开嘴巴感慨了几声后,他们相互交谈了几句,又回归了原本的生活。

    王都埃尔瓦的上贵族区,通往白墙之内的星辰大街——

    这是一条足以并行八辆标准马车的宽阔街道,路面铺着整齐、光洁、严丝合缝的灰色石板,当月光和路灯的光芒普照着这一大片连续的石板上时,石板中白色的石英杂质反射着点点的银色辉采,就好像夜空中漫天的星辰一般。

    这也是“星辰大街”名字的由来。

    在平常的这个时候,黄昏中的星辰大街十分安静,只能偶尔从路边听到微风吹过栎树茂密树冠的沙沙轻响,不过眼下,这条阶段远远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马蹄声音——

    若非特别紧急的情况,星辰大街禁止骑马,但是当一群穿着金辉与银白罩衫的身影出现之后,这条日常禁令被临时的打破了——

    在宫廷侍卫的通知下,一位又一位担任王国要职的贵族离开了自己的家中。

    宫相西格诺特稍作一番服饰的整理,很快跟随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宫廷侍卫跨上马匹,马匹拐过几条街道,在星辰大街开始狂奔——

    待到他赶到那一道巍峨的白墙之下时,已经见到数个熟悉的人物,财务大臣坦尼斯、军务大臣米兰达尔、掌控铁剑骑士团的骑兵将军布伦特·利奥波德子爵……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一个个脸庞上带着平时罕见的凝重,谁也没有轻易开口说话,只是相互的微微点头致意。

    宫廷。

    埃兰特王国当代的君王,被誉为“鹰之利爪”的埃德温九世,正缓步离开自己的寝宫——

    他用一只干瘦却有力的手臂紧紧握着份量沉重的黄金权杖,侍卫和宫女紧紧跟随在他身后,权杖的柄头一下一下敲打着白玉石雕铸的台阶上,脚步和撞击的声音遥遥回荡。

    这位陛下最近的心情很是糟糕,而当他注意到了“贪狼”的异象之后,内心纷乱的情绪更是恶劣得无以复加——

    他当时正在享用晚餐,虽说步入年迈之后,他的胃口一直说不上太好,但是,这一次的,他终于放弃了面前所有丰盛的食物——

    一次临时召开的特殊宫廷会议。

    ……

    塔伦的城主府。

    尖顶的塔楼之中,萨曼莎公主从餐桌前站起了身子,她飞快几步来到了露台,夜空中的异象让她一双清澈的碧绿色眸子流露出了浓浓的忧虑,她的身边很快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男子的手臂温柔得揽住了她的腰肢,目光中满是关切。

    “萨曼莎。”

    “弗雷德,这是贪狼……”

    苍白的面孔上,萨曼莎公主的嘴唇正在不停颤抖——

    这位公主殿下除了出色的剑术外,学识也是相当的不凡,两人的视线交织,萨曼莎长长的睫毛眨动,她望向了自己的未婚夫,身前的骑士,弗雷德·沃尔夫。

    两人自卡尔萨斯返回已有一段不少的时间,在萨曼莎焦急的等待和耐心的斡旋下,王室与柯林斯家族终于达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协定——

    卡尔萨斯伯爵,马多克·柯林斯这头狡猾的老狐狸笑眯眯地在一份文卷上落下了自己的签名,而当时,心情忐忑的萨曼莎只是不安地咬住了嘴唇。

    不管好歹,王室的目的得到了初步的实现。

    这段时间的奔波让萨曼莎公主原本高挑的身形更加清瘦了几分,皮肤洁白细腻的手腕,骨骼的关节凸起,正好落在弗雷德温暖的手掌中——

    冬夜的塔伦大雪纷飞,两人相互依偎,共同关注着眼前的这一幕。

    弗雷德静静安抚着自己的未婚妻,手心传达着热意,两人心有灵犀,萨曼莎公主心中的紧张与沉重他多少有些感同身受——

    “贪狼”预兆着即将到来的战争,他转过脑袋,视线投向了东部的方向。

    塔伦以东,与拉齐斯领毗邻的恩萨达。

    他猜测着战争也许爆发自那块土地的领主,如果他的猜测得到验证的话,这一场战争的规模恐怕并不会小到哪去——而另一方面,“雾松战争”之后,无论王室,还是北地的诸位领主,都已元气大伤。

    他并不喜欢战争,但是身为塔伦伯爵爵位的继承者,他绝不会怯懦的逃避自身的责任。

    许久,两人的体温透过冬季厚实的衣物传播,弗雷德·沃尔夫在萨曼莎的耳鬓轻声地说道:“萨曼莎,你相信我吗?”

    “嗯——”

    这位公主宫殿的回答很轻柔,声音很小,来自身边骑士呼吸的热气吹涌在她的脸颊上时,本来毫无血色的清冷面孔浮起了一抹潮红——

    “不管发生什么,你的骑士,弗雷德·沃尔夫总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弗雷德说出这一句情意绵绵的情话时,他忽然轻轻咬住了萨曼莎的耳朵——

    不得不说,抛开日渐稀疏的头发不谈,他还真是一个完美的人生伴侣,出身高贵、实力强大、头脑不俗、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当这些东西同时集中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时,他几乎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弗雷德伸出手臂,一把抱起了萨曼莎——而这位公主殿下,稍稍抗拒挣扎了几下后,白玉葱葱的手指怜惜地摩挲着那个光秃秃寸草不生的油亮脑袋。

    ……(以下不可描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