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38 拉迪娅的收藏
    诺戈群山中的安普顿矿场。

    盗匪头子格罗斯独自一人走到了矿场中央的平地中,他抬头望了一眼,嘴角却不由露出了笑容——“红月之年”的天空异象也许对于埃兰特王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但是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信号。

    游戏开服了。

    《纷争》的第一个版本从红月之年的新年祭第一天开始,而玩家们的纷纷登场,则像是历史长河中一出出的戏剧——玩家们遵循着历史线的轨迹前行,但是拥有足够的力量后,却又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历史。

    比如,国家与国家、阵营与阵营之间的战争,在游戏的后期,玩家中的知名人物,无一不在战争的记录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埃兰特王国的覆灭是无数个因素积累所造成的最终局面,可若是仔细分析,如果能在某些关键的历史事件上力挽狂澜,或许这个传承千年的王国还能苟延残喘、迎来转机——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东西,玩家们就游戏的背景变化在游戏的官方论坛上提出了若干的假设,但是这些就好比“薛定谔的猫”,当事情真正发生时,过往所有的一切便成为了确凿的历史,其他的种种可能瞬间破灭。

    时光无法倒流,这也是伊路森时间的本源设定之一——

    曾经有些异想天开的玩家不是没有幻想过游戏服务器宕机的意外事件,可惜很遗憾的,在宅男生活的那一时代,科技极为发达,服务器宕机早已成为了一种遥远的传说。

    格罗斯并不在意“贪狼”预兆的战争,他的心情反而生出了极大的兴奋——游戏开服,这也表示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野外已经开始刷怪了。

    怪物的概念只是相对于玩家而言,它们为玩家提供经验和物品掉落,而在这个世界的原住民眼中,所谓的刷怪,则是野外野兽的频繁出没和魔物的涌现——

    不仅是玩家,这个世界的贵族、佣兵、赏金猎人也对魔物有着极大的兴趣,因为这些魔物,往往有着相当不错的物品掉落——

    这意味着财富,在金钱的刺激下,红月之年相比过去的年份,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贪狼’从夜幕中消失。

    天空又回复到了黯淡的景象,发黄的勾月在云团中不时隐没,黑色的夜幕中,只能看见无数飘舞的晶莹雪花——冰凉的触感落在格罗斯的脸颊上,他看到了房子窗户里依然亮着的橘色灯光,很快走了回去。

    霜寒长剑的附魔强化已经完成。

    虽然效果并不如他最初所憧憬的那般优秀,但也勉强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卓越一级的武器可遇而不求,即使霜寒长剑眼下的需求等级不过停留在就职高阶的LV22,但是对比基础杀伤,它至少相当于LV32的白板武器。

    在《纷争》的基本数值框架中,武器、装备每跨入一个更高的品阶,所提升的属性大概等同于低一级别物品五到八级的增长幅度,这还只是基础属性,而从卓越级的物品开始,大多数的装备往往附带特殊的额外附加属性。

    首饰是一种例外,玩家们通常选择首饰并不在乎它的基础属性,例如他的「勇气勋章」,所附带的【英勇之勋】足够让他使用到LV60而不用更换,后头更高等级的首饰虽然有着更高的基本属性附加,但是对于钢心流的战士,这件物品的使用价值远非其他物品可比。

    除了上述两件物品之外,他还拥有一对卓越级的护腕「荣耀的铁刺环」,这件装备的价值不用多说,简直是为了【战士·钢心】量身定做——

    格罗斯回忆起前世的游戏岁月,不仅唏嘘不已。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了仍在伏案书写的法师小姐——少女仿佛对于法术和炼金上的东西有着一类异常的痴迷,每当她接触这些东西时,就会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格罗斯微笑,他望着少女白皙的脖颈,几缕凌乱的发梢披散肩头,从法师长袍宽松的领口还能看见两根清晰的锁骨,锁骨有着一种轻微的极富美感的弧度,就如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似乎是发觉了他的打量,拉迪娅活动几下有些发酸的手腕,她放下了鹅毛笔,抬头望着格罗斯。

    壁炉中的木柴正在燃烧。

    圆盘灯盏中的油灯灯芯也照得很亮。

    窗外是一片静悄悄、灰暗无光的世界,而这所温暖的房间之内,却是一个明亮空间——

    阴翳在门扉和窗户的外头悄然止步,无力踏进这一片光明半步,摇曳的灯光照耀着两位年轻男女的面庞,暗淡的影子在彼此面孔的线条上来回晃动。

    格罗斯笑了。

    他并不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这只是他不由自主的面部表情活动——两人相处已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但是这个夜晚,法师小姐拉迪娅忽然发现盗匪头子变得有些古怪。

    “格罗斯先生。”

    她开口喊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落在耳中,相当的好听,“这儿有一段奇怪的文字描述,可以帮解读一下它的内容吗?”

    法师小姐递过了一张老旧发黄的羊皮纸卷,她提出这一请求的时候,湖蓝色的大眼睛很明亮——自从遇到盗匪头子以来,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双方都已习以为常。

    格罗斯在木桌前坐了下来。

    他仍然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展开羊皮纸卷,他开始浏览着上头的文字——

    这是精灵文字。

    不同于埃兰特王国的花体文字,伊路森世界精灵的书写文化更接近于他所认知的字母符号,只是,他粗粗看了几行后,不由大为惊讶地望着法师小姐。

    两双眼睛又一次相对。

    “那个……拉迪娅,这上头所记载的是……”

    格罗斯的语调放得极为缓慢,因为就在刚刚,系统传来“叮”的一声轻响,他放下文卷,然后露出了询问的神色。

    “精灵文字,这上头所记载的一种很稀有的超魔专长。”

    他说道,脸庞上却不由露出了古怪——他不知道这件东西到底有何来历,不过出于尊重他人的隐私,他还是强行忍住了心头的疑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