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39 元素转换
    系统发出了提示,不同于寻常的羊皮纸卷,这是一张专长学习卷轴——

    与之对应的是战士、刺客和游侠的武技手册一类,在游戏之中,这是一种迅速掌握专长/武技的消耗品,往往有着极为不菲的价值。

    尤其,上头所记录的还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超魔专长——有价无市。

    这一超魔专长甚至在玩家群体中都不曾出现,格罗斯依稀记得,它只属于森林精灵的大贤者雅斯坦德,传说中的存在,隐世不出的德鲁伊长老。

    “元素转换。”

    格罗斯将羊皮纸卷递回给法师小姐,当他说出这个名字后,发现少女的反应很平静,仿佛这并不是一张专长学习卷轴,而是一张不起眼的廉价稿纸——

    “元素转换”在《纷争》中可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超魔专长,比如挥动法杖扔出一个火球,在精神力的控制下,火球可以变为冰球,或者石球,然后将敌人砸得一个满脸开花——

    依此类推,连珠火球可以转变为连珠石弹,爆炎术可以转变为巨石抛投……

    人型炮塔、人型投石机……

    换句话说,掌握“元素转换”的法师已经超离了本身职业流派的限制,说是全系元素法师也不为过。

    看来眼前的法师小姐还不了解这一超魔专长的非凡意义。

    她接过卷轴,又抓起鹅毛笔,迅速开始记录起来,只是写下几行隽秀的文字后,她抬头望着盗匪头子,眼神示意继续解读——

    格罗斯将羊皮纸卷上头的内容轻念出来毫无压力,目光浏览卷轴,他不时偷偷观察着这位法师小姐——直到所有的东西都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完成后,她从木桌前站起身子,伸出两只手臂扯了一个懒腰。

    “拉迪娅。”

    “啊,格罗斯先生。”

    她看到格罗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疑惑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除了火球术,你还会什么其他的法术吗?”

    “还有很多呢。比如酸液喷溅、扬沙术、羽落术……目前的话,我拥有两个法术位,具体的法术可以根据法术书上所记录的进行替换,还有,零环的法术并不占据法术位。”

    “就这些?”

    “嗯?”

    法师小姐表示不明所以,她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听到盗匪头子继续问道,“那么,冰球术呢?”

    “冰球术?”

    冰霜一系低阶的杀伤法术并不存在什么“冰球术”,在她当下的这个等级,与火球术对应的同一位阶法术只有“冰枪术”——当然,勉强控制元素组成冰球也不是不行,只是威力嘛?

    那就不好多说了。

    在布拉卡达的云顶城,拉迪娅至今没有见过哪位法师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她的职业流派为【法师·深红学会】,并没有掌握冰霜一系的法术——

    湖蓝色的眼睛眨了一眨,小脸蛋上顿时生起了浓浓的疑惑。

    她有点好奇盗匪头子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

    她并不知道,格罗斯眼下只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专长学习卷轴,对于这些原住民,是否也像玩家那样即时生效,就像就职指南那样。

    “你可以调动火焰元素之外的其他元素吗?”

    “不能。”

    她摇了摇头——在就职阶段,法系职业根本不可能掌控流派之外的元素。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格罗斯仍不死心,“基本炼金法则所说,万物遵循一定规则互相转换或转化……火焰元素也许能够转化为冰霜元素?”

    这个世界的法术和神术完全不能以前世的科学角度来理解,这一点格罗斯早已深知——少女伸出手指,一缕橘红色火苗陡然升腾,然后按照他所说的……

    格罗斯倏地瞪直了眼睛!

    “大地元素?”

    “咳咳——”

    一大蓬灰尘不受控制的飘散,呛得两人弯腰咳嗽不已,连眼泪都流了下来——待到尘埃散去,格罗斯傻傻地望着这位少女,她缓过了神,眼睛则回头瞪着格罗斯。

    “这就是元素转换?”

    在强烈好奇心和求知欲的驱使下,法师小姐拉迪娅随即进行了更多的尝试,但是,两人很快失望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失去【法师·深红学会】的火焰元素精通加成,转化为其他元素后,几乎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一环的【火球术】降格为零环的【扬沙术】,她试图聚集元素,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元素转换”这一稀有超魔专长原来这么坑爹?

    在游戏中的伊路森世界,大多数的情况下,并非越稀少的事物就越优秀,但至少,稀有的程度代表着一种了不得的逼格——

    玩家们常常相互炫耀,而格罗斯灵魂里的那位宅男,对于这些事情向来嗤之以鼻。

    实用至上,其他神马的统统都是浮云。

    两人一番捣腾,红月之年新年祭的第一天不知不觉到了深夜,互相道别晚安后,法师小姐离开了他的房间——

    格罗斯坐在木桌前,摸着下巴和脸颊上钻出来的新鲜胡渣,若有所思。

    大雪纷飞。

    冬天的夜晚就像一块深邃无暇的黑色水晶,在同一片天空下,红月的异象过后,只剩下点点闪烁的星光,有的人早已酣然入睡,而有的人,则是辗转难眠。

    恩萨达。

    诺戈领东南一角的城市。

    因为银叶小镇的日渐繁荣,连带着这座原本以纺织加工而闻名的城市,也变得愈发兴旺发达起来——抛开其他的方面不谈,仅仅恩萨达地区每月的税收,就超出诺戈的其他领地一大截。

    这不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商人、贵族,还有王座之上的那个该死的老家伙。

    恩萨达的领主,洛克·兰伯特伯爵爬出暖和的被窝,他披着一件暗金色的丝质长袍,站到了窗台之前——

    这座城市的城主府是一个坚固的大型堡垒,它位于城市的正中央,此时从这位伯爵大人的视野望去,满目的璀璨灯光,橘色的光芒透过黑夜中层层的雾气,光与影的交织中,远处高高矗立的钟楼仿佛一位巨人,它凝视着这座城市的每一天、每一夜。

    这是一座不夜的城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