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47 扑空的佣兵Ⅱ
    四目相对。

    大眼瞪小眼。

    野法师乔科再次拿出地图,对照一番后,他仿佛自言自语,“难道地图有问题?我可是那个家伙的老主顾了,他从来都没有欺骗过我……”

    “乔科——”

    矮人托布的嗓门浑厚而高亢,他伸出粗短的手臂,“地图!”

    “诺。”

    生姜一般的粗糙手指抓过地图,矮人浏览着上头的线条、符号和标记,猛然的,他瞪大了眼睛,差点没跳起来——

    还好骑在马鞍之上,尽管这样,他的身形也剧烈摇晃了几下。

    嗞——

    矮人托布牢牢抓住了缰绳,语气郑重而严肃。

    “乔科,也许是智慧女神伊德文娜嫉妒你那张英俊的小脸蛋,所以,才用女人的眼泪稀释了你的脑浆,智力上的缺陷并不是你的错误……”

    浓密的灰眉毛竖起,呼吸也变得粗重了几分,长长结成细辫的灰色胡须甩了开来,从那个嗡嗡作响的浑浊喉咙里,发出一段极其缓慢的陈述:

    “左上角的指北标记,你把地图拿——反——了!”

    后面半句已经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咆哮,附近的树林,树冠顶部和枝桠上的积雪簌簌掉落,甚至还惊起几只栖息枝头的渡鸦——灰褐色的渡鸦拍打着翅膀,四散而飞。

    “呱——呱——”

    “呃……这还真是一个糟糕的状况。”

    野法师乔科摸了摸鼻头,面不改色,他对于矮人的斥骂和嘲讽毫不在意,只是望着眼前宁静优美的风景。

    山林中的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尴尬。

    “那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原路返回!”

    矮人托布气呼呼的、没好气的答道。他抬头观察着头顶的阳光,光线与树木笔直的枝干形成了一个极小的角度,这个时间,差不多是午后不久。

    “该死,如果等到我们赶到那座矿场,肯定要到晚上了。”

    在这雪后的天气,山路比起平时更加难以通行,因此,就算不考虑马匹的耐力和沿途耽误的时间,需要耗费的时间也不在少数。

    “好了,托布,不要生气,也许那些盗匪将会招待我们的晚餐。”

    乔科看待事物向来很乐观——两人拔转马蹄,循着来时的马蹄印迹一路骑行,一路之上,矮人仍在不停的抱怨……

    相对而言,这时从洛伦茨小镇出发的佣兵们则顺利了许多,在向导的带领下,他们经过了八个分岔的路口,终于在下午三点出头的样子来到那些盗匪的所在,安普顿矿场。

    佣兵们离开马鞍,擦拭着刀剑、整理着盔甲、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战斗,他们的态度极为认真——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他们终于发现这座矿场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周围安安静静,不要说是盗匪,就连半个人影也没有看到。

    “不是说这儿就是盗匪团的老窝吗?”

    有佣兵疑惑的问道,他看着身边的其他人,却发现他们也是同样的纳闷样子——有一个细心的家伙远远走出了几步,他注意到了雪地里斜斜交错的数道辙印,顿时高声地喊道:

    “那些盗匪,他们已经跑了。”

    “嗯?这是马车的车痕。”

    从野狼盗匪团离开安普顿矿场到现在,时间只是过去了大半个白天。这一天风雪停歇,留在雪地中的辙印还是相当的明显,又有几位佣兵下马观察,很快,他们分析一番后,作出了判断——

    盗匪头子格罗斯这一次还是轻忽大意了,沿着这些踪迹,佣兵们完全可以一路进行追踪。

    一万二千枚雷尔,这是目前的悬赏金额——金钱鼓斗志,利益动人心,何况这么一个惊人的数目,若是使用商人们的财宝箱子,足以装满足足四口!

    佣兵们纷纷上马,随着一声发喊,他们循着沿途的马车辙印,飞快跟了上去。

    发生在诺戈群山中的这件事情可以概括、简化为以下描述:

    已知野狼盗匪团的马车队伍行进速度为X,佣兵们骑马的行进速度为Y,在某时刻,双方相距距离A,假设双方行进速度保持匀速(理想情况),请问经过多久,骑行的佣兵将追上盗匪团的马车?

    很简单的问题。

    经过A/(Y-X)时间后,佣兵将追上盗匪团的马车,而将现实世界中的数值代入,这一时间大概是在黄昏过后不久的夜晚——

    然而此时的佣兵们并不知道盗匪的真实情况,在诺戈群山边缘的另一处,野狼盗匪团落在后头的马车队伍还有一段很短的距离就要到达灰兔村了。

    灰兔村,蛮熊盗匪团的窝点。

    它曾经是一座百人规模的小村庄,但现在只是一片破败的废墟。

    失去那三头熊领导的蛮熊盗匪团化作了一团散沙,一部分盗匪离开了,而剩下的一些人,则是很勉强的艰难度日——

    没有了就职阶的武力,就连日常的劫掠也变得困难了许多,这些仍在坚持事业的盗匪偶尔遇到一两支商队,刚一交手,就被商队护卫或请来的佣兵打得落花流水、伤亡惨重。

    这日子简直太痛苦了。

    奥尔提着两个沉甸甸的木水桶从村头的水井离开——

    昔日灰熊米歇尔还在的时候,因为喜欢战斗划水的缘故,总是看他不惯,横挑鼻子竖挑眼,对此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和不满,现在米歇尔离开了,可他的内心,只有空荡荡的失落和不时的唏嘘。

    这个身材瘦削、尖嘴猴腮的男人走出一段距离后,放下水桶正打算稍稍歇息一会,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屋子里,传来了几个声音:

    “奥尔,你这个狗崽子又在偷懒了吗?”

    这个声音有些吊儿郎当,而在那扇木头门扉前,正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眼下的蛮熊盗匪团经过重新的“选举”,盗匪相互之间一番拳来脚往的较量后,这个男人成为了新一任的首领。

    此时的奥尔眼眶上还残留着一个乌青的眼圈,正是因为挨了这个男人一记凶狠的拳头。

    这个男人冷冷看着奥尔,正要开口斥骂,但是当他看到村子路口三个骑马的身影后,还未说出的话语瞬间卡在了喉咙里头。

    狼首格罗斯、狼爪斯考特,还有一位好看的少女——经过上次的城堡争夺战,他们大致知道野狼盗匪团内还有一位年轻的女法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