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53 一击之威
    每一只搬砖狗,正当他搬砖搬得兴起的时候被人强行打断,总会变得异常恼火——格罗斯的右手落在了霜寒长剑的碗状护托上,目光冰冷地扫过了这一群佣兵。

    在他的独有视野中,这是一大片绿点,黄点只有一个、两个……再也没有了——这表示着,这些佣兵当中,只有两位与他等级相当的就职高阶,其他都是一些就职初阶或者中阶。

    也许他眼下的实力无法独身挑翻一整支骑士团,但要说这些杂鱼嘛?

    格罗斯的嘴唇拉成了一条直直的细线。

    刚刚中断盖房子的工作,他的上身只披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亚麻衬衣,汗水、灰尘的污渍密布交错,此时在这些佣兵的眼中,倒是被当成了衣衫褴褛。

    盗匪的身份呼之欲出。

    而他身后的几位同伴,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巴德一把扯开暗红色的披风,缓缓拔剑,而这些佣兵见到格罗斯几人,也纷纷拔出了武器——此时他们所看到的不是盗匪,而是一万二千枚雷尔的悬赏。

    “投降,或者受死!”

    塔姆望了一眼骑在战马上的格罗斯,虽然对方气质不俗,但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不过是一位带着纯正山民血统的年轻人而已——

    呆在洛伦茨小镇的这些天里,他大概了解了他们这群佣兵的实力:谈不上什么精锐或者配合默契,但是想要解决一伙盗匪,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北地这些盗匪的底细,他们早已了解得清清楚楚。在这些乡野之地,盗匪的平均实力最多也只是能够欺负一下普通的平民,若是其中出现那么几个完成就职的人物,差不多就等同于盗匪团的头目之类角色了。

    双方的战斗看似一触即发,连相互通报姓名这一步骤都已省略了。

    最前头的那位年轻人看起来是一个盗匪头目。

    随着塔姆喊出“投降,或者受死”,佣兵们也附和着高声叫喊起来——

    当然这只是一句打击敌人抵抗决心的谎言一般的口号,为了这一次征讨任务丰厚的悬赏,他们可不会在这时生出任何的恻隐之心。

    格罗斯目光平静如水。

    斯考特、奥利弗与莱文跟在了他的后头,法师小姐靠在村头一堵倾颓半边的土墙后面,探出了小脑袋——

    灰兔村附近的地形,野狼盗匪团有着天然的防御优势。尽管这一点微弱的优势只是村头一片缓坡的些许高差,但这也足够了。

    夕阳残照。

    佣兵们骑在马背上,不断前行,出鞘的刀剑、战矛寒光森森——道路宽度不足以展开所有的人手,不过这些佣兵约定在先,倒也没有发生争先恐后的状况。

    悬赏平分,参与战斗者人人有份。

    迎着阳光的方向,格罗斯身下的影子倏地拉得很长很长——他甩起缰绳,身下的战马逐渐加速,径直朝着这些佣兵们冲锋。这就是他的回答。

    “那小子想要干什么?”

    “哈哈,我不知道,也许他狗急跳墙打算拼命了?”

    “自寻死路的可怜虫!”

    佣兵们用着一种同情的眼光望着飞快接近的格罗斯——

    盗匪中头目一类的年轻人,应该有着还算不错的武技天赋,但是眼下谈论这些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这个年轻人的脑袋不久后将会变成他们手中亮闪闪、沉甸甸的雷尔。

    霜寒长剑竖起、斜指,动作不快,却仿佛带着一种奇妙的韵律。

    剑锋折射出一圈绚丽的炽白光晕——所有的人目光盯着格罗斯。

    格罗斯的身体在马背上微微前倾。

    战马冲入佣兵的人群,刹那之间,一连串金属剧烈摩擦撞击的火花闪耀,磕击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直让人耳朵嗡鸣作响——

    这种力量?塔姆刚刚挥动战矛,银白色的长剑正好斩在战矛的木杆上,瞬间分为了两截,毫无滞涩。

    切口如镜面般光滑。

    视野之内银光一闪。

    神经传来剧痛。

    “啊——”塔姆忍不住痛呼出声,他的右手手臂齐肘而断,露出了惨白的关节,殷红的鲜血顿时涌出血肉,半空中洒下一片血花——

    他不经意间扭过了头,看到身前的另一位佣兵被这一剑刚好砍掉了脑袋,战马上无头的尸体晃了一晃,很快掉落下去。

    落马的佣兵并不只是一个或者两个,格罗斯剑锋所至,无人可挡——

    就职高阶的等级,剑豪一级的剑术,两者结合一体,佣兵们突然发现,眼前的年轻人远非他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沛然无可抵挡的力量,还是一位剑豪?

    北地的盗匪中居然藏着这等人物?

    联系到洛伦茨小镇征讨任务的起因,一位贵族骑士死在了盗匪手中,看来败得不冤——

    短短几秒之内,恐慌的情绪迅速在这群佣兵中蔓延,仅这第一回合的交手,就像一把炙烤得通红发烫的刀子切进了牛油,三四十之数的佣兵彻底乱了阵势。

    人群之中。

    暗红色的厚布斗篷歪斜一侧,巴德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之内突突狂跳,连全身血液的流动也加速了几分,身体的肌肉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作出了极快的反应——

    可尽管如此,他手中的长剑与这个年轻人刚一交手,也被震得险些落马。

    巴德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那么,这个以寡击众主动发起进攻的年轻人呢?

    他有些不敢想了,难道是觉醒一阶吗?

    这看起来就像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无数的兵器在霜寒长剑的剑锋下被斩断——

    武器的品阶之差在这时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只有躲避,没有格挡,任何正面迎击这个年轻人的佣兵,此时除了就职高阶的巴德之外,再无一人完好留在马背上。

    格罗斯横剑在手,一双褐色的眸子极为明亮,战马高速的冲刺中正好视线掠过了巴德的脸庞——这是佣兵中的两位就职高阶者之一,而另外一个,此时见势不妙已经飞快缩到了后头。

    斯考特举着长剑,莱文握着一柄战矛,也从他的身后两侧冲杀过来,一个标准的三角站位。

    “你究竟是谁?”

    到了这时,巴德已经不敢再去妄想那一笔丰厚的悬赏了,他在人群中退后几步,忽然开口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