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79 谁才是欧皇?
    山林中的月光一片幽静。

    少女的掌心中,一枚戒指正在柔和的银色月华下闪耀着流水一般的辉采——戒指本体的材质看上去像是青铜,不过在这上头,环形的凹槽镶嵌着一颗鹌鹑蛋大小的宝石。

    宝石是灰色的,仔细去看,还能发现其中似乎正在荡漾着一圈圈的涟漪,格罗斯看了看戒指,感觉仿佛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在暗中悄然窥视。

    他认出了这件物品。

    哀戚之瞳。

    标定LV35卓越级戒指。

    只有唯一的一个附加效果,【沉思】:全部法术位冷却时间缩短10%,该效果不与同部位物品叠加。

    也许从字面上来看,这一条属性术稀松平常,可格罗斯却知道,当法师玩家将拥有这一类属性的装备和首饰收集起来后,人物的战斗力从此天翻地覆——

    到了游戏的中后期,绝大多数的强力法术不再像最低级的火球术那样能够连续发射,冷却时间不同的各个法术往往需要合理的搭配。

    若是战斗中只顾一通狂轰滥炸,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会陷入只能丢火球的尴尬境地。

    这也是《纷争》各职业的战力平衡设计,相比战士一类的稳定输出,法系职业短时间内的爆发力优秀,但相应的,持续的作战能力和续航差上了不少。

    【沉思】特技能够有效加速法师的战斗节奏,这是玩家们的共同认知。而多件附带【沉思】的装备和首饰产生作用时,法力充足的前提下,法师的攻击节奏近乎暴风骤雨。

    炮台不可怕,可怕的是高射速炮台。

    不过还好,附带【沉思】特技的物品掉落几率极低,巫妖斯派克身上的「哀戚之瞳」在游戏之中属于极其稀有的产出——

    每一件附带这类属性的物品都是天价,即使法爷玩家中的土豪,也不得不摸着荷包好好掂量。

    这个玩意都能爆出来?

    谁才是欧皇?

    格罗斯盯着法师小姐,他暗暗想道:若是以后推倒了这位少女,他们生下的孩子会不会人品逆天?

    欧皇中的欧皇,简称“皇中皇”?

    “格罗斯先生,你认出这枚戒指了吗?”

    少女清脆好听的声音将格罗斯从遐想中拉回了现实——他愣了下子,然后果断点了点头,却没有注意少女眼中一丝狡黠的光芒。

    人的心思很复杂,尤其是女人的心思。

    相处的这几个时间以来,拉迪娅早已发现格罗斯身上诸多古怪之处,开始接触时只是好奇,但是随着这个男人的不断暴露,她很怀疑格罗斯究竟是不是贵族子弟。

    埃兰特没有山民贵族,可是在万境丛山以南的雷卡特帝国,她所知道的,山民领主有着那么几家。

    康涅?波拉尼?还是奥古斯特家族?

    结束激烈的战斗后,树林中雾气消褪,月光很亮,拉迪娅反复端详着格罗斯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眉毛、眼睛、鼻子、嘴巴……

    褐色的瞳仁又一次对视着湖蓝色的眸子。

    斯图尔特转过了身,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始散步。

    矮人托布看了一眼乔科,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看来你已经没有希望了。”

    “这就是追求爱情的美妙之处,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快乐,还是悲伤。”

    乔科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夜幕中星光黯淡,月光穿透漂浮的薄云,照映在他的面孔上。

    夜风很凉,心情更凉。

    矮人托布看到同伴这样一副忧郁的模样,他赶紧转移了话题:

    “乔科,为什么刚才那位巫妖会摔死?我一直都很奇怪呢,你们法师不是都会‘羽落术’吗?”

    “羽落术?拜托,那只是一个零环的法术好不好!”

    乔科白了矮人一眼,没好气的答道。

    飞行高度过高,羽落术也是无能为力的。要想真正的掌握飞行法术,必须要跨入超凡的力量层次,而这个目标,距离眼下还很遥远。

    非常遥远。

    矮人摸了摸自己灰色胡须上的绳结,“我说,老伙计,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很郁闷,可你千万别冲着我发火啊,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矮人托布从来不懂得如何安慰人心,作为多年的老朋友,乔科心知肚明——他伸出手臂,仰头抬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又悠悠叹了一口长气。

    结束了。

    他的面色很快变得一片平静。

    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许久,少女认真的凝视终于让格罗斯落荒而逃,他莫名感到有些心慌,看到斯图尔特的身影正站在青色巨石旁边,他走了过去,轻声地说道。

    “斯图尔特,巫妖死了,白鸽村的疫病被消灭了源头。他通过这一手段收集人类的生命之力,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

    格罗斯照搬了“阳光下的阴影”这一任务的说法。

    “谢谢。”

    这个男人点了点头。

    ……

    发生在白鸽村附近山林的战斗告一段落。

    新年祭过后,塔伦地区迎来了温暖的阳光,各处的积雪开始融化,溪流和河水变得丰盈,潺潺的流水沿着遍布鹅卵石的河床和浅滩,一路向东蜿蜒流去。

    从诺戈群山到翠鸟森林,从翠鸟森林到繁花之野……北地的诺戈,这片土地在无声无息中,悄然萌发了绿意。

    红月之年的春天,正在慢慢走来。

    收到信使的信笺是新年祭的最后一天,鸢尾花骑士团的骑士长,康伯伦·杰弗里从一个冻得面皮通红的年轻人手中接过这封信纸。

    他起初微笑着,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封平常的家信。这些日子奔波在外,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思念着他的家人——

    妻子和孩子。

    兰德尔的武技修行一直很刻苦,文化的学习也十分的用心;安德莉亚也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索萨?妻子说这个小家伙最近喜欢上了蘸了芥末的烤鱼。

    可惜洛伦茨小镇并不毗邻河流,溪水中的游鱼个头往往只有巴掌大小,他想到索萨昔日在他怀中哭闹的模样,不由哑然失笑。

    只是过了几秒,他的脸庞上,表情突然怔住了。

    视线仿佛凝结了一般,停留在信纸的一行行文字上,字迹娟秀,他认了出来,这封信由他的女儿安德莉亚所书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