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80 骑士的比斗
    午后的阳光正浓。

    翠鸟森林的临时营地中,进行完一天固定的日常训练后,年轻的骑士和骑士扈从正从拉鲁河的河畔返回,他们双手提着沉甸甸装满水的木桶,准备好好作上一番清洁整理的工作。

    这些事情通常属于骑士扈从们的分内活计,不过为了打熬自身的筋骨和力气,鸢尾花骑士团内这些训练有素的年轻骑士们也纷纷参与进来——

    在崇尚武风的塔伦地区,平民,包括大多数的贵族子弟,并不像王都埃尔瓦那样,将体力劳动视为一种低贱的行为。

    “维杜卡,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我看你一整天都笑得合不拢嘴……”

    一位身材壮健、浑身肌肉膨胀饱满的年轻骑士走在维杜卡的身边,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棉布衬衫,袖子高高卷起,而在后背的部位,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溅湿的河水,早已变成了湿漉漉的一大片。

    其实不止是他,还有许多骑士团内与维杜卡关系较近的人,都已发觉这家伙最近忽然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从前几天开始,维杜卡这个小子总是偷偷的发愣,无人的时候,那些长着几颗旺盛青春痘的脸蛋甚至会露出诡异的笑容。

    用某位促狭者的话来说:新年一过,春天就已来到身边,呆在维杜卡的身边,空气中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家畜发情的味道。

    同伴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维杜卡扭过了脑袋,他的两边嘴角挂起,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就差没有将嘴巴咧到了耳朵背后。

    “嘿嘿……”

    他笑了笑,并没有作出正面的回答。

    “我昨晚听见你说梦话了。”

    年轻骑士说道。尽管提着沉重的水桶,两位高阶就职者的脚步依然很快,几乎是毫无知觉,他们就从河边回到了临时营地。

    营地的外围是一圈削去树皮的木质栅栏,里头一顶顶错落有致的帐篷则是骑士和骑士扈从们的居所,看似杂乱,但是帐篷之间留出的空间却足够让骑士们任何时候面对敌袭作出及时的反应。

    这是康伯伦.杰弗里骑士长的布置,想到这位大人,维杜卡望着不远处最大的那一顶帐篷,脸上露出由衷的尊敬之意。

    不仅是下级拥戴热爱上级的那一种,还有其他……

    准女婿面对未来老岳父?

    “维杜卡,你昨晚睡觉转身的时候念了一个名字,嗯,安德莉亚,让我想想,这到底是哪一位可爱的姑娘……”

    这位骑士还在絮叨,维杜卡已经放下了水桶,旁边走过来几人和他们两人打着招呼,听到年轻骑士说到“安德莉亚”这个名字后,一个个脸庞上似乎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表情像是想笑却又在极力克制。

    终于,有人忍不住说道:“伊文斯,你不知道吗?安德莉亚是杰弗里大人的嫡生女儿。”

    “据说才刚刚十八岁,貌美如花……”

    “性情温柔,头脑聪慧。”

    ……

    有人开了头,很快其他的人随口附和讨论起来,说到最后,大家齐齐意味深长的望着维杜卡。

    腼腆的年轻人此时面色通红,就像猴子的屁股一般。

    “哦——”

    伊文斯有意拉长了尾音,斜着眼睛看着维杜卡,笑得相当的猥琐。

    “混蛋,我要和你决斗!”

    维杜卡的额头血管暴凸,咬着牙齿说道。他的眼睛有些发红,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

    “好啊好啊,维杜卡,让我好好看一看你的武技进展,是否有着足够的实力赢得那位小姐的芳心。”

    在塔伦地区,部分贵族或是家境富裕的平民阶层,若是家中有着出色的女儿,又恰好适龄无法找到合适的联姻人选,便会举办“折花比武”——

    这是塔伦地区悠久而独特的传统,参加“折花比武”一般要求家世清白,无犯罪记录,四肢健全,五官端正……

    参赛者的年纪往往也有限制,具体视主人的要求而定——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希望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位自己的“大兄弟”。

    而为了防止串通作弊等等行为,主人还会安排一位实力不错的人手作为压轴守关。只有击败所有的竞争者,并且在此之后获得守关哲的认可,才算正式赢得“折花比武”。

    不出所料的话,维杜卡要想与那位安德莉亚小姐结合,极有可能必须得通过大舅子那一关——

    至于这个大舅子嘛?大家都很清楚,肯定是杰弗里家族子爵爵位的下一任继承者,英俊潇洒、武技出众、头脑不俗的兰德尔阁下。

    所以,伊文斯说出这番话来倒也并非无的放矢。见到一场好戏似乎即将上演,这些精力充沛闲得发慌的年轻人们顿时鼓噪起来……

    掌声、口哨,还有人掏出钱袋,开展聚众赌博。

    维杜卡与伊文斯同为就职高阶的骑士,在众人的印象中,伊文斯的武技好像略微胜出了那么一筹。不过作为“雾松战争”活到最后的军人,维杜卡显然也不是一个可以小瞧的对象。

    分头下注,买定离手。

    两人都有着各自的支持者。

    军中的这类活动向来是一件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出于鼓励武技修行的考虑,将领和军官们常常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反对,不禁止,有些时候,甚至跑到一旁,当上一名安静的围观群众。

    两位就职高阶骑士的公开比斗,平时难得一见。吵吵闹闹过后,一大群人自发的围成了一个圈子。

    维杜卡拔出了长剑,伊文斯也同样拔出了长剑。

    两人的武器并无二致,都是鸢尾花骑士团内人手一把的标准制式长剑。

    连起手的架势,都有着七八分的神似,围观者们一眼可以看出,他们所使用的,正是王国军用剑术。

    比斗即将开始。一位年纪稍大的骑士笑着充当了裁判的角色,他举起了三角形的红色号旗——

    这是骑士团内的冲锋号旗,当他举旗的手臂落下之时,也就宣布了比斗的正式开始。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的神情都很郑重。

    不过没有人担心误伤,就职高阶的骑士,对于身体各部分的控制,已经趋于精妙,收放自如。

    号旗很快落下,正好,康伯伦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