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83 格罗斯的剑术传承
    两人的额头上都已沁出些许汗珠。

    在白鸽村中,双方的剑术切磋仍在继续,此时早起的村民们看到这样一副景象,已经有不少的人围在了一旁观看,其中包括了村长老萨利的两个儿子,平托和泽塔。

    格罗斯并没有直接回答斯图尔特的问题,这倒不是他存心隐瞒,只是说起自己的剑术传承,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因为有些事情,是他深埋心底的最大秘密。

    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一个农夫的儿子绝不至于懂得和掌握这么多东西,更大可能的,就像身边的这些围观者一样,只会几招粗浅的庄稼把式——

    平常狩猎打打兔子还是够了,不过要说与人战斗,那更像是毫无章法的鲁莽之举。

    格罗斯的剑术,显然已经超脱了这一范畴。

    见到格罗斯沉默,斯图尔特也知趣的没有再去追问。

    在茅草屋子前的这片空地中,两人站得很近,不到五米的样子。斯图尔特双手握持大剑,将大剑的护手高举过头顶,剑锋向下斜指,大致与肩膀的高度平齐,这是一个标准的剑术牛位起势;而格罗斯,手臂自然下垂,霜寒长剑直直点向了地面。

    他所习惯于的骗位起势。

    一眼看去,仿佛全身都是破绽,但若是对手因此而轻忽大意,贸然发起攻击的话,接下反击绝对是石破天惊。

    斯图尔特对于格罗斯的剑术风格有着一番准确的评价:简单、实用、没有任何的花俏、追求着对敌的杀伤和效率,这些特点与军人的战阵搏杀完全一致。

    不过,格罗斯的剑术只有稍稍有着几分埃兰特军用剑术的影子,似乎其中还揉杂其他不少的东西。

    “这位就是斯图尔特先生的客人吗?”

    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位村民小声地说道,他身边站在村长老萨利的儿子平托和泽塔,两人望着格罗斯,然后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很年轻,也许是斯图尔特老师新收的学生。”平托说道。

    “不对,斯图尔特老师的样子非常认真,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

    年纪稍小一些的泽塔作出了反驳,兄弟两人都曾接受过斯图尔特的武技指导,虽然并没有进行过正式的拜师礼仪,但多少的,也算得上他的学生。

    他们的观察很仔细,看了看格罗斯,又望向了斯图尔特,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尊敬之意。

    场地中的切磋,斯图尔特主动发起了攻势。

    身形微倾,脚步前移,斯图尔特侧身,挥出势大力沉的斜斩——

    格罗斯不退反进,不紧不慢也踏前了一步,剑锋上扬,划出一道明亮的圆弧,银白的剑身折射着晨曦的光辉,刹那间一片闪光,直让人睁不开眼。

    剑光飘忽,弧月斩。

    两人的身形瞬间贴近。

    先是“咣”的一声轻响,两剑相击,然后银白的剑光似乎在斯图尔特的视野中闪了一闪。下一刻,霜寒长剑的剑锋眼看就要削到他握剑的手指。

    手腕反转,沉重的双手大剑卷起,黑沉沉的剑身仿佛贴着这道剑光,又是连续几声“叮叮叮——”金属撞击的轻响,这一剑过后,斯图尔特的双手大剑稳稳架住了格罗斯的剑锋,两人脸孔贴着脸孔,陷入了一个角力的过程。

    以格罗斯这具身体的基本属性,眼下他所能发挥的剑术,已经达到极限了——只是这种程度的剑术,面对剑豪斯图尔特,也不过是打成了一个双方平手的局面。

    对于这类切磋性质的剑术交流来说,角力比拼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双方哈哈一笑,几乎是齐齐收剑。

    “格罗斯,我可算看出了一些门道了,你的剑术……”

    斯图尔特放下了双手大剑,“马尔韦的游斗战法,雷卡特的黄金骑士剑术,还有一些,应该是属于赏金猎人的技巧。”

    作为一位掌握剑豪一级剑术的战士,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非常毒辣。两人前前后后进行过多场切磋,格罗斯的确使用过许多的战斗技巧——

    像是来自马尔韦的、雷卡特的、还有圣辉教会和阳炎圣堂的……诸般的武技他不经意间已经悉数施展了出来。

    当然,这些武技都只是徒有外表而已,但也模仿得惟妙惟肖。只是斯图尔特对此作出结论后,他漏掉了极为重要的一点。

    格罗斯包括剑术在内的武技其实来自于无数玩家心得、经验的精华总结——

    作为昔日《纷争》中的战场之王,宅男对于官方论坛和各个渠道上的这些内容十分关注,说是深深痴醉也不过分。至此之后,这些东西经过反复的练习和使用,早已融入到他的骨子、他的灵魂,化作了血肉的一部分。

    斯图尔特看不出他的传承很正常。

    围观的村民惊叹、议论,若是细听,可以发现他们都在感慨这个年轻人的剑术非凡。

    “居然能和斯图尔特先生打成平手,真是厉害。”

    “我感觉他好像还厉害一点。”这一位起得更早,天色蒙蒙亮时,他就已注意到斯图尔特与格罗斯的剑术交流。他选择站在一旁,当上了一名安静的观众。

    其他的人也是不停感慨,尤其是格罗斯的年龄,成为他们口中最为集中的话题。

    如此年轻的剑豪?

    先抛开就职高阶的实力不谈,光是这一手漂亮的剑术就足以令人心神摇曳,他们寻思着、回忆着,好像在塔伦地区,也没有哪个年轻人在这个年纪有着这般出色的剑术。

    斯图尔特的实力,他们早已深知。

    一个皮肤同样黝黑、脸孔上布满无数细密皱纹就像干涸开裂田地般的老农夫走了过来,他看着淡淡微笑的格罗斯。

    “小伙子,你多大了?”

    这位老人家缺了几颗牙齿,说话有些漏风——

    男人的年纪并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秘密。格罗斯非常清楚,自己这具充满活力的山民身体,再过半年的时间,就将过上二十岁的生日。而在眼下,确切的年龄是十九岁过半。

    十九岁半的就职高阶、剑豪,即使在埃兰特立国千年来强者辈出的贵族群体中,也算得上骇人听闻、惊才绝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