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0 燎原之火Ⅰ
    “啊——”

    惊呼的声音此起彼伏。

    战争已经开始了?

    联系到弗雷德和大半支鸢尾花骑士团突然来到此地,骑士们不禁有了猜测,只是他们并没有主动开口询问,而是用目光齐齐注视着弗雷德·沃尔夫。

    “都起来吧。”

    弗雷德说道。他的视线望着东部,从翠鸟森林边缘的这一处望去,远处的原野一望无垠——

    翠鸟以东,正是地势平缓的繁花之野。这一区域不再像诺戈群山那样,有着崇高险峻的山岭,而是大片大片灌木和桦木林地。

    “恩萨达地区,征召了大量的佣兵,已经聚集于银叶森林一带。”

    “啊,那位伯爵大人?他是想要干什么吗?”

    已经有骑士不由生出了疑问。北地这些领主之间虽然偶有摩擦,但像是这种双方拉开旗鼓的架势,在诺戈最近的这几十个年头里,却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他们非常清楚恩萨达,那一地区的重装步兵军团在整个王国之内都算赫赫有名。只是在“雾松战争”中,那支军团承受了极大的伤亡,至今仍未恢复元气。

    恩萨达居然还有底气挑起战争?那位伯爵大人到底怎么想的?

    佣兵?佣兵那算什么东西?

    面对强大的鸢尾花骑士团,这些缺乏组织的乌合之众更像是炮灰一般的存在。爆发于551年的“雾松战争”早已证明,对于战争而言,炮灰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砍脑袋还算一个力气活,毕竟人的颈椎硬得有些硌刀子,但是他们这些训练有素、久经战阵的骑士,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似乎是看穿了这些骑士的疑惑,弗雷德继续说道:

    “据说,那是一群来自马尔韦的佣兵。”

    “我听说过他们的名声,这一次的敌人,也许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

    康伯伦答道。

    收到长子兰德尔败亡的消息后,这位中年骑士仍然处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可这个时候面对弗雷德·沃尔夫,他还是保持着冷静的头脑——

    相比于剿灭盗匪这件事情,战争,对于他们这些骑士来说,显然重要了许多。

    孰轻孰重,他把握得相当清楚。

    一听到“马尔韦”这个名字后,骑士们的眼神变得复杂,有惊讶、有好奇、也有兴奋的跃跃欲试……

    自从紫荆之年(大陆历538年)的安得文多战役之后,马尔韦的佣兵在与雷卡特人的一场场惨烈战争中挣得了偌大的名声——

    相比之下,埃兰特的佣兵对比他们的这些同行,就如玩过家家游戏的小孩子一般。

    在那个商人和佣兵的国度,有着众多的大型、超大型佣兵团,他们的人数与规模,少说也有数千人、甚至万人——

    其中觉醒层次的力量自然是大有人在,有些佣兵中的强者甚至名声在外,连鸢尾花骑士团的这些骑士们,也是偶有所闻。

    康伯伦曾经听说过安得文多战役的不少事情,他不禁有些好奇那些佣兵组织的名字。

    不过弗雷德并未开口提及,他也闭口不言,沉默了下来。

    两批骑士汇合、重新聚拢队伍,他们没有返回临时营地,而是顺沿拉鲁河,直接前往了繁花之野。

    沿途气氛安静、严肃。

    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骑士们偶尔低声交谈,康伯伦终于从另一位骑士长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缘由。

    新年祭的三天前,也就是新月之年的十二月二十八日,北地诺戈的贵族们在塔伦召开了联席会议,出席者有王室公主萨曼莎·埃德温、塔伦伯爵萨瓦伦·沃尔夫、卡尔萨斯伯爵马多克·柯林斯、安茹子爵、瑟里斯子爵等等,唯独的,当事者恩萨达方面,只是派出了一位代表。

    一个女人,她的身材和美貌极为惊人,她有着一头漆黑的如瀑长发,当她穿着一件红色的丝质长裙出现在会议上时,所有的贵族都怔住了——

    贵族们并不缺少女人,但是这个女人来到他们的面前,即使如卡尔萨斯伯爵马多克·柯林斯有着五十多岁的年纪,也是不可避免的心跳加速、嘴唇发干。

    她自称“安娜”。

    当贵族们举手通过银叶小镇的归属裁定后,这个女人从会议上坐席上翩然而起,富有磁性的声音掷地有声:

    “这是一场卑劣的、可耻的、被某些人所操纵的会议,恩萨达无法承认这一荒谬的表决结果。既然你们以阴谋来针对一位王国的领主,我们并不介意,回应以反抗的战争。”

    说完,她在侍卫的陪同下款款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一大群老少贵族目瞪口呆。

    萨曼莎忧心忡忡,望向了列席旁听的弗雷德,弗雷德看向了他的父亲,萨瓦伦·沃尔夫,紧接着,这位塔伦伯爵与卡尔萨斯伯爵马多克·柯林斯视线交汇。

    什么时候,恩萨达的骨头变得这么硬气了?

    经历“雾松战争”以后,恩萨达的军事力量早已极为孱弱,比起瑟里斯地区遭受重创的阿弗拉迪家族,并没有好上多少,恩萨达伯爵洛克·兰伯特,他何来这么大的底气?

    战争?

    战争从来都是政治上的一种手段,会议桌上得不到的,那就用刀剑去取。何况,当下的恩萨达又缺乏足够的力量,像是塔西亚人那种硬石头没有多少人喜欢去碰,但是软柿子么?

    自然是乐得去捏。

    王室、塔伦和卡尔萨斯已经在暗地里达成了利益的媾合,这一下子,连出手教训那位伯爵的理由都有了。

    目无王室、意图反叛。

    除开萨瓦伦和马多克两只老狐狸外,这件事情对于其他的领主事不关己,只要不涉及自身,他们乐得默不作声。

    狡猾的马多克·柯林斯望着萨瓦伦,两位衣饰得体、风度翩翩的贵族绅士似乎在无声的目光交织中交流了不少的内容,马多克没有主动开口,他在耐心等待——

    萨曼莎公主嫁到了塔伦,这件事情本来就应当由塔伦方面挑头。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片刻之后,塔伦伯爵萨瓦伦稍稍咳嗽两声,唤起了列席贵族的注意,终于,他在会议长桌前如此说道:

    “艾兰迪亚王朝于战火中分崩离析,自伟大的埃兰特先君举起长剑终结乱世、开疆拓土,金辉鹰旗历经风雨千年不落,人们的生活从此幸福安详……埃德温王室的尊严不容侵犯,洛克·兰伯特蔑视王室、抗拒会议的公正表决,并试图以战争来进行威胁……众所周知,王国领主的脊梁有若钢铁,从来不会轻易屈服……所以,得到英明睿智的埃德温陛下授权之后,王室最为忠诚的下属,塔伦伯爵萨瓦伦·沃尔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