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93 燎原之火Ⅳ
    当然,在他眼下这身修身的银灰色猎装下,临时充填的血肉有没有蛋蛋这一生理构造还很难说。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逼迫他脱下裤子。

    这些天来,对于恩萨达方面送来的女人,萨斯克的态度表现得极度的冷漠,这正好为他赢得了不近女色、坐怀不乱的美名。

    萨斯克漫步向前,偶尔扭过了脑袋,他的视线望向右手方向的银叶森林——

    森林中遍布高大的油松、栎树,笔直的树干像是一柄柄倒悬的利剑,剑锋直指云端。云团的下部一片灰蒙蒙的颜色,阳光的光线从稀薄处透过,微微有些刺眼。

    跳跃的魂火让萨斯克的眼睛闪过了一道亮光。

    一只信鸽掠过枝桠丛生的树冠,正向着这处佣兵营地降落。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正好站在了营地的中央,他看了一眼萨斯克,点头致意,然后抬起手臂伸出了手掌,掌心中盛放着一些黄橙橙的干燥麦粒。

    信鸽稳稳落在了他的掌心,解下信鸽爪子上的纸卷后,他看了一眼,脸上顿时变得一片凝重——萨斯克回过了头,锐利的目光如箭一般向他来。

    “阿尔贝托,发生什么了?”

    萨斯克的口音带着典型的马尔韦人喜欢拖长尾调的习惯。他看到这个男人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变得更像一张白纸,他向着营地之中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夺过了纸笺。

    “他们来了?”上面是暗语,萨斯克没有看出什么东西,于是他开口问道。

    “是的,萨斯克先生。”

    阿尔贝托对于眼前这位年轻的先生恭敬有加,先抛开对方的佣兵团长身份,光是觉醒境界的实力、正规骑士的赐封名号,这两项内容就足以让他景仰有加了——

    他观察着这位先生的表情,见到依然像是雕像般冷峻后,又补充说道,“对方的人数不多,不过根据观察,这次来的是鸢尾花骑士团。”

    “你是说,驻扎在塔伦要塞的那支精英骑士团?”

    萨斯克来到诺戈的恩萨达后,从那个女人的手中得到不少相关的情报资料,他知道那支骑士团——

    他关注的重点在于对方的战力,情报上显示,鸢尾花骑士团的成员,实力最低都在就职高阶,而其中六位骑士长为觉醒一阶,团长以利亚·艾略特的实力,据说更是达到了觉醒高阶。

    “他们有多少人?”

    萨斯克继续追问道,却看到这个叫做“阿尔贝托”的男人摇了摇头,他失望的叹了一口长气——如果纸笺上的信息没有出现偏差,数个小时后,他们将和这支骑士团正面相遇。

    “苍穹之风”佣兵团的营地驻扎在道路的中央,以北方向是阴郁繁密的银叶森林,而南侧,则是拉鲁河分支的一条溪流——

    这条溪流最宽的地方大概有着五米的宽度,随着新年祭后各处积雪的融化,水流相当的湍急。

    此时静息屏听,还能听到浪花拍打在岸边的声音。哗啦啦的响动不绝于耳,水流在半空中溅射出一蓬又一蓬细密的水柱,这些水柱坠落,变为一道道浮在溪流表面向前流淌的白色泡沫。

    发生战斗该怎么办?

    没有人懂得萨斯克的心情,当初根据罗森塔尔大人的交待,他们潜伏在恩萨达,等待时间,一切听从那个女人的指令——可现在那个女人命令他们来到了这儿,正面迎战鸢尾花骑士团。

    他很想跨上战马返回恩萨达,好好问一问那个女人,是不是想让他们送死?

    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说还有什么变数,也只能是他们这一方到来的援军——然而从五天前直到现在,在佣兵团的营地以外,他连一个多余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此时他的手下都安安静静呆在营地的帐篷中,鸦雀无声、令行禁止——

    迪尔是一个等级秩序森严的国度,罗森塔尔大人将他指派为主将,并没有任何的人敢于提出异议,之后这些家伙也表现出了优良的服从性,他们是这支“佣兵团”的中坚力量,至于那些“手下”,一些没有心智的生物,更是听话得就如他的手指。

    这副模样,看上去倒像一支阵容严整的军队。

    阿尔贝托站在萨斯克的面前,忽然的,萨斯克从视线的末端看到了一辆疾驰而来的马车——马车的车厢是纯黑色的,上头漆绘着银色的纹饰。

    “是安娜大人。”

    巫妖梅尔维尔此时郑红啊从帐篷中钻了出来,站在萨斯克的身边。他的手中握着一瓶果酒,里头的液体空了半瓶,随着手臂的欢动,咣当作响——

    他的模样是面色蜡黄的中年男人,嘴唇的上方蓄着两撇小胡子,打理得相当仔细,看上去不像佣兵,倒像是一位狡诈的商人——

    他的穿衣风格也是带着明显的马尔韦味道,宽松的长袍上头,胸口和衣袖下方的位置挂着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流苏。

    他没有说错。

    马车在营地的后方大门前停了下来。

    车夫跳了下来,弯腰拉开了门帘,从中走出了一位仪态优雅的黑发女人——她仍然穿着做工精细的裙装,望了一眼萨斯克和梅尔维尔,迈着小巧的步子走了过来。

    她的步伐看似不快,但是眨眼的功夫,已经来到几人的身前。

    “安娜大人。”

    “安娜小姐。”

    萨斯克、梅尔维尔,还有这个叫做阿尔贝托的男人齐齐躬身行礼,虽然对方在恩萨达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名分,但是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女人所受到的宠爱丝毫不逊色当年的伯爵夫人,甚至,犹有过之——

    这还只是浮在明面上的东西。身为迪尔亡者的萨斯克和梅尔维尔更是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极为不俗,从罗森塔尔大人谈到她的语气和态度,两人似乎处于大致相等的地位。

    尽管心中对于这个女人腹诽不已,但是此时的萨斯克不敢流露出丝毫的不满。

    黑发的女人看了看营地,很快微微颌首,表示了极大的满意——

    眼下的状况对比当初的计划发生了极大的偏差,不过从营地的布置来看,萨斯克和梅尔维尔两个家伙倒也不像是什么无能之辈。

    “安娜小姐,预计黄昏时刻,塔伦的骑士即将到来。”

    萨斯克说道,他望向马车的后头,可惜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没有援军么?

    他不由有些沮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