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14 神选者吗?
    芬妮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而在她来到地表人类世界所接触人群的记忆中,也没有这样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

    尽管五官看似极其寻常,但是那双锐利有如鹰隼的褐色眸子,仿佛有着直透人心的魔力,让她不由感到了有些紧张。

    “你是谁?”

    芬妮警觉的反问道。

    吸血鬼一族向来行事谨慎,双方刚一交手,她就已发觉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绝不在她之下,而他手中的那柄长剑,剑身上如流水一般的银色纹络更是让她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心悸。

    她没有回答格罗斯的问题,但是这样一个回答此时却近乎于默认。

    “我是谁?我并不觉得很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从哪儿而来?唔,先让我猜猜,马尔韦?不对?也许是迪尔?”

    格罗斯的语气有点像自言自语,但是芬妮却不由瞪大了眼睛,她的这一丝神情变化没有瞒过格罗斯,她看到这个年轻人似乎笑了一笑,随即,又挥起了长剑——

    旁边那个农夫一屁股坐在墙角,刚刚与吸血鬼女士所受到的巨大冲击让他的手臂犹自颤抖不已,他咬着牙想要站起,却发现整个上半身陷入麻木似的僵硬。

    就职中阶的实力,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不堪一击。

    就在数秒之前,他都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但是突然现身的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撕裂黑夜的曙光般,将他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他默默看着这个年轻人——

    然而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始终没有多望向他一眼,当那柄银白色的长剑挥起之后,他只看见一团闪亮耀眼的光幕。

    卧室中传来了一丝窸窸窣窣的响动,农夫知道,这儿的动静也许惊扰了他的妻子——他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两个陌生人,而他平时也没有结下任何的仇家,但是这两个陌生人短暂的交谈后,又再次战斗了起来。

    剑光在空气中编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步入就职巅峰后,格罗斯将自身的剑术意境发挥得淋漓尽致,再加上神圣的霜寒长剑对于不洁者天然的压制,只是交手不到两个回合,他就已经取得绝对的优势。

    芬妮正在苦苦支撑。

    她并没有想到,会在这荒郊野岭的茅草屋子遇到一个如此实力强悍的年轻人,那柄长剑上的神圣附魔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是这个年轻人的剑术本身,完全超脱了寻常的战斗技巧。

    挥舞利爪荡开自上而下斜斩的一剑,芬妮的身形正准备向后疾速退去,可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似的,直直迎上了这个年轻人的剑锋——

    【强制嘲讽】(LV1):1.0秒内,强制目标对使用者发动近身攻击。

    钢心流战士LV30所掌握的技能,此时从格罗斯手中用了出来,完全打了这位吸血鬼女士一个措手不及。

    “抱歉,其实我对于亡者、或者吸血鬼并没有什么恶感和仇恨之类的东西,只是,我现在非常需要经验值。”

    “经验值?”

    原住民显然无法理解这一概念,他们之所以显示战斗等级,也只是因为格罗斯随身系统分析得出的数据——

    就如格罗斯眼中同伴们和法师小姐的等级,只有通过他的系统,才能被准确量化。

    格罗斯并没有继续回答吸血鬼女士的疑问,虽然两人的等级几乎一致,但是人物的实力从来都不仅仅是硬件属性的本身——

    一道交错的银色流光从吸血鬼女士美妙的身躯之中划过,下一秒,白色的纱裙化作了几片飘零的碎布,而那具美好、令人忍不住吞咽口水的胴体,从肩膀到下腹的部位,赫然出现了两道鲜艳的红痕。

    “啊——”

    尖锐的叫声震得屋子内陶罐之类的器具咣当作响。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女人从旁边屋子跑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由愣在了当场——农夫望着他的妻子,一时间竟忘了发出声音。

    吸血鬼的躯体具有强大的自愈能力,若是一般的伤口,几乎能够瞬间愈合,可是神圣的霜寒长剑造成的伤害,却让芬妮的身体由内而外生出了剧烈的痛苦,她凄厉地嚎叫,而身躯上鲜艳的红痕,很快的,溅射出一片温热的液体——

    格罗斯不动声色,不过他好像突然改变了注意,正要劈落的剑锋倏地收了回来,伸手一把卡住了这位女士的脖子,像是捏着鸡仔般,直接拖出了农夫的茅草屋子——

    这一粗鲁的举动完全是怜香惜玉的反义词,农夫和妻子站在原地,半晌没有说出哪怕一句话。

    这一幕呼吸之间兔起鹘落,直到现在,农夫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待到格罗斯退出屋外,顺手关闭门扉的时候,他才看见,那位女士裸露的后背上,肩胛骨的下方耸拉着一对青灰色的肉翼——

    等等!

    肉翼?

    即使没有亲眼见识过吸血鬼一族,农夫也从口口相传的老旧故事中听说过吸血鬼的存在,他回过了神,赶出几步走到屋外,正有心开口询问,却发现刚刚的那两位陌生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返回了屋内,忽然发现了墙壁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剑痕。茅草屋子的墙壁由夯土堆砌而成,倒也说不上坚固,可他清楚记得,刚刚那个年轻人挥剑的时候,离着那堵墙壁还有至少五米的距离。

    剑气?

    他知道有些职业流派能够掌握一些独特的剑术技巧,不过像是这般程度的凌厉剑气,却是他多年以来第一次见识——

    难道是觉醒一阶的强者?

    带着这些疑问惊魂未定,他看到妻子脸色苍白的站在一侧,又赶紧跑了过来柔声地安慰。

    房间的门扉已经化作了一堆零碎的木屑,这个夜晚,看来他们很难再睡一个好觉了——这一番连续的巨大动静也惊醒了附近的几个邻居,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来到了他们屋子的外头。

    “马克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位脊背佝偻的老人用一种浑浊的声音询问道,他的身边站在两位中年农夫,也是同样带着探询的眼神。

    “我说我看到了一只吸血鬼,你们相信吗?”

    ……

    风声在耳边越来越响,这位吸血鬼女士的身体相当轻盈,格罗斯这么一位就职巅峰的战士将她抓在手中,几乎没有耗费太多的力气——

    他的脚步飞快,离开农夫的茅草屋子后一路并未停歇,快要接近露宿营地的时候,才渐渐放慢了脚步。

    吸血鬼的生命力可是非常顽强的。

    格罗斯相信,即使刚刚那一道“十字斩”造成的伤口血淋淋的非常吓人,那也不足以短时间内夺去一头吸血鬼的性命——

    这一路走来,崎岖的山路让芬妮的身体颠簸不断,到了现在,她那一张漂亮的脸庞,已经苍白得失去了所有血色,就像透明的白玉石一般。

    她没有说话,也许是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又或者,根本没有打算开口——

    她已经在怀疑,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不是圣辉教会的走狗。

    神圣的附魔武器是一个重要的证据,而这一路走来,她已注意到敌人非常的年轻,按照正常的道理,能够在这样一个年纪跨入就职巅峰甚至以上的实力层次,极大可能,是那些该死的神选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