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17 战与火,骑士与亡者Ⅱ
    “格罗斯?”

    弗雷德听到这个名字后,似乎有些耳熟——

    他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当米歇尔·贝基再次在他面前重申后,他终于想了想来,上一次,同样也是在城堡内的这间书房,米歇尔向他所提起过的“狼首”格罗斯,野狼盗匪团的首领。

    “那个盗匪头子杀死了兰德尔?”

    弗雷德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发出了感叹——

    米歇尔点了点头,然后,他说起了关于康伯伦骑士长的事情。那封书信上的内容早已在鸢尾花骑士团内流传,只是因为战争的到来,康伯伦骑士长这才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悲痛,将这一切深深埋藏在心里。

    “我好像记得,兰德尔·杰弗里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你说的‘狼首’格罗斯,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在米歇尔·贝基,也就是曾经的“灰熊”米歇尔记忆中,野狼盗匪团的首领格罗斯虽然有着一手不俗的剑术,但要说能够在正面的战斗中杀死一位就职高阶的骑士,无论如何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米歇尔也曾怀疑过这一点,但是康伯伦骑士长的家信却是言之凿凿,以致他不得不想到了某些可能。

    若是考虑到“狼首”格罗斯的奸诈狡猾,凭借什么阴谋诡计杀死兰德尔也是说不定。

    不过站在弗雷德的面前,他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畅所欲言,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像是欲言又止,可是又很快的沉默了下来。

    “安普顿矿场?嗯,我知道了。”

    仿佛经过一番仔细的思考,过了半晌后,弗雷德好像作出了什么决断,他看到米歇尔仍然站在原地,又问道,“这些日子,城堡附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米歇尔摇了摇头。

    自从他来到这座城堡后,这处翠鸟森林与拉鲁河交界处的地方就像被人遗忘了一般,他感觉自己如同回到了小时候瑟里斯的乡下,每天只是看着农夫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生活平淡而又无趣,以致他和布拉克、怀特不时谈论着、回忆着昔日盗匪生涯——

    当然,这样的谈论仅仅存在于三人的内部交流中,面对其他外人的时候,他们表现得十分正常。

    “我们与恩萨达的战争已经开始了,这些事情,之后我会作出安排。”

    米歇尔提到这件事情关于康伯伦骑士长,身为伯爵爵位的继承人,弗雷德自然也懂得体恤、爱惜麾下骑士的道理,他起身离开书桌来到了窗台前——

    窗外的景色是冬末的山林,尽管时间已至上午,但是层峦迭嶂的峰峦之间还是弥漫着浓浓的雾气,让这一抹暗淡的风景更是平添了几分不真切的朦胧感。

    与此同时。

    法恩小镇遭到了敌人的突袭。于上午的九点左右,镇上出现一伙装束古怪的佣兵,他们并未选择进入酒馆或旅店进行安顿,进入小镇后,直接点燃了火把,将一支又一支的火把投进了成片的建筑中;而在相距塔伦要塞不远的洛伦茨小镇,也陆续出现了大量陌生佣兵的身影,也许是因为驻军的缘故,他们暂时还未作出行动……

    科布小镇遇袭;

    水井村遇袭;

    豪猪村遇袭;

    ……

    十月十六日。

    当弗雷德·沃尔夫的信件还在路途中的时候,整个塔伦地区已经四处出现兵荒马乱的景象,告急的消息如雪片般陆续飞入了塔伦要塞,而这个上午,萨瓦伦·沃尔夫伯爵自从享用完早餐后,就再也没有了片刻的闲暇——

    “老爷,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状况。”

    老管家梅斯德尔侍立一旁,看到城主府中一个个穿梭忙碌的身影,不由发出了感慨。他看到伯爵大人伸出拇指狠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稍稍怔了一下后,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已向他投来。

    “梅斯德尔,这是敌人的反击。如果我们无法妥善应对这种局面的话,所谓的战争,也就失去了获胜的可能。”

    “可这只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兰伯特伯爵应该清楚,这一场战争,只是贵族之间的战争。”

    “不、不,梅斯德尔,你想错了。我们的敌人,那位脑子不时犯浑的伯爵就算清楚这些事实,他也会干出一些出乎常理的事情来。”

    面对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显然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痛的事情——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又一名侍卫脚步匆匆的跑来,他握着一卷赭黄色封皮的文书,另一只手提着一个沉甸甸的木匣,当萨瓦伦·沃尔夫伯爵从管家梅斯德尔手中接过这份文书时,他第一眼看到了封皮上的落款。

    来自于他的长子,弗雷德。

    三两下的,伯爵当即将文书拆封,他抽出了里头折叠的信纸,视线飞快地一行行浏览而过。

    亡者。

    他又很快打开了木匣。

    一颗颜色古怪的头颅。

    萨瓦伦·沃尔夫伯爵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虽然这个季节的气温依旧寒冷,书房内燃烧的壁炉也只是保证了一些令人舒适的温度,可他的额头和鬓角已经开始冒出点点细密的汗珠,继而,面庞忽然涨得一片通红,连身体都开始发抖。

    “洛克·兰伯特!可耻的堕落者,贵族的荣耀和责任,都已经被那个家伙忘光了么?”

    毫无疑问的,眼下的这一场战争正在扩大化,而亡者的参战意味着战争即将陷入你死我活的地步——

    虽然近百年来埃兰特王国从来都没有与迪尔那个亡者的国度发生过太过激烈的矛盾,可是贵族们谁也没有忘记,一旦与亡者开战,对于人类王国来说,将会迎来真正的毁灭——

    甚至远比与塔西亚人的“雾松战争”更加可怕。亡者们从来都不接受投降,也不懂得妥协的艺术,他们只会将所能看到的人类,一个个的全部变成亡者新的一员。

    “梅斯德尔,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我要诺戈、北地所有的贵族都知道这件该死的事情已经发生,还有埃德温陛下那儿,我也必须进行如实的禀报!”

    “老爷,你忘了圣辉教会。”

    管家梅斯德尔补充说道,他此时还记得另外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

    与亡者勾结这一罪名的严重程度丝毫不逊于叛国,兰伯特伯爵选择与亡者联手,已经将自身置于包括王室在内所有贵族的对立面,更进一步的说,是人类的对立面。

    也许不久之后,远在恩萨达的那位伯爵将迎来贵族、教会联军的讨伐。管家梅斯德尔默默推测着事态的发展,却忽然发现,萨曼莎公主意外来到了书房。

    ……

    “与亡者勾结,果然,历史线的变迁终究还是没有发生太多的偏差。”

    这一夜的露营平安无事,天色一亮,格罗斯一行很快动手收拾帐篷和随身物品,继续向着目的地,拉齐斯领的布玛出发——

    下午的时分,他们经过了银叶小镇,格罗斯骑行在索玛多石桥上的时候,望着桥面上来往络绎不绝的马车和行人,忍不住轻声地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