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19 大事情?
    “前些天的新年祭挑战赛上,一位外地来的平民年轻人连续击败了‘红胡子’雷德、‘黑钢’佣兵团的副团长卡利乌斯,还有,被誉为‘布玛最强剑手’的凯斯特男爵……说真的,卡利乌斯先生可是有着觉醒一阶的实力,而凯斯特男爵的强大,更是广为人知……”

    “难道这位年轻人最后夺冠了吗?”

    法师小姐继续好奇追问道——她看到商人缓缓地点了点头,脸庞上不由露出悠然向往的神色。

    在王国北地的传统中,每一年新年祭第四天到第七天,是埃兰特王国的男人们展示武勇的时候——

    地方上的领主,或是一些武风浓厚的地区,总会举办着类似骑士选拔赛一类的活动,这类活动在新年祭时期成为民众们所关注的热点,而优胜者,不仅能够获得丰厚的赏赐和少女们的爱慕,还有很大机会得到一份远大的前程。

    是的,如果身份清白,又正好不属于任何的实力,很容易就得到那些贵族们的招徕。至于究竟会发生一些什么,那就只有当事者本人才能决定了。

    也许是一个待遇优渥的军队职位,又或者,从此投身某位贵族老爷的麾下,成为一个令平民们羡慕不已的狗腿子——口头的轻蔑掩饰不了内心的炽热渴望,这一身份,恰好是脱离平民身份的进身之阶。

    “那么,这个年轻人的名字?”

    格罗斯听到商人哈维说起,他骑在马背上回过了头——

    抛开那个什么“红胡子”不谈,卡利乌斯和凯斯特男爵的名头他曾在前世游戏中有所耳闻,这两位人物虽说并非多么的了不起,但也至少算得上布玛当地的地头蛇,而后者除了觉醒一阶的实力,还有一门极为不俗的游击枪术。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民年轻人?在新年祭的挑战赛上连续击败了“虎爪”卡利乌斯和“苍翠之枪”伯尼·凯斯特,听上去多少有些匪夷所思,某种程度上,确实像是商人口中的“大事情”。

    “嘿,让我想想……对了,他的名字,叫做德里克。一个身材很瘦小的小伙子,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少女,也许正是因为爱情的伟大力量……”

    商人这一次没有“卖关子”,他的话语就像卸闸的水一般,迅速说出了长长的一大串。

    “德里克?”

    格罗斯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下子,他对于“德里克”没有丝毫的印象,按理来说,在红月之年这一时期能够跨入觉醒一阶的年轻人,绝不可能会是什么默默无名之辈——

    如果对方还是一个出身普通的平民,那就更不可能脱离格罗斯脑海中的那几个印象。

    然而,“德里克”?

    格罗斯和斯考特、奥利弗,还有斯图尔特相互看了几眼后,对于这个名字感到非常的陌生。

    格罗斯一行与商人哈维自索玛多石桥后渐渐分别,带着这一丝好奇,踏上了前往布玛的旅程。

    ……

    塔伦,洛伦茨小镇。

    “今天的课程,继续讲解大陆历史、贵族与政治,。”

    苍老的声音带着浑厚和凝重,一位银发的老者捧着书卷,走在一间不大的房间内,他的鼻梁上驾着一副单边的金丝框眼镜,而那双不时顾盼的眼睛,并没有因为老迈而变得浑浊,相反,灰色的眸子里隐隐闪耀着一种深邃与睿智的光芒。

    他转过身子,雪白的胡须扫过白色长袍的下摆,这间屋子里几个贵族装束的少年正在认真的聆听,不时抓着手中的鹅毛笔,在纸笺上“沙沙”的写下记录。

    北地学者,格兰瑟姆。

    窗外的一排桦树,抖擞的枝条上刚刚露出新鲜的绿芽,几只调皮的白头花雀正在枝头叽叽喳喳跳来蹦去,不过这毫不影响这几位贵族少年的专心致志,格兰瑟姆手捧书卷,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后,又继续以一种平和而富有情感起伏的声音说道:

    “艾兰迪亚往昔的荣光不可追逝,波旁王室的光辉权杖于纷飞的战火中失去了下落,这个曾经无比强大的帝国经历长期的衰弱之后,终于走向了无可挽救的灭亡……

    新的一天阳光到来,科洛瓦广场敲响了清晨的钟声,正是从这一刻起,帝国的广袤疆域失去了权力的控制,我们的先君,远在布尔托德要塞的弗兰克·埃德温陛下,自此举起长剑,率领着骁勇善战的骑士和军队披荆斩棘、平定叛乱,历经多年后,最终结束了那个动乱的时代……”

    “我从书上看到,埃德温陛下是一位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的伟大英雄。老师,对吗?”

    一位金色发质、蓄着齐耳短发的贵族少年问道,他的嗓子带着青少年变声期特有的那种沙哑,就好像一只刚刚发育成熟的公鸭——

    他的座位前面是一个八岁出头的小男孩,尽管脸上勉强装出一副极为认真的样子,但是一双灵动的眼睛,已经忍不住骨碌碌地转动望向窗外。

    雄性的白头花雀正在求偶,发出的叫声相当的悦儿。可惜正当这个小男孩听得入迷的时候,捧着书卷的老人,学者格兰瑟姆,已经站在了他的那张小书桌面前——

    “索萨。”

    “啊,老师。”

    虽然格兰瑟姆上了年纪,但是他的脊背依然挺拔,从他的身形来看,隐约可见这位着名学者昔日的绰约风姿——

    阳光透过窗户上浅绿色的花纸,光斑在木质的地板上洒下了一道道明亮的光斑,小男孩看到眼前的光线陡然暗了下来,猛地一下,从那种怔怔发呆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只是微微抬头观察了格兰瑟姆一眼,便将注意力重新挪回到摊开的书卷和笔记上,他根本没有想到,不过是走神了短短几秒,就被自己的老师抓了一个正着。

    这可真是糟糕!他低下脑袋,偷偷扁了扁嘴巴——希望老师大人不要向母亲大人或者姐姐告状,八岁出头的索萨此时不由暗暗的想道。

    “对于菲尼克斯刚才提出的问题,你有什么看法?”

    格兰瑟姆在他这位年幼学生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菲尼克斯,又将视线投到了索萨的饱满额头上——为了回避老师严厉的目光,小男孩始终没有抬起脑袋。

    “老、老师,是什么问题?”

    半晌,仿佛这道目光带有一丝特殊的魔力一般,小索萨终于坐不住了,他张了张嘴,还是发出了自己稚嫩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