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0 历史、贵族与政治
    在小索萨的心目中,他的这位老师向来都是一副古板、不苟言笑的模样,而此时见到他的视线仿佛电光般疾射而来,他紧张得将脑袋埋得更深了。

    不过还好,除了那几个沉默的贵族少年,菲尼克斯还是及时出头替他解了这次围的——刚才的问题被菲尼克斯仔细的重述了一遍,索萨终于听了一个清楚。

    他又发愣了!

    八岁的小男孩远远谈不上成熟世故,当然,与平民不同,贵族们所接受的基础文化教育决定了他们即使年幼,也不会表现得像个毫无教养的白痴——

    埃兰特的王室与地方领主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虽然大多数的贵族并没有将这些事实展露在明面,但实际上,领主与王室的关系不仅仅是简单的从属或附庸,有合作、也有对抗,就像这一次王室的三公主萨曼莎殿下的北地之行。

    只是在小索萨这个依然贪玩的年纪,他并不会想到这么多东西。

    埃兰特的先君,埃德温一世是英雄吗?

    他在心底想了想,然后坚定点了点头,这个有着诸多光环的传奇人物早已成为了不朽的传说,在王国平民的心目中,几乎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那么,你知道我们的先君曾经干过一些什么吗?小索萨。”

    也许是意识到刚才对于这个孩子的态度太过严厉,格兰瑟姆的表情舒缓了一些,他甚至微微一笑——他在学生面前很少流露笑容,以致于教室内的几名学生不由有些怔怔发愣。

    “不知道。”

    小索萨摇了摇头。诚信是贵族的美德之一,而虚伪,也是一种不可缺少的东西。显然,他对于这句话只理解了前面半句,他看见老师脸庞浮现的笑容,又用一种渐渐轻微的声音补充说道:

    “他杀死了许多的敌人?”

    “不止如此。”

    “他建立了我们的埃兰特王国。”

    “不完全对。”

    格兰瑟姆驻足一旁,听到小索萨连续作出两个回答后,他转过身子看了一眼其他的学生,走回到了讲台上——

    这其实是房间里一张位置较高的书桌,格兰瑟姆坐在书桌后头,忽然抓起了一支羽毛笔,开始在纸笺上沙沙的写了起来。

    片刻过后,他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子,然后将手中的纸笺竖了线条,上头写着一些文字和数条清晰的线条,这些线条交错,将一段段文字有序的连接起来。

    “我们的先君,弗兰克·埃德温,在艾兰迪亚帝国时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荆棘王朝时期,曾是布尔托德要塞的领主,埃德温家族拥有着帝国的侯爵爵位,而先君陛下年轻时,迎娶了皇室的公主萨沙·波旁……”

    “就像现在的领主大人那样?”

    索萨小声说道,他指的是塔伦伯爵——虽然小索萨打断了格兰瑟姆的陈述,但是这位老人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顿了一顿,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很快针对小索萨的问题作出了详细的回答:

    “不错,这和伯爵大人当下的情况非常相似。不过比较起来,布尔托德要塞倒是比起塔伦要塞更加庞大、更加牢固。根据相关资料记载,那座要塞是由一座主堡和六座星堡组成的要塞群,眼下它的遗址位于王国南部的萨洛特地区,主要的作用为防范雷卡特人和万境群山山民部落的侵袭……”

    “山民?老师,山民不也是埃兰特人的一部分吗?难道那个时候,他们也是我们的敌人?”

    “呵呵呵,小索萨,我必须纠正你话语中的错误内容,只有埃兰特的山民才是埃兰特王国的一部分,山民并不是一个国家的概念,它只是用来表示一些流传的血脉……”

    “我懂了,老师。”

    小索萨和旁边几位贵族少年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思——事实上,早在埃兰特立国之初,山民与埃兰特开国贵族的关系就已错根复杂。而到了埃德温九世在位的千年之后,已经很难说得清楚,某些贵族到底有没有山民的血脉。

    当然,更确凿的事实是,埃兰特王国至今仍未出现一位真正的山民领主。

    当小索萨的问题告一段落后,格兰瑟姆仍旧站在了讲台后头,他微微躬着半个身子,右手拿着纸笺,左手的手掌则撑在了桌面。那双深邃的眼睛此时显得极为平静。

    “继续回到今天上课的课题,大陆的历史、贵族与政治。”

    贵族与贵族之间往往有着复杂的联姻关系,而所谓的历史,其实主要的内容也就是这些贵族的家族史。历史的漫漫长河中,一个又一个家族兴起,一个又一个家族覆灭,其中的光荣与血泪,早已在民间留下了不尽的故事。

    “大陆的历史,本质上是贵族的历史。而政治,也是贵族群体对待自身和外部的处事原则……”

    “刚刚小索萨所提到的敌人,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贵族并没有永恒的敌人,万境群山的山民曾是我们的敌人,但是他们在后续的战争中加入到了先君的麾下,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变为我们的朋友,或者说,他们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政治,即是将敌人变为朋友的过程,更多的朋友,更少的敌人,这是一种秩序的逐步确立,本质而言,这也是权力的逐渐形成……”

    格兰瑟姆说起这些东西时,几个贵族少年很快变得安安静静,他们知道这是属于真正的贵族才有资格听到的内容,每一个人都是睁着眼睛一脸认真地写下课堂笔记,生怕错过每一句话——

    他们几人都是来自洛伦茨小镇的杰弗里家族,而这位北地的着名学者,也和他们的家族有着匪浅的关系。

    ……

    拉齐斯领,布玛。

    这座北地三领最为繁华的城市位于银色湖畔的边缘,南部即是肥沃的多尔蒂斯平原,在格罗斯的印象中,这座城市在大地图上的形状非常的有意思,它没有一圈完整的高大城墙,像是一道弯月般,将整个银叶湖畔西北部拥抱入怀。

    随着拥挤的车流人流入城之后,格罗斯一行走在布玛的街道中——

    布玛城内的街道相当宽阔,相比诺戈的首府卡尔萨斯,足足宽了二分之一——

    路面是平整、严丝合缝的灰色石板,此时黄昏时刻的夕阳照耀在大街上,路面闪闪发光。若是弯腰仔细去看,还能看到石板中那些散发着晶莹光芒的细微石英颗粒和云母,而街道的两侧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店铺,出售着各种各样的商品或是提供着各类服务,格罗斯几人一路走来,已经看得目不暇接。

    他们放慢了马匹和马车的速度,随着人群一路前行。

    十字路口的马车正在两头的街道不停穿梭。车夫挥着马鞭口中不停地吆喝,偶尔一位孤单的女士拉开马车车厢的窗帘,探出一张娇俏的小脸观望着热闹的街景,看了看后,又很快将窗帘放了下去——

    布玛的交通状况远比北地的诸多城镇更加拥堵,此时站在十字路口处,还有数位身穿灰色制服的治安队士兵。

    他们正在进行交通的疏导和管理,而格罗斯、斯图尔特几人,则被他们暂时的拦在街道的一侧——

    和他们站在一起还有许多的行人,他们站在原地,看着一辆辆马车从身前穿过,不同的外貌和装扮下,展露着不同的情绪。

    一位拄着弯柄绅士手棍、身穿黑色呢子礼服的老先生默默掏出了一只烟斗,他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眼格罗斯几人后,又自顾自地吞吐起青色的云雾来,从他的表情来看,像是一种异常美妙的享受。

    而这段时间,有些无聊的行人开始浏览街道一侧的布告栏。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格罗斯几人的身边,有一位行人正在感叹——莱文距离布告栏最近,他定睛看了看上头的内容,正好是一些关于“新年祭挑战赛”的事情。

    “挑战赛冠军,德里克!”

    莱文看到布告栏上那张瘦脸的画像忽然有些眼熟的感觉,他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拍打着身边奥利弗的肩膀。

    “这……”

    奥利弗的神情瞬间惊讶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