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25 军人的命运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格挡,可是这记拳头的凶猛来势甚至超过了他的反射弧长——神经的讯号还未到达肌肉,四根凸起的坚硬指骨便已和他的脸部作出了亲密的接触。

    砰!

    贝蒂斯就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马车迎面撞上一般,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响,与此同时,整个人的身体顿时变得轻飘起来——

    格罗斯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手臂高高举起,而从拳头上油然蓬发的力量,已经将这个壮汉打得身形飞起!

    就职巅峰的力量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小子,你究竟是谁?竟然敢这样无理!”

    “你知不知道我们‘血手兄弟会’的名号?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有种留下你的名字!”

    格罗斯刚刚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打翻了几个喽啰,但是更多的人,此时却是疯狂的叫嚣起来——不过他们多少还是有着一些自知之明,口中虽然这般狠狠地喊道,但是脚步已经不由飞快齐齐向后退去。

    废话!

    他们的老大贝蒂斯有着就职中阶的强大实力,都被这个年轻人轻而易举一拳打飞了,他们这些人凭着几手三脚猫的功夫,难道就想和这个年轻人对抗吗?他们只是一群混混,而不是刀头舔血的精锐佣兵或军人,面对这样的状况,绝没有悍然一拥而上的勇气——

    贝蒂斯的身体在半空中翻转了几圈,重重的跌落了下来。他的脸孔首先着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发出了脆响,两颗带血的门牙从他口中掉落,紧接着,他脑袋一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也许是晕过去了,也许……已经有人想到了另一个最坏的可能。

    贝蒂斯的面孔上,那只凸起的鼻子已经变为一团模糊的血肉,就算日后能够恢复归来,也免不了从此毁容——当然,一个歪着的鼻子或许能够让他的模样看上去更加凶狠也说不定。

    “我想,一个人通过手段获取利益是件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罔顾良心和道德恃强凌弱,却是一种相当可耻的行为……”

    孩子与女人的哭泣犹在耳边,格罗斯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一处柔软被突然刺痛了。他说起这些义正词严的话语时,同伴们和法师小姐拉迪娅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斯图尔特驾着马车停靠在路边,小罗娜被莱西抱在怀中,从马车车厢中探出了脑袋——

    乞丐们望着格罗斯高大的背影,令人奇怪的是,这一次他们的眼神并没有任何的感激,反而是一种深深的畏惧和害怕,甚至,有那么一两个人的神态中还流露出了一丝恨意。

    但是格罗斯的出手,已经将所有的人震撼住了。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出一些刻薄的话语——抛下狠话的喽啰们作鸟兽散,几乎是一个呼吸之间,便已撒腿逃到这条街道交叉的巷口,他们回头望了一眼,随即三五成群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谢你,叔叔。”

    女人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她抬头看了看没有动静的贝蒂斯后,又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好像对于这样的景象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只是睁着一双褐色的剔透眼睛,看着胡须拉渣的格罗斯喃喃地说道。

    “头儿,我们怎么办?”

    他们几人还没来得及出手,这一场打斗就已结束——

    不过看着格罗斯紧抿嘴唇沉默不语的样子,斯考特深知盗匪头子并不会就这样甩手离去。乞丐们没有离开,他们仍然呆在原地,看到法师小姐拉迪娅的身影后,又纷纷围了过来。

    “好心的小姐,血手兄弟会可是布玛非常出名的地下势力,你们惹上大麻烦了。”

    或许因为愤怒,格罗斯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凛冽有若实质的杀气。许久,没有哪怕一个人发出任何的声音,除了之前那个从格罗斯手中接过面饼和雷尔的老乞丐——他的衣服在刚才的抢夺中被那些喽啰拉扯坏了,裸露出大片瘦削而根根凸起的肋骨。

    格罗斯转过视线,却意外发现了这个老乞丐的胸膛上还残留着几道深褐色的斑痕——这些疤痕中间粗大而两头略细,看上去像极了刀剑的切割伤。

    他再向周围的另外一些肢体残缺者看了几眼,发现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有着同样的伤痕。

    “你们是军人?还是佣兵?”

    格罗斯不由开口问道。

    直到这时,一个右手只剩半条胳膊的乞丐突然注意到了格罗斯一行的马匹,这是正宗的西境战马,再联系到刚才格罗斯出手的战斗风格,他忽然哽噎着留下了眼泪。

    这一场冲突结束过后,经过街道的行人又开始渐渐多了起来,他们见到大群乞丐围在一位年轻人的身边,似乎正在述说着什么。

    “所以,这就是王国军人的命运么?”

    曾经作为军团士兵一员的斯考特见到这一幕顿时变得感伤,他的视线望向城内那一片灯火辉煌璀璨的夜景,渐渐模糊——

    莱文冷笑不已。

    奥利弗心有戚戚。

    法师小姐满脸忧心和关切,她很快返回了马匹和马车,拿出了一些食物,斯图尔特和他的妻子莱西、女儿罗娜知道这些情况后,也不约而同拿着食物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可格罗斯知道,眼下他们的这点儿帮助并不能改变老兵的悲惨处境——那个身形佝偻的女人和她的孩子是一位“雾松战争”中死去老兵的遗孤,可是到了现在,他们只能无助地沦为可怜的乞丐。

    “这个国家的贵族已经烂透了!”

    莱文突然恨恨地说道。

    没有人反驳,也许,在场的这些人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反驳——

    贵族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权力,有些事情他们应当去做,但是并没有。埃兰特法典关于“光荣誓言”的那一节,所谓的贵族承担着对等的荣耀、权力与义务,此时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可笑的谎言。

    老乞丐的提醒着他关于“血手兄弟会”的事情,然而,格罗斯毫不担心。

    因为,他非常清楚,布玛是一座没有领主的城市。换而言之,所谓的法律,在这儿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掌握实权的贵族们从来都只在乎他们所能获得的财富,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们漠不关心——

    具体则反应在这座城市的政务上,不同的官员来自于不同的势力或派系,虽然基本的日常事务还能保持基本正常,但是总有那么一些时候,他们都会出现视而不见的默契或者为了利益的争诿。

    对于这座城市的中下层和底层来说,拳头大才是这儿唯一的真理。

    干掉“血手兄弟会”,也许那些官员们只会抱怨一下收尸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