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31 桑德罗的财富
    两根手指从桑德罗的眼皮上划过,这个不甘的流氓头子睁着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仿佛正望向走廊顶部受潮而布满花纹的天花板,不过他很快就瞑目了——

    格罗斯的手指翻开了他的眼睑,检查了一番后,又强行将其合了上去。

    “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格罗斯站起身子拍了拍手,根据眼下这个时间节点,他有心怀疑桑德罗是迪尔亡灵部署在布玛的暗子,但是从这个流氓头子尸体上的表象来看,并不像什么腐化堕落的状态——

    就职高阶的力量、准剑豪的境界,这已经决定了桑德罗绝不应该是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色。格罗斯大概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前世“野心之乱”的登场人物,好像没有出现过桑德罗这么一个名字。

    而图兰朵高地的蛮人向来是一种头脑简单的生物,在敌国的城市安插棋子似乎对于他们来说有些匪夷所思;至于骄傲的塔西亚人,也很少使用一些暗地里的小手段——

    那么,桑德罗又会和谁有关呢?

    虽然没有找到可靠的证据,但是格罗斯还是将自己的怀疑落在了亡者的身上。

    因为,只有那些来自地底世界的肮脏家伙才最具有行事的动机。

    格罗斯的手气向来不错,只是很可惜的,这一次在桑德罗的身上“摸尸体”,他只找到一串并不起眼的铁钥匙——

    一旁的斯考特看了一眼掉在地板上断成两截的长剑后,接过钥匙数了一数,钥匙是那种两侧表面有着双排凹槽的薄铁片,一共有三个。

    伊路森世界的钥匙并不是像格罗斯前世的现实世界那么常见,大多时候,这些物品通常都与储物柜、宝箱之类的东西对应,莱文和带路的老兵法考特还呆在下面的大厅,趁着这段时间,格罗斯与斯考特在楼上的数个房间内搜索起来。

    杀人夺财,格罗斯和斯考特倒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老本行——

    桑德罗房间内的那个女人看见格罗斯握着带血的长剑走了进来,不由浑身颤抖缩在了角落中,她的口中不断低喃着“不要杀我”,格罗斯只是看了一眼后,很快就将视线转移到她旁边的大号木柜上——

    斯考特拿着了钥匙走了上前。

    这副柜子上头墨绿色的油漆光亮,没有丁点儿的灰尘,看得出来有人经常触摸和清理,斯考特尝试着将钥匙逐个插入锁孔,正好插入第一片钥匙时,泛着铁灰光泽的锁孔内传来“咔”的一声轻响,簧片弹起,然后格罗斯与斯考特看见了柜内的东西——

    一叠老旧发黄的纸页。

    “这是?文书还是契约?”

    斯考特虽然并不认识几个大字,但是纸页上那些行文的格式还是让他有些眼熟,他没有上前,而是扭头望向了盗匪头子——

    这是布玛城内一些店铺和房屋的地契,格罗斯看了一眼后,不由露出了苦笑。

    短时间内这些东西难以变现,而他现在,注定不可能在布玛停留太久——

    作为北地最为繁华的商业城市,眼下布玛城内的不动产几乎有着寸土寸金的不菲价格,不过他却知道,当时间到达“红月之年”的十月,这些地契将因为“野心之乱”战火的波及,而变得无人问津。

    换句话说,若是无法迅速的进行高位套现,这些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当然,处在眼下,这绝对是一笔数额惊人的财富。

    躲在墙角里的那个女人已经赶忙整理了有些凌乱的衣裳,格罗斯与斯考特没有太多的在意她,她却已悄悄地站起身子,然后抬起脑袋,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死死盯在了那几片铁钥匙和一叠地契上——桑德罗身上从不离身的东西出现在两个陌生人的手中,几乎已经证明了某个噩耗。

    “这是桑德罗一生的积蓄。”

    女人的回答出人意料平静,格罗斯杀死了桑德罗,但她此时竟没有任何的恐惧和害怕。

    她咬着嘴唇,似乎猜到了格罗斯与斯考特两人的打算,“但是按照布玛的市政条令,没有当事人在场的签字和手印,所有的契约无法进行转让。”

    她说这些话时眉头不经意地跳了一跳,可这时格罗斯却望向了她的面孔,紧接着,上上下下反复的打量了好几次——

    女人的说话慢条斯理,而话语中的内容,更是隐藏着一种内在的逻辑:她正在告诉这两个男人,他们带走这些地契毫无意义。

    格罗斯笑了一笑,没有说话。

    女人的意思他懂得,不过他正好了解负责这类事务的布玛市政官员——

    那是一位在玩家群体中名气颇为不小的人物,他有着一头栗色的卷发,习惯穿着整洁的燕尾礼服和束腿的亚麻裤子,大多数的时候,裤腿都被严实塞入如镜子般珵亮发光的高统牛皮靴子中,而最富有标志性的,则是他那张向来正气凛然、不苟言笑的古板面孔——

    管理布玛城内土地、房产交易的贝沃斯先生,全名,贝沃斯·洛伦佐。

    根据玩家们所掌握的信息,这位以严苛、廉洁着称的官员先生其实在暗地里积攒了不菲的身家,他不仅在自己的老家多尔蒂斯平原的某处小镇上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更是于银色湖畔的阔叶林一带,拥有着一座价格高昂的独立庄园——

    那儿住着他的一位贵族出身的情妇,格罗斯清楚记得,那位女士的名字叫做艾米丽·罗切尔,也就是布玛人口中常常说起的“艾米丽夫人”。

    等等!

    艾米丽夫人?

    格罗斯猛然想了起来,他记得今天早些时候曾在“黑夜明珠”听起过这个名字,从那位明夜·斯塔女士的口中——

    一连串的事情仿佛冥冥中被一条无形的线串联,他回头看向身边正在观察他的女人,却听到这个女人开口说道:

    “隔壁的房间内有一些钱币和珠宝,要是两位先生有需要的话,还请随意。”

    “抱歉。”

    格罗斯摇了摇头,很快补充说道,“我全都要。”

    女人愣住了,她并不知道这才是眼前年轻人的真实面目——盗匪头子对于财富有着非同一般的贪婪和渴望,更何况,“血手兄弟会”首领桑德罗所留下的财富基本都属于不义之财。

    格罗斯拿起这些东西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斯考特嘿嘿一笑,抬脚向另外的房间走去。

    “先生,你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一种强盗的行径!”

    女人的声音不由变得有些愤怒,但是当她看到对面的年轻人向她缓步走来,一团阴影渐渐笼罩她苍白的脸孔时,突然变得慌张不已。

    格罗斯的长剑血迹未干。

    “不要杀我。”

    她又一次喃喃念道,似乎明白了自己眼下的处境——眼前的财富赐予了她足够的勇气,可是这时,面对死亡的威胁,她的这点儿勇气又再度失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