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33 “金乌鸦”
    到了眼下深夜的时分,这座小旅馆四周黑漆漆的,甚至在这一栋建筑之前,找不到一件能够发出亮光的物件——

    旅馆的门口是一道宽度不到三米、仅容两人同时进出的狭窄过道,而他们一行到来的时候,正好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走出旅馆内部的房间,领头是一个褐发、身材略微有些肥胖的女人,她见到格罗斯似乎眼前一亮,然而,当她和身后的同伴见到容貌俏丽的法师小姐时,却又暗惭形秽的扭过了脑袋。

    “阁下,就算你知道的东西多了一点,如此来到这儿也是一种非常不合适的举动。”

    格罗斯的回答让老人不由怔了一下,他随即放下了手中的抹布,双手撑着柜台仍旧冷冷说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原本通红的鼻头仿佛更加的红了,就像一粒新鲜的樱桃一般。格罗斯看了看这位老人,忽然微微一笑。

    显然,老人的回答已经默认了他的说法。

    格罗斯掏出了一叠地契,他将手掌摊开,然后随意地压在了柜台上——老人的眼睛中隐隐闪过了一道精干的光芒,他看了一眼地契上的内容,又望向柜台对面的年轻人。

    一个样貌普通的年轻人。

    只是他并没有丝毫轻视的心思,因为早在前些日子,就有一个住在他这儿的那个小家伙,出人意料的夺取了新年祭挑战赛的冠军——

    这让他更加坚定了长期以来的处事原则: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底细前,老哈里森绝对不会小瞧任何的人。

    “我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老人从抽屉中取出了一副单边的玳瑁壳眼镜,然后从格罗斯手中接过了这一叠地契,细细的阅览起来——大概过了不到半分钟的样子,他抬起了脑袋。

    “这是属于桑德罗的地契。”

    “没错。”

    “让我想想,你们是干掉了桑德罗吗?”

    老人问道。地契的纸张虽然没有血迹,但是格罗斯几人身上的血腥味道却足以说明一些事情。

    “正确,不愧是以精明着称的哈里森先生。”

    “呵呵,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子。”

    老人随意翻看了几页后,又将这些地契推回到了格罗斯的手边,“不过,我只能给出一个很遗憾的回答。我并不了解你们的身份,况且,‘金乌鸦’也从来没有过收购地契这类不动产的惯例。”

    “可是,‘金乌鸦’从来都不会拒绝每一个雷尔的利润,对吗?”

    老哈里森的答案并没有让格罗斯感到惊讶,根据前世游戏中的记忆,他知道‘金乌鸦’虽然是一个在玩家群体中颇有名望的黑市商人组织,但是大多的时候,他们还是保持着许多的商人习惯,比如谨慎。

    “在我的印象中,你们和艾米丽夫人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因此,你们可以通过那位夫人将这些地契进行出售,又或者,引荐我和那位夫人会面。当然,后者的选择我非常愿意付出一笔佣金。”

    格罗斯的目光穿过油灯的橘红光芒,落在老人的面孔上,他看到老人的眼皮跳了一跳——‘金乌鸦’的老哈里森似乎正在沉吟,他的视线与格罗斯对视,然后又落在了柜台旁边的一盏油灯上。

    底座铭刻着一行文字的金属灯壳中,灯油倒映着火焰,橘红色的光芒正从老人铅灰色的瞳仁中流露出。

    “看来阁下有备而来。”

    他说道,声音平淡。

    “的确如此。”

    这是格罗斯的回答。

    “那么,跟我来吧。”

    柜台前安静了不到了十秒的时间,老人的目光挪回到了地契上,他点了点头,终于对格罗斯开口说道——他向着旅馆的内部走去,格罗斯跟在了他的身后,两人的身影一前一后没入了那段光线暗淡的走廊。

    ……

    “紫丁香大街的五处房产、七座店铺,玉兰大街的两处房产、三座店铺,还有……共计七千四百零八枚雷尔。”

    老哈里森与格罗斯进入了走廊尽头的一所房间,老人点燃了墙壁上悬挂的壁灯,他来到了一张书桌前,拿起鹅毛笔开始在纸笺上画画写写,片刻过后,他抬头对着格罗斯说道——

    这个数字无疑是令人难以满意的,格罗斯已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记得,眼下布玛的房屋地价大概为每平米六十雷尔左右,店铺还要更高出一些,而紫丁香大街和玉兰大街,都是城内最为繁华的地段。”

    “年轻人,你说的没错。”

    “那么,这一价格好像还不足实际价值的二分之一。”

    “将这些地契出售需要我们不少的成本。”

    对于格罗斯的质疑,老人扶了扶眼角边的镜框,心平气和地答道。

    “可是成本未免太高了一些。”

    格罗斯深知面对这些黑市商人绝不能轻易的退让,尽管他们的身份仍然属于商人一类,但实际上,一不小心他们就会将你吞地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你也可以选择放弃这一笔交易。”

    “你妹——”

    格罗斯差点爆出了粗口,如果不是急于离开布玛,他还真打算就此离去,顺便再给这该死的老头子的红鼻子狠狠来上一拳——但他终究还是好不容易忍住了,深深呼了一口气,格罗斯扫视着房间内的摆设。

    这所房间看起来更像一间仓库,除了一张书桌、一个装满文书资料的木头柜子、几张椅子,再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玩意……等等,墙角里有一个黑漆漆的武器架,摆在上头的,赫然是一柄长度接近两米的重型斧枪。

    格罗斯想了起来,游戏中的“金乌鸦”还经营着武器装备一类的生意。

    “这柄斧枪……”格罗斯伸手摸了下斧枪的木质握柄,这是一段上等的沉重铁木,表面极其适宜的手感表明它经过了上一任主人的长久使用——他看到了独有视野中这件武器的信息,不由眼睛微眯起来。

    “一位佣兵留在这儿的物品,如果你想购买,八百雷尔。”

    老哈里森的右手伸出五根手指,朝格罗斯晃了一晃。

    “不,这玩意绝对不值那个数。”

    格罗斯毫不怀疑老哈里森的黑心程度,果断摇头,不过,他似乎又想到了一件什么事情:

    “老哈里森,交易应该是一件对彼此都有利的行为,而不是宰肥羊。我记得你这儿应该还有那件东西,唔……海加尔岩石重铠,如果我拿所有的地契和你交换……对了,这柄斧枪作为添头怎么样?”

    “一个有趣的笑话。”

    格罗斯提到了“海加尔岩石重铠”,这让老人的面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的目光开始炯炯地望着身前的年轻人——

    ‘海加尔岩石重铠’是那套卓越级铠甲的标准名,不过除了教会内部,很少有人能够说出那个名字,在外人的口中,它其实有着另一个更为人所熟知的称呼,470式圣殿骑士战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