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42 荣耀的流血Ⅰ
    时光飞快流逝。

    自从新年祭时那一场连续多日的大雪过去,北地的诺戈已经持续了多日的晴朗好天气——

    春风吹过广袤的原野,吹进了山谷,吹进了森林,冰雪融化、万物复苏,鸟儿跳跃在枝头,婉转清脆的歌喉发出阵阵悦耳的鸣唱——

    根据有经验的老人所说,这附近所栖居都是一些的织布鸟,每到一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它们就将来到翠林森林的附近开始筑巢,着手准备孵育下一代的工作。

    鸟窝,一只由树叶、树枝、泥土和兽类毛发编织而成的鸟窝“啪”的一下掉在了泥地上,这是一株高大的桦木,在桦木的下方,赫然钻出了数个人影。

    “都怪萨斯克这个混蛋,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被罗森塔尔派遣来到这糟糕的地方。”

    这个人影披着一件漆黑无光的斗篷,斗篷像是由一种特殊的纤维制作,自绣着一圈银色花边的领口到几近靴子的下摆部分,连一丝难看的褶皱也无——

    靴子飞快踏过泥地,不时发出踩断枯枝的轻响,人影回过了头,对着身边并肩而行的同伴嘟喃着抱怨道。

    “这些扁毛畜生,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

    他放下了手中碧蓝色的长弓,这柄长弓的弓身上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玫瑰,当弓弦被拉至满月时,这朵玫瑰便会发出一些特殊的奇异变化——

    它如被寒冰冻结一般反射着亮莹莹的光芒,在空气中散布着骇人的白茫茫寒气。

    “所以,这一下你终于让这些小东西安静了。”

    另一个人影走到桦木的底下停住了脚步,他弯下了腰,拾起了一只有着金黄色羽毛的织布鸟——

    准确来说,它生前曾是一只织布鸟,只是现在却变为了毫无生气的一坨冰块。手掌微微用力,便有无数细碎的冰屑中指缝中簌簌掉落。

    “根据萨斯克提供的情报,这儿是塔伦地区的翠鸟城堡,驻扎着一整支骑士团。”

    “萨斯克?估计那个贱种在这儿应该吃上了苦头。”

    走在前头的两个人影一个身材高大、另一个则显得略微有些肥胖,匆匆急行下,这些人影的斗篷下摆迎风飘荡起来,赫然露出了一双双铁灰色泛着冰冷光泽的金属战靴。

    “迪尔最强的射手诺特森,可不会如萨斯克那般无用。”

    “呵呵,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

    维杜卡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见到了如潮水一般的亡者向他奔涌而来,这些眼窝中闪烁着红色魂火的不死生物将他层层包围,惨白的骨枪森森如林般竖起,一支支骨杖顶端的圆球散发出绿油油的辉泽,当他瞬间一惊拔出自己的佩剑时,骑在骸骨战马上的那名亡灵将领朝他瞥来了一道冷冽的目光。

    梦境中的景象是一座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小镇,当他骑在战马上怒吼着持剑冲向对面的亡灵时,街道之中已经横七竖八倒下了一具又一具尸体,他看到了尸体的衣饰和肩膀悬系的白披风,上头的鸢尾花徽章表明这都是他的骑士团同僚——

    亡灵战争!

    维杜卡猛然一惊,他只在一些力气的传说故事中听说过亡者的存在,但是眼前所见的景象,让他悲愤交加——

    他看到那名亡灵将领枪尖所挑着的那具单薄娇弱的尸体,正是他心爱的安德莉亚小姐,他又扭过脑袋搜索着四周,很快在街道一侧的墙角里发现了身中数箭、歪着头颅早已断气多时的杰弗里骑士长。

    “混蛋啊!不可饶恕!”

    维杜卡再也顾不得害怕和恐惧,也失去了往日里的冷静,他的眼眶中不停留下温热的泪水,不要命的狂吼着冲向了敌阵——

    “喂喂,维杜卡,你这小子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似乎身体被人拍打了一下,维杜卡从床铺上警惕地坐起了身子,他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终于看清了身前熟悉的身影——

    伊文斯穿着宽松的棉布睡衣站在床铺一侧向他挥了挥五根指头,直到他眨了好几下眼睛后,才停下动作开口说道。

    “啊——没、没什么。”

    维杜卡在睡梦中怒吼连连,很快的,他惊醒房间内的同僚——

    翠鸟城堡内的房间不少,不过相对城堡内驻扎的四十多名骑士来说,倒也算不得宽裕,按照杰弗里骑士长的安排,他们每四人被安排在了同一所房间。

    房间内的另外两人也望向了维杜卡——伊文斯转过了身,从床头拿起了一只旧得有些掉漆的铜壳怀表,看了看时间。

    上午,四点三十,还差三分钟。

    换句话说,眼下还是凌晨,天色刚刚有点蒙蒙发亮。

    “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半晌,维杜卡坐在床铺上喃喃说道,他伸手摸了一把后背,肌肤冷汗淋漓,衣裳也被汗水石头了——在这片刻之间,伊文斯换掉了身上的睡衣,穿上了一套整洁的骑士礼服,他从鼻腔中仿佛嘲讽般的哼出了一声:

    “噩梦?你居然还能做梦?看来最近的生活已经让你的武技修行懈怠了!”

    “伊文斯,这个噩梦,就好像真的一般。我梦见了杰弗里骑士长,也梦见了安德莉亚小姐……我们被许许许多多的亡灵包围了。”

    梦境中的内容仿佛身临亲至,维杜卡不由赶忙说道。

    只是,伊文斯取下骑士长剑挂在腰带上后,说出了一句并不好笑的冷幽默,差点没把他给当场噎死。

    “梦见了安德莉亚小姐,嘿嘿,没有梦见我吗?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作兄弟,居然比不上一个女人重要。”

    维杜卡翻了个白眼。

    他感觉自己无言以对。

    “时间也差不多了,维杜卡,不如现在去早起修行如何?森林附近的空气很不错哟。”

    “呃,好吧!”

    这样的情形之下,房间内的另外两名年轻骑士再也无心睡眠,他们各自穿戴整齐后,迎着一缕晨曦的微光向着房间之外走去——

    城堡里安寂无声,即使大多数骑士都有着早起修行武技的习惯,但是这个时候,仍然属于他们的睡眠时间。

    冰凉的空气从湿润的鼻腔沁入了肺部,让人不禁精神一振。维杜卡和伊文斯,还有另外两名骑士,来到了城堡内的空地。

    因为他们的到来,空地中央相比平时已经多出了数个剑术练习用的木桩。

    “维杜卡,看到你浑浑噩噩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真是替你担心啊!不如,我们小小比斗一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