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43 荣耀的流血Ⅱ
    天空与大地被一道无限延伸的银白分隔,北地诺戈的莽莽原野,连绵的森林弥漫在一片柔和的晨曦之中,在此之上的天空染上了一抹瑰丽的红色,初升的阳光穿过漂浮的云团,折射出璀璨而耀眼的光芒。

    诺特森站在山岗之上,穿过桦树林中枝叶交错的斑斑影翳,他的目光牢牢盯住远处的城堡——

    这座城堡属于典型的埃兰特古典风格,它有着厚实的城墙、置于内部的可靠水源,在前后的出入口,还建造着两座高高矗立的哨塔,若是里头有着充足人手的话,确实不是一块容易啃下的硬骨头。

    不过,“永冻玫瑰”诺特森无所畏惧。

    他眯了下眼睛,瞳孔中似乎发出了幽幽的红光,斗篷的兜帽遮住了他的面孔,不过从偶尔露出的一些脸颊的丰润轮廓来看,他并不像是一个正宗的亡灵——

    亡灵与亡者两者字面上并没有太多却别,不过在永眠的国度迪尔之内,只有那些拥有姓氏的亡灵,才算得上真正的亡者。

    诺特森是一位死亡骑士,这样的身份在迪尔差不多等同于人类的贵族——

    来到地表世界后,他见到萨斯克那个低贱的骨头架子居然毫不客气地和他平起平坐,他忍不住怒火中烧。也许是因为妒忌或者什么其他的原因,他对于那只总是自以为是的骷髅,渐渐产生了深深的敌意。

    可惜罗森塔尔大人的命令在身,至少在明面上,他没有办法去和那个家伙计较太多。

    “诺特森,据说常常生气可是对心脏不怎么好。”

    他的身后是数列阵势森严的人影,只有一人孑然站在了他的右手身侧,这个人影的体型有如一个充气的皮球般将斗篷撑得胀鼓鼓的,他看到诺特森似乎咬着牙齿,随口轻声地调笑道。

    这一次,诺特森倒是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他用战靴狠狠踩在一块突凸的褐色岩石上蹂躏了几下,岩石表面原本附着了一层如铁锈般的苔藓,此时连带细碎的石屑,化作一堆粉末——

    他仿佛将这些当成了萨斯克的骨头,这样一来,他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多少变得舒服了那么一点。

    “心脏?心脏对于死去之人没有任何的价值,不过我倒是想了起来,罗波你这头肥猪特别热衷于吞吃这种玩意。”

    “因为它是一道世间难得的美味,诺特森,我非常建议你尝试一次,也许你会爱上这种好东西的,尤其是少女的心,当你的牙齿咀嚼那些仍在跳动的血肉时,味道是那么的芬芳而美妙。”

    “所以,这就是你选择加入这一场战争的原因么?”

    林中雾气萦绕,风息流动,诺特森从远处的城堡收回了凝视的目光,他翻身骑上了一头披着黑色铠甲的骸骨战马,紧接着,他身后的那些人影,也齐齐将武器扛上了肩膀,向着山岗的下方走去。

    ……

    城堡中央的空地只能听见急剧喘气的声音,维杜卡与伊文斯结束一番不分胜负的剑术比斗后,双双累得筋疲力尽,汗水从额头上滚滚而下,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哈哈大笑——

    另外两名骑士在一旁高声叫好。

    宁静的清晨这一丝嘈闹很快惊醒了康伯伦·杰弗里,这位向来自律的中年骑士本就有着早起的习惯,听到外头那些剑术比斗的动静后,他起身离开床铺穿戴整齐,抬起头时,正好看到一缕淡金色的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过来——

    翠鸟森林的日子虽然比不上塔伦要塞或洛伦茨小镇热闹,但是静谧的气氛对于杰弗里而言,也是一种恬淡的乐趣。

    身为骑士长,他拥有着一所独立的房间。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些简单的木头家具,正中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头有一个乳白色泛着釉质光泽的陶罐,陶罐中装了一些清水,几支颜色各异的野花随意的插了陶罐中。

    他来到了窗台前,很快见到正在挥剑的维杜卡和伊文斯——前者一直思慕着他的女儿安德莉亚,并且作出了表示。虽然他并没有回应正式的承诺,但是至今为止,他对于这个小伙子还是非常的满意。

    有天赋、勤勉,心肠也不坏。安德莉亚嫁给这样一位年轻人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以这个小子的实力进展,不出意外的话,三十岁前大有可能踏入觉醒一阶。

    “伊文斯,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城堡之内,维杜卡站在水井旁边正用木桶提着冰凉的井水清洗着身体,这几个年轻人褪去了上身的衣物,露出了条分缕析线条分明的肌肉——

    骑士们的日常修行包括武技、肉体和意志,而在武风浓厚的塔伦地区,精壮的小伙子们往往将寒冷天气洗冷水澡当成一种勇气的体现。

    “嘿,除了鸟儿的叫声,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伊文斯的动作很快,他正用一块干净的布擦拭着身体,听到维杜卡如此说起,当即笑着答道。

    “你们呢?”

    维杜卡并不死心,他扭过脑袋,看向了另外两位骑士。

    “没有。”

    “怎么可能?”

    ……

    法恩小镇。

    街道上的人们惊慌失措,躲进了一座座酒馆、一家家店铺,他们的脸色发白,浑身是汗,挤成一团低声议论不断,偶尔有人趴到了窗户上偷偷瞄着外头的景象——

    几乎是瞬间,面孔有如失去血色了一般,瞬间化作了一张白纸。

    “亡灵!亡灵越来越多了!”

    这个声音都在颤抖。

    镇上的警备队早已在半个钟头前集结,可是面对街道之中的骷髅战士、骷髅射手、腐肉傀儡和骸骨组成的亡灵部队,根本不堪一击——

    警备队的队长是一个身材高大、嗓子浑厚、常常来跑到酒馆中喝酒聊天的中年男人,镇上的居民看到一名骑在骸骨战马的亡者倏地突出阵列,驱马挥动弯刀,瞬间将他从肩到腰劈为了两半——

    鲜血与内脏的混合物流淌了一地。

    警备队的民兵完全是被吓坏了,他们一个个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直到亡灵的部队与他们短兵相接,这才如梦初醒——可是发软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连转身逃跑都成为了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刀剑切割人体、嚎叫、哭喊连绵不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