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45 洞穴人军师
    康伯伦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年轻人——

    他们都是隶属于鸢尾花骑士团的正式骑士和骑士扈从,一个个身躯矫健、目光坚定,当他们从骑士长康伯伦听到亡灵来袭的消息后,不仅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一种兴奋的跃跃欲试。

    清晨的阳光在一片鲜绿的树叶上凝成焦点,一圈圈光晕扩散开来——树木的下方是武装齐备的列队的骑士,他们站在这里,手中齐齐举着佩剑,身姿挺拔得就像一杆杆笔直的标枪。

    “城堡外头的亡灵并不比我们的人数多多少。”

    伊文斯答道——“永冻玫瑰”诺特森和他的部下已经来到了翠鸟城堡之外,城堡外围光秃秃的,除了一圈低矮的灌木丛,几乎什么都没有——这位自诩为迪尔第一射手的死亡骑士见到城堡内的哨塔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不由悄悄举起了长弓,搭上一支灰白的骨箭。

    那根闪着致命亮光的弓弦正被拉开。

    可惜那个人影似乎只是匆匆望了一眼又下去了,他的动作很好利用了身边的建筑掩体,诺特森并不能保证这一箭能够取得对手的小命。

    “人数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身为一名作战经验丰富的骑士长,康伯伦及时向麾下的骑士泼下了一盆冷水——这些年轻的骑士虽然保持沉默,可是眼神中所流露出的内容表明着他们仍然没有在乎这一次的敌人。

    “维杜卡,不如我们再比一比,谁干掉的骨头架子更多。”

    “好。”

    ……

    诺特森森然的面孔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怒意,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那个人影赤裸裸调戏了一般,他刚一放下长弓,哨塔上的那个人影又再次钻了出来,似乎还朝他挥了挥手——

    毫无疑问,那个可恶的家伙在他敏感的自尊上狠狠踩上了一脚,他咬住牙齿,双臂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空气中一道残影闪过,刹那,被撕裂的空气发出了一声尖啸。

    无论是谁,都必须死!

    骨箭化作灰色的流光,哨塔上的伊文斯感到一股足以凝结血液的深深寒意锁定了他的身体,下意识的,他朝着哨塔下轻轻一跃——

    就职高阶的骑士有着不俗的肉体素质,伊文斯坠落地面的瞬间一个敏捷的翻滚,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这一箭。

    砰!

    这支高速射来的骨箭直直射中了哨塔的顶部,一声爆响过后,上头升腾起了一团浓浓的烟尘,砖石在巨大的力量冲击下化为齑粉,而城堡中的骑士,纷纷抬头,拔剑,锵声一片。

    “该死的人类!”

    “永冻玫瑰”诺特森将手臂向下重重一划,这是一个无声的肢体命令——密集的脚步声迅速向前,那些黑色斗篷下的身影一个个半屈膝盖,随着拉扯弓弦“嗤嗤嗤”节奏有序的动作,大片大片的骨箭如骤雨般在半空中划过抛物线,然后向着城堡里头射去。

    “黑色游骑兵”小队!

    即使在精兵强将众多的迪尔,这支仅有五十多人规模的队伍也算得上一支不可多得的精锐——小队中的成员来自亡灵的各个种族,不过共同的是,他们都至少有着就职高阶的实力,并且精通射击与近战的技巧。

    这一次,为了便于林中的行动,这支队伍中的大多数人放弃了骑乘骸骨战马,可这些除了让他们的行进速度有所降低外,并没有对他们的战斗力产生丝毫的影响——

    一双双属于亡灵燃烧着通红魂火的眼睛从斗篷下的阴影抬起了头,只是,过了几秒之后,他们并没有听到了熟悉的惨叫。

    城堡内寂然无声。

    “诺特森,萨斯克提供的情报告诉了我们,这儿曾经驻扎了一整支骑士团,我想,也许他们早就有了防备。”

    诺特森没有说话,他从城堡的哨塔收回了视线,一把抓起了身前这个人影的衣领——纤细而有力的十指上头蒙着一层轻薄而柔软的硝制皮革,这是一双做工精良的皮革手套,愤怒的死亡骑士诺特森隔着这件不起眼的物品,将身前之人的衣领高高抓了起来。

    兜帽垂落。

    露出了一个圆滚滚的脑袋,这个脑袋看起来就像一颗不太新鲜的荔枝,大块的褐色、红色与绿色皮肤错综交杂,表明分布着无数的颗粒状的凸起——脑袋上的面孔先是一惊,继而展现出了讪讪的媚笑。

    肥壮的双手和双腿在半空晃悠了几下。

    “罗波,如果你这支丑陋的青蛙的存在意义只是让我的耳朵感到难受,那么,我并不介意——”

    显然,“永冻玫瑰”诺特森的脾气非常暴躁,他那只提起罗波衣领的手抓得更紧了,几乎快要勒得对方喘不过气——罗波吐出了一条长长的有如蛇信一般分叉的鲜红舌头,他的眼睛正在向外鼓凸。

    “等等,诺特森阁下,作为您的副将、军师,按照亡者军队的规矩,你不能这样粗暴的对待我。还有,我必须纠正你话语中的错误,我不是什么那种见鬼的凉血动物,而是一名伟大的洞穴人……”

    一连串语速极快的仿佛绕口令一般飞快说完,罗波脑袋上布满无数小肉瘤的皮肤似乎更加红润了,他观察着诺特森的脸色,见到没有说话却是稍稍缓和,又咳嗽了两声:

    “尊敬的诺特森阁下,你应该相信我。事实上,本人对于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在大陆过去的战争史中,类似的据点攻坚战并不在少数,何况,眼前的只是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城堡,比起真正的要塞还差得很远。”

    “洞穴人军师”罗波仿佛洞察了诺特森的心思,他知道这位死亡骑士对于“黑色游骑兵”异常重视——

    这些人不仅属于此次战争迪尔军队的一员,更是诺特森家族忠心耿耿的部属,若非迫不得已,“永冻玫瑰”诺特森绝不可能拿着他们去做两败俱伤的事情。

    他想要攻占城堡,又不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就是诺特森当下心理的真实写照。对此,洞穴人罗波洞若观火。

    “我有一个很不错的办法,将城堡内的骑士逼迫出来。”

    他很快建议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