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46 圣殿骑士?
    城堡内的骑士并没有随身携带盾牌之类防护箭矢的装备,亡灵们的箭矢如雨点般密集倾泻而下,当他们看见这样一副景象后,当即分散了队列,挥动佩剑扫开骨箭——除了那么一两个不幸的倒霉蛋在非致命的部位擦破一点儿油皮外,没有任何人因此而受伤。

    不过从箭矢的密度和频率,骑士们已经推测出了敌人弓箭手的数量。

    “黑色游骑兵”小队列队在翠鸟城堡之外。

    “诺特森阁下,我在情报中注意过关于这一类城堡的信息,它们的内部只有一到两座水井……”

    “洞穴人军师”罗波继续说道,他看到诺特森那双没有眉毛的光秃眉头似乎跳了一跳,赶紧不动声色地向后大退了一步,“他们若是想要坚守城堡,水源是一个值得利用的弱点。”

    果然,不出罗波所料,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身前的死亡骑士从鼻孔中冷哼了一声,用一种不屑的声音说道,“水源?罗波,你难道想告诉我,要去填堵了他们的水井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会将这件光荣的任务交付给你。”

    “不、不,大人,我们可以挖掘一条壕沟,如果不出我的分析,因为附近这条河流的缘故,他们的水井肯定挖得不够深。”

    “挖掘壕沟可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罗波,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也没有足够的时间。”

    诺特森的脸色有些缓和,不过当他略微转动脑袋,却突然发现城堡的城墙上站上了数个人影——

    康伯伦登上了城墙,他看到了城外呈月牙形分布展开的“黑色游骑兵”,很快就作出了判断:这是一种利于远程射击却防御单薄的阵势,很容易就被骑兵的冲锋突破防线。

    康伯伦的领花和白披风表明他的身份,“永冻玫瑰”注意到这个男人后,瞬间投去了一道冰冷至极的目光——对方仿佛心有感应,几乎是与此同时。也朝他所在的这个方向瞥来了一眼。

    “那个家伙的实力相当强悍。”

    仅仅一眼,康伯伦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凌厉有如实质的气势,对着身边的骑士说道——

    他很快放弃了率队冲击敌阵的打算,与诺特森的顾虑相同,两败俱伤并不是他所愿意见到,尽管埃兰特人与亡者的战争已经爆发,但是到目前为止,双方并没有并没有爆发过高烈度的正面厮杀。

    他还不知道,远在北方数十里外的法恩小镇,已经被另外一支亡灵的部队化作了废墟。

    “诺特森阁下,站在你眼前的可是一位洞穴人萨满,挖掘壕沟这种事情,交给在下就好了。”

    罗波跟随着诺特森的目光往城堡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他看到身前的死亡骑士点了点头,丑陋的面孔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格罗斯一行离开布玛前往了诺戈的恩萨达,他们将明夜·斯塔小姐所委托的物资一路顺利的送达了目的地,如约的从那个叫做“劳伦”的姑娘手中取得了报酬——

    他们沿途之中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除了一伙格罗斯昔日的同行,只是当斯考特一人一骑将这些盗匪冲杀个七零八落后,这些盗匪就已明白这支商队的护卫佣兵绝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对象,当下就乖乖地放弃了原本的劫掠计划。

    “干得不错。”

    车队中的劳伦说道。说句实话,这还是格罗斯第一件见到这位不苟言笑的姑娘流露笑容,不过这位姑娘的笑容却是很快凝固,因为她看到了斯考特正朝着商队返回,他除了身下那匹战马外,还牵着两头灰不溜秋的毛驴——

    “头儿,这些人真是可笑,我才刚刚举起刀子,他们就吓得屁滚尿流。你看,有两个家伙逃跑的时候还摔下了毛驴,不过看在昔日同行的份上,我选择放过了他们一马……”

    “咳咳——”

    格罗斯觉得“同行”这一词汇,这个时候听起来有点那么不太对劲。

    “斯考特,请叫我团长。”

    他开口提醒着斯考特注意自己的身份已经转变。

    “好的,头儿。”

    劳伦一脸狐疑地盯着格罗斯——后者面不改色,心理素质倒是十分过硬。

    他们于三天后的傍晚时分赶到了恩萨达,完成任务后的格罗斯没有停留在恩萨达过夜,他和他的同伴采购一些干粮后,立即沿着塔伦的方向开始返回。

    ……

    随着阳光的渐渐西沉,“狐狸与浆果”酒馆大厅中的光线变得暗淡,酒馆的老板点亮了油灯,这个时候外头变得静悄悄的,可是没有任何人敢于出去察看——透过窗户的花格,他们看到一头食尸鬼正在街道中不断徘徊,他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嘿,伙计们,你们不是佣兵吗?那只是一头食尸鬼,你们也害怕吗?”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街道中的亡灵大部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这并不妨碍某些神经粗大的家伙放下了一颗担惊受怕的心,他怂恿着人群中的佣兵,又看了看身边其他人的反应。

    佣兵中没有人接他的话头。

    的确,若只是一头食尸鬼的话,按照这类不死生物在亡灵序列中的垫底排名,并不是什么棘手的麻烦,但若要是附近有其他的亡灵呢?

    佣兵们虽然习惯于冒险,但是他们从来都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看来,懦夫并非只有卡迪诺男爵。”

    这个声音正在人群中嘟哝道——有一位穿着皮甲、腰间系着一条赭黄色兽皮裙的小伙子听到此言不由大为恼火,他正待要出手教训,却被身边一个面色沉静的大胡子拦了下来。

    “迪伦,别惹事。”

    他说道。一边朝着那个仍在嘲讽的声音望了一眼——

    这样的人到处都有并不稀奇,他们往往没有直面危险的勇气,却乐于见到别人陷入困境。可惜他并不知道“你行你上啊”这一句至理名言,要不然他绝对会拿来堵住那个嘲讽者的可恶嘴巴。

    笃笃、笃笃——

    街道的另一头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蹄铁踏在街道之中的石板上,清晰可闻。

    “是贵族们派来的援军么?”

    有一位带着孩子的女人喜极而泣,她试着挤开人群,跑到窗户旁边去看一看——事情虽非她所想象,但也没有让她失望,很快,窗户边的人高喊起来:

    “快看,是教会的圣殿骑士!”

    “圣殿骑士?呜呜,我们得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