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52 山岚伏击战Ⅲ
    “你们应该听说过法师阿卡林特与黑龙的传说故事……”

    “等一等,难道头儿你想说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莱文忍不住在一旁问道。这一下子众人仿佛来了兴趣,团团围到了格罗斯的身边。

    “的确如此。其实我还可以作些补充,法师阿卡林特于无名山谷中设置的符文石一共有八块,这些石头又被称为符文界碑。而这儿是因为数百年前山体的崩塌,所以才暴露在外。”

    “我们可不可以将它搬走?”

    少女的眼中忽然闪着财迷一般的炽热精光——

    就算她平时对于雷尔并不怎么上心在意,可是这么一大块摆在面前的符文石,还是不可避免的让她小心脏怦怦直跳。也许普通人无法意识到这块石头的价值,但是对于法师来说,这就相当于杀死一条巨龙所获得的全部财富,甚至还绰绰有余!

    并且,身为法师,这块巨型符文石根本就无法用雷尔或里尔来衡量其价值。

    “恐怕无能为力。”

    格罗斯答道——这一回答瞬间让少女高涨的情绪低落下来,原本兴奋的小脸可以见到明显的失落神色。倒是一直说话不多的“红胡子”雷德突然开口说道:

    “那么,砍一块下来如何?”

    “不妨一试。”说话的是斯考特——

    “红胡子”雷德说干就干,当即从背后抽出巨剑,退了一大步后,抬剑一击凶狠的劈斩——

    一声巨响,随着四溅的火星,猛烈的撞击顿时让长剑的剑身嗡鸣颤动不已,可惜很遗憾的是,除了雷德的巨剑崩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巨石只是掉落了一层表面的泥土。

    雷德感到自己的手臂都震得发麻了。

    “头儿?我们继续留在这儿似乎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

    无计可施之下,奥利弗终于变得沮丧——不过格罗斯却是微微一笑,他再次看了看怀表,确定上头的时间后,终于一把拔出斧枪「野蛮人的窒息」,随手插在了符文石的下方。

    “格罗斯先生,你想撬动这块符文石?”

    之前尝试无果,法师小姐拉迪娅的表情自然是一脸疑惑,旁边“红胡子”雷德等人握住斧枪的长柄用尽全身力气却有如蚍蜉撼树后,更是神情古怪的盯着格罗斯。

    “不要着急,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点耐心。”

    格罗斯淡淡说道——但是他这般镇定的模样不禁让同伴的心头仿佛猫挠一般变得更加好奇起来,少女来到了他的面前,开始盯着他那张胡须拉渣的面孔上上下下反复打量。

    “每一块符文界碑都与其他的有着协同的联系,大致原理基本上可以用矩阵来解释,而它的系数每经过一个完整周期都会发生变化……而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根据常数得出对应眼前这块符文石的矩阵具体值……”

    “矩阵?”少女纳闷道,她对于这个新鲜的概念一无所知。

    “你也可以看成多个函数公式的集合。”

    “这与眼前这块符文石有什么关系吗?”

    “唔,拉迪娅,奥术锁这种东西你总归清楚吧?”格罗斯所提起的奥术锁常常见诸于高阶法师的储物宝箱,少女对此倒也不陌生,她点点头——

    这个世界的数学水平并不发达,除了一些基本的算数外,其他一些高深的内容对于原住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法师小姐拉迪娅能够表现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已经算得上难得一见的学霸了。

    事实上,如果将这一矩阵题目放在格罗斯面前,他也无法短时间内得出结果。不过有一种东西叫做记忆,还有一种外挂叫做系统——

    作为《纷争》中专供玩家休闲娱乐的小游戏之一,「无名山谷的符文界碑」早已被骨灰玩家们玩得滚瓜烂熟,而红月之年的一些数据,格罗斯也还有很深的印象。

    他站在原地握着斧枪好像正在怔怔发愣,而在独有视野中,格罗斯正在如此操作:

    系统,程序,科学计算器,输入矩阵,当前时间段对应系数、常数,再求解。

    不得不说,他前世所经历的那个现代社会还真是科技发达,独有视野中的屏幕闪了一闪,几乎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便已得出了准确的结果。

    他拿起斧枪,用枪尖在符文石的表面信手涂划起来——看上去是写了几个数字,不过从刚刚格罗斯与少女的交谈开始,所有的人都是听得云里雾里,一脸懵逼。

    “好了。”

    格罗斯微笑,对着同伴们说道。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对?这块石头似乎松动了一点。”

    符文石当然没有松动,这是“红胡子”雷德的错觉。从山廓斜射而来的落日余晖照耀着他的脸庞,剧烈运动下,他不禁额头冒汗,习惯性的,他用袖子擦了一擦——

    下一秒,耳边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响动,他仿佛看到这块巨石处于毫无外力的情况下正自发地朝着某个方向滚滚而行,越来越块,似乎高度还提升了那么一点。

    见了鬼?

    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望向了格罗斯——

    他原本以为这位年轻的佣兵团长不过是剑术厉害一些,但这一下,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有着山民血统的年轻人了。

    难道,他还是一位法师?

    雷德注意到一旁的法师小姐拉迪娅,心想极有这种可能——

    “魔武双修”这一词汇从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这位佣兵团长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如果起初是因为遵守比斗的赌约而加入这支新近组建的佣兵团,那么,到了眼下,他已经多出了几分憧憬——

    漫漫历史长河中能够真正达成“魔武双修”的无一不是惊天动地的非凡人物,能够跟在这样的人物后头,从今以后大有可为。

    格罗斯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此举居然会对“红胡子”雷德产生这般效果。此时他全部的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了狂摁科学计算器这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上——

    输入矩阵,求解……一组又一组坐标数据变换,对应着每一块符文界碑的当前位置,只是其他的符文界碑隐藏在山体内部或者泥土里,才没有显现出来。

    而摆在眼前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却是:这块巨石在山道中一路折线翻滚向下,轰鸣的声音渐行渐远,带起一长串滚滚的烟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