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60 闪光之剑Ⅵ
    得手了?

    格罗斯差点愣在了当场,他并没有想到自己随手的这一巴掌居然正好扇在萨斯克的脸上——

    觉醒一阶的亡灵颅骨坚实异常,而海加尔岩石重铠的手甲也有着颇为精良的材质,这是坚硬与坚硬的碰撞,他看到对面的亡灵将军身形晃了一晃,险些摔了个趔趄。

    可惜的是,在格罗斯的独有视野中,萨斯克的头顶只是飘过了一个hp-1的浮动气泡——“你的掌击对萨斯克造成1点伤害……”,系统中的这一行提示信息仿佛跟他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然而萨斯克却是羞怒交加——

    这位亡灵将军并没有想到有人胆敢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什么叫打脸?这就是真正的打脸,此时他的心中陷入了一片狂怒,恨不得扒了眼前这位年轻骑士的皮!

    可他却深知自己无力做到——虽然恢复骷髅的本体后,萨斯克感觉自己的力量又提升了些许,但是这一短暂的僵直过程却对手抓了一个正着。

    一记耳光后,格罗斯另一只手中的神圣霜寒长剑正在斩下他的脖颈——

    挥剑的速度依然极快,并不比交手之初慢上分毫,而在其他人看来,模糊的月色下只有一片令人无法看清的银色光幕。

    格罗斯手腕一抖,急速切割!【英勇之勋】开启!

    萨斯克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林地中的泥土在战靴下划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他抬起长剑架住了对手的武器,但是那种沛然的巨大力量再加上突然加速的强力冲击,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向着身后不停退去。

    这是一株半人多高的矮松,根根墨绿色的松针在暗淡的夜色下并不起眼,他的后背撞上树干,“砰”地一声巨响,矮松折断,他不由从胸腔中闷哼了一声,但是对手的汹汹来势并未有丝毫的减弱。景色在他的视野两侧不断飞退,萨斯克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撞上了多少东西,反正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处在不停的震荡与起伏中——

    在《纷争》中,这种持续角力的状态每过一秒钟都会对双方进行一次判定,力量、法则等等——格罗斯之前的那记斜斩原本就是一个虚虚实实的剑招,他并没有想过就此简单一剑就砍下“黑锋战将”萨斯克的脑袋,而之后所发生的一切更是处于他的预料当中——

    他发现对手的力量滑落了一截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打算利用自己占据优势的等级和力量属性将这头骷髅欺负到死——

    眼前正在发生的事实好像正在让他如愿以偿。

    萨斯克被“大地的祝福”第二级法则“余震”给晕眩了!

    尽管只有短短零点一二秒的时间,但是双方作为觉醒一阶的强者,已经足够干出很多事情。

    两人身形贴近。

    剑身向下一沉,格罗斯手中神圣的霜寒长剑落到对手符文长剑护托之前的强剑身位置,随着格罗斯肩膀、手臂和手腕齐齐发力,萨斯克的武器倏地一下,居然脱手了——

    符文长剑在月光下旋转着划过一道淡淡的影子,然后众人只看到两人之间飘过了一道炽白的闪光。

    “到此为止了,萨斯克先生!哈哈哈哈……”

    ……

    “萨斯克大人!”

    月光下原本轻柔的声音变得尖锐。

    格罗斯与萨斯克的比斗看来分出了胜负,雷德望着格罗斯刚才让那头亡灵将军武器脱手的画面不由感慨万千——这并不是什么优雅符合绅士礼仪的剑术技巧,相反,它只是佣兵们常常运用的一个手段,某些时候战斗的双方并不打算直接动手杀人,便会用上这种缴械的手段,逼迫对方投降。

    而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一副景象。

    只是这位亡灵将军看上去实在是厉害得很,相形之下,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年轻佣兵团长的实力究竟到达了何种地步。

    巫妖玛尔达正在施法解除僵尸陀恩身上的蛛网术,这位向来喜欢讥讽他人的僵尸先生终于露出了一丝感激涕零的眼神,他望着玛尔达,却看到巫妖女士正在这时扭过了头——

    不远处的林地白光一闪,他猛然想起自己的上司萨斯克正在和那位圣殿骑士交手,尽管那位骑士的年纪并不大,但是实力却强悍得令人发指,之前僵尸陀恩以为萨斯克大人最多花上一点儿功夫就能将那位圣殿骑士搞定,但是巫妖玛尔达的尖叫让他顿时意识到了某种不妙。

    萨斯克大人输了?

    这一年头在僵尸陀恩的心中一闪而过,他发现村子里的那些民兵愣在了原地,发现那队吸血鬼姐妹与敌人齐齐停下了交手,正在施法的玛尔达女士停下了挥动法杖的动作,而又一串热气腾腾的连珠火球,正朝着他的脸孔直直飞来——

    事实上,如果这一幕幕属于游戏中的场景,僵尸陀恩的头顶会显示一行红色的血条,他此时的生命值已经损失超过三分之二了,这是一个危险的界限,因为,它意味着生命很快将会终结。

    必须马上脱离战斗。

    僵尸陀恩暗暗对自己说道。

    【蛛网术】的效果持续时间正好过去——

    格罗斯与那位亡灵将军的战斗让法师小姐拉迪娅不由松懈了心神,这样一来,始终有如暴风骤雨的施法节奏似乎出现了一个空档,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刚刚少女施法所攻击的那头僵尸,正在伏低身形悄悄开溜。

    “我不得不承认,阁下的实力真是让我惊讶。”

    “嗯,所以呢?”

    格罗斯一边回答,一边毫不犹豫挥剑劈向萨斯克——

    对方此时手无寸铁,架起一只手臂想要格挡。霜寒长剑的神圣附魔属性在这一刻终于完全体现,就如热刀子切进了牛油,没有任何的凝滞,萨斯克的右手手臂自手肘的下方戛然而断——

    这是一段如玉石般漂亮的白骨,格罗斯看向萨斯克的面孔似乎正在轻笑,紧接着,他左手挥拳打在了萨斯克的下巴。

    萨斯克无力再去还击,就像一个只能挨打受气的沙包。

    战斗的结果看来已经失去了悬念。

    “骑士先生,现在的你大概以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这头巨型骷髅眼眶中的魂火仍在闪烁,他继续说道。

    “的确如此,能够杀掉一位强大的亡灵将军,正是在下的荣幸。”

    此情此景萨斯克突然变得唠叨起来,不禁让格罗斯想起了一句话,“反派死于话多”——当然,无论如何,他仍在一剑一剑劈向眼前的对手。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游戏中的萨斯克血量好像很高,嗯,应该需要一点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