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盗格罗斯 > Act168 【光辉之炎·托纳提乌】
    火把的柄头,捆扎在一截木棍上的油绳仍在噼噼啪啪的燃烧,橘黄色的光芒在昏暗的洞穴中摇曳,从洞口投来一缕柔和的阳光,将空气中漂浮不定的尘埃照映得纤毫毕露——

    岩壁上交错的痕迹仿佛一张荒诞不经的抽象画作,然而格罗斯却闭上了眼睛,直到同伴们关切的声音在耳边此起彼伏的响起。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半晌,格罗斯淡淡地睁眼答道——事实上,当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他的时候,他的系统独有视野中正刷出一行行的提示信息,而最下方一行的文字是这样的:

    右手下臂,伊路森·本源法则具现,【光辉之炎·托纳提乌】。

    后头是法则的具体名称,而前面的阐述,格罗斯将其理解为一种自身的状态——

    在游戏之中,所谓的法则或要素的体现并非单独存在,它们通常需要依托于一定的载体,而人类和其他种族使用法则之力时,自身的肉体便充当了载体的作用。

    他默默尝试了一下,原本体内觉醒的大地法则到了右臂的部位就仿佛泥牛入海一般,而右手上飘荡的白色火焰却是依然一片炽白,他朝着岩壁挥手隔空轻切,瞬间可见一片灰褐色的岩石犹如朽木般分崩离析——

    这只是随手的一击,可是威力却远远超过了寻常的刀剑劈砍——“红胡子”雷德等人见到这一幕,默不作声齐齐咽了一口唾沫。

    但是系统中更多的信息却是没有了。

    格罗斯缓步走出洞穴,从阴暗步入外部的阳光之下,光线的刺激让人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却是仍然维持着之前的形态。

    “那个……”

    奥利弗有些欲言又止。

    “究竟发生了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该回头找找拉迪娅。”

    格罗斯注意到奥利弗的目光,倒也知道他的这些同伴在想什么,很快答道。

    ……

    花鹿村。

    少女安静地坐在一张桦木制作、只是刷上一层薄薄透明生漆的书桌前,她的长发没有捆束,自然地垂在了肩头那一段点缀的白色绸带上,而此时随着她的说话小脑袋微微摇晃,金色的柔顺发梢上好闻的香气让一旁的年轻人忍不住鼻子嗅了一嗅。

    “格罗斯先生,你好像有些走神了。”

    少女点了点头,盯着眼前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有些心猿意马的年轻人认真地说道——

    格罗斯伸手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这是他心虚时下意识的动作,不过他这次伸出的是左手,相比于法则化的右手,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

    他的右手还放在书桌上,刚刚已经经过了少女一番仔细的诊断。

    “格罗斯先生,你说你握住太阳之石后,那块石头便化作一堆碎屑消失了,然后你的右手就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的确如此。”

    “当时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很热,很烫手,有些轻微的刺痛,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我认为这可能是太阳之石力量的侵蚀。”格罗斯自然不会说出系统的存在以及那些提示信息,于是换了一个说法描述说道。

    “唔,这种力量没有继续曼延吗?我是说,它没有延伸到其他的部位。又或者,格罗斯先生你使用自身的法则力量进行了压制?”

    少女盯住了格罗斯的手腕,格罗斯卷起了衣袖,从腕骨以上的部位看去,手臂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两样,而手掌的部分却仿佛硬生生拼接上去的一般,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颜色和质地。

    格罗斯回想了一下两个小时前的场景,当即摇头——

    他清楚记得【光辉之炎·托纳提乌】并没有扩散,似乎是在他的手掌部位,与他所拥有的大地法则稍一接触后便退了回来,两者之间仿佛保持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而相安无事。

    “那么,也许可以将目前的状态理解为法则力量的暂时平衡?”

    少女用不太肯定的语气判定道——

    斯考特、奥利弗、莱文和“红胡子”雷德还在这座宽敞的小教堂内,阳光透过窗户上的彩色玻璃花纸在地面上留下一片光怪陆离的影子,几人好像生怕打扰两人的交谈,一个个坐在附近的一张张木椅上,谁也没有出声。

    说完这句话后,少女猛然站了起来——

    这一下子的动作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只见少女似乎是若有所思地眨了眨清澈的湖蓝色眸子,取出了随身的短柄法杖,轻轻点在了格罗斯的手腕上。

    片刻。

    她闭上了眼睛。

    以一位觉醒阶战士的精神感知,格罗斯仿佛发觉身边好像萦绕着无数细小的风息,这些风息柔和得就像少女手指的轻抚,几乎让他不禁舒服得呻吟起来——

    手腕之处两种法则力量的界限似乎正在被悄然打破,当拉迪娅将法杖柄头的宝石挪开之后,瞬间可见格罗斯的右手犹如一团炽烈燃烧的苍白火焰。

    他瞪大了眼睛。

    系统中刷出了这样一行信息:【光辉之炎·托纳提乌】重构……

    但是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再也没有任何的提示。

    也许重构的过程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他定了定神,却发现身边的少女正在盯着他的面孔——两人的视线不止一次有过交织,但这次格罗斯却从少女的脸庞上看到了一丝忐忑。

    或者说是,因为关切而表现出来的忧虑和担心。

    “拉迪娅?”

    “嗯,格罗斯先生,我试图引导两种不同法则力量的调和,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水准,这好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少女微蹙眉头,抱着法杖柔声说道,她抬头望着格罗斯坚毅的面孔,不经意间将白皙的手指再次搭上了格罗斯的手臂——

    细嫩柔滑的指肚划过手臂上一根根蜷曲的汗毛,但是少女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介意。

    “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吗?格罗斯先生。”

    “没有。现在似乎也挺好的。”

    “可是,我听老师说过,不同的法则会导致力量的失序和紊乱……总之,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状况就对了。”

    “有什么好的办法吗?”到了这般地步,格罗斯也无法确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向来性子粗线条的他倒也没有因此而愁眉不展,随口好奇地问道。

    “这种力量很像圣辉教会的圣辉之力,格罗斯先生若是愿意前往教会的话,这一问题说不定能够解决。只是你拥有了这一类法则力量,很有可能被神官们要求加入教会。”

    作为一位天赋不俗的就职阶法师,少女已经敏感到【光辉之炎·托纳提乌】与圣辉之力诸多的相似之处。

    “等等,拉迪娅。你是说让我接受教会的神圣洗礼?”

    格罗斯深知所谓加入圣辉教会并不是空口几句话的简单事情,更可能的,就像游戏中那样,需要进行职业转职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