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01章 太子选妃
    湖面上碧绿的荷叶随风摇摆,粉嫩的荷花轻轻抖擞着身姿,这在炎热的夏天里,也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碧波湖中心的湖心亭里,苏阮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栏杆上,双眼无神的望着湖面。

    哒哒哒。

    这时,却是有轻快的脚步,由曲廊那头慢慢往亭子里靠近,近了看,却是一个穿着绿色衣裳的丫鬟。

    丫鬟面上带着神秘的笑意,到了近前,就凑到了苏阮的面前,“小姐,我刚才可是从外面得了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

    苏阮倒是来了几分兴致,实在是太无聊了,赶紧来点有趣的事情拯救她吧。

    看苏阮来了兴致,香桃立刻就巴拉巴拉的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跟竹筒倒豆子一般给吐了出来。

    “战无不胜,俊美若天神,文武全才,惊才风逸,反正就是完美的化身的太子殿下要选妃了。”

    一边说,香桃更是一边作出了一副花痴的样子来。

    苏阮终于转过头来,看了像是说到动情处的香桃一眼,然后就很是不忍直视起来。

    忍了忍,没忍住,伸手拿起旁边石桌上的糕点,就对着香桃砸了过去,“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被选中成为太子妃了。”

    香桃对于危险的感知和反应,那叫一个灵敏和反应迅速。只见她身子快速的往旁边一挪,一只手往前一捞,当即就将苏阮砸过来的糕点给握在了手里,低头一看,竟然是她爱吃的,小姐难得做的抹茶蛋糕,顿时就像是偷腥的猫一般,看着苏阮痴痴的笑了下。笑得苏阮快要发毛的时候,赶忙将抹茶蛋糕往嘴里一塞。

    那满足,那表情,实在是欲仙欲死。

    将抹茶蛋糕给吃干抹净之后,香桃记性很好的继续刚才的话题。

    “小姐你这不是说笑话呢,奴婢哪里能被选少做太子妃。在奴婢看来,像太子这样世间罕见的男子,也只有小姐你这样世间罕见的女子方能够配得上了。奴婢就是再修炼个十辈子,也不及小姐的万分之一的。”

    苏阮:“……”

    这个丫头,拍马屁的功夫和她吃东西的功夫一样了得。

    “说人话。”

    苏阮清浅出声,声若莺啼,柔如柳絮,尚未见其容貌,只这一把声音,听着就能让人软了半边身子去。

    而香桃也不负众望的觉得自己酥麻了半边身子,然后就忍不住跪到苏阮脚边,伸手揪着苏阮的裙摆,“小姐你这样认真说话的样子,真是太撩人了。那样子,好像是正经的闺秀千金。”

    苏阮:“!”

    被人这样说,苏阮轻轻的挑了挑眉,抬了抬脚,将自己的裙摆从香桃的手中解救出来。

    “快,好好说话。”

    香桃这才恋恋不舍的爬起身来,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苏阮那足以祸国殃民的绝色容颜。

    苏阮的美貌,是那种恍若花开到最艳丽的奢靡,每一寸每一分,都美到极致,带着极致的妖娆,只是看一眼,就是无尽的诱惑。

    这当真是一张盛世美颜,集尽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香桃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平稳了一下呼吸,开始说道:“小姐你也是知道的,太子殿下芝兰玉树,惊才绝艳,更是绝世战神,这样的风流人物,正是双十年华,早先一直以边关战事吃紧,婚事不断押后。如今边关平定,鞑虏已被太子之名吓破了胆,再不敢造次。陛下和皇后忙将太子殿下召回,要为太子殿下选个美貌贤惠的太子妃。而太子殿下也是点头应下了,却是要求要广阅天下女子,不求美貌无双,只求缘分,一眼相中,这一生就只愿守此一人。陛下和皇后娘娘拗不过太子殿下,今日早朝就颁布了太子选妃的诏书,让天下将所有适婚女子的画卷送入京城。”

    什么?

    苏阮惊讶得面上的慵懒神色都去了几分,“天下适婚女子的画卷?那是不论身份,不论种族了?”

    “是的呢。”

    香桃郑重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又补充道:“小姐你放心,就算是画到画卷之上,小姐你也是最漂亮的,谁也越不过你去。”

    苏阮大汗,她可一点都不想当劳什子的太子妃。不行,那太子一边要广阅天下美人画卷,一边又说什么不求美貌,估计也是个道貌岸然的。她还是要做好防备,得和娘亲交代一声,把自己往丑里画。

    苏阮一刻都不耽搁,这边想好了,起身,提着裙摆,就往娘亲李氏的院子快步走去。

    李氏生有两子一女,就苏阮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从小又生得貌美无比自然是放在心尖尖里宠爱的。别说李氏,苏府的老太爷老夫人,苏大老爷,没有一个是不把苏阮放在掌心里宠爱。

    因此,苏阮在苏府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进李氏的院子连通禀都不用,直接就快步进了花厅。

    才走到花厅门口,就听到府中李氏最为喜爱的那名画师为难道:“夫人,这画像真的是没办法改了。”

    苏阮就顿下了脚步,侧耳细听。

    画师的声音才落下,李氏不悦的声音立即跟着响起,“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家阮阮这样的美貌被你画成这样,让你画得更像些,更美些,你怎么就没办法了?枉我平日里还颇为看重你,总是在老爷面前夸赞你,你如今做事竟然这样不尽心尽力。”

    李氏说着,似乎依然有些气不顺,就重重的一掌排在了桌子上。

    这声音响亮得苏阮在外面听了个正着,忍不住动了动眉头,这个娘亲的火爆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画师停顿了一会,才解释道:“夫人你看,这画卷的容貌和小姐的容貌不说十成十的像,九成总是有了吧。再想尽善尽美,却是难了。你看这每一分每一毫,哪里小人都不敢动,都觉得已经美到了极致。还差的那一分就是气质和神韵了。小姐自有一股空灵慵懒的气质,神韵天成,最是清华的一个姑娘,岂是小人这样的凡人之笔所能描绘的。”

    画师的话语落下,李氏立刻就抚掌笑了起来,“我就说这画像看着已经是非常像了,看来你确实是尽力了,不能怪你。嗯,你下去吧。”

    画师得了吩咐,起身就退了出去。

    在门口看到苏阮,忍不住晃了晃神。他刚才真的没有为了讨好李氏说谎,李氏生的这个女儿,真的是钟天地灵秀于一身,华美剔透,让人看一眼,怕是此生都难以忘记这般的盛世美颜吧。

    这样的美人,最终不知道要落入谁家。

    而那紫衣侯世子也不知道脑子是进了多少水,放着这样的绝色不要,却是娶了那清汤寡水的表小姐沈柔。以后,怕是有的后悔了。

    苏阮自然是不知道画师心中所想的,她灵动的猫瞳轻轻一转,就轻笑着迈步进了花厅。

    “娘亲。”苏阮甜甜的喊了一声。

    李氏转头一看是宝贝女儿,顿时面上笑容更甚,“阮阮快过来看,府中这位画师的技艺真是越发精湛了,倒是将你画得不错。”

    苏阮顺势凑上去观看,也是跟着夸赞道:“确实好看,画得可真是像呢。娘亲,这幅画是不是要拿去参选太子妃的?”

    说着话,苏阮面上就泛起了绯色,本就玉白的面容,此刻微微透着粉色,更是国色天香,美丽不可方物。

    李氏越看越是欢喜,她的女儿就是标志漂亮。

    “正是呢,这天下再没有比你美的姑娘了。”

    “娘亲,那在送去参选之前,能不能先放女儿房间,让女儿临摹临摹,也好增进增进画技。”

    对于这唯一的一个宝贝女儿的要求,李氏从来没有不应的,况且苏阮又说得合情合理,当即就伸手将画递到了苏阮的手上。

    苏阮握着画,笑着依偎进了李氏的怀中,“娘亲,阮阮想吃酒酿丸子。”

    “好,好,娘亲待会就去做,你晚上就能吃到。”

    “嗯,谢谢娘亲。”

    苏阮又在李氏怀里撒了一会娇,就起身出去,拿着画回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房间,将画卷铺陈在案桌上,细细看去,当真是美不胜收,一般人怕是很难从这样的美色中移开眼目。苏阮有些无奈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就穿越成了这样一个绝色大美人呢。这样的美色,实在是太过招摇了些。

    心中轻轻掠过这样一个点头,却很快就被苏阮丢开不想了。

    她拿起毛笔,在画上轻轻的动了几处,然后又合上,将起收到了多宝格中。

    才收好,就听到香桃在外面敲门的声音了,“小姐,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苏阮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就歪在了临窗的炕上,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头发,将如云的墨发一节一节的卷在指尖,然后又慢慢松开。

    香桃推门进来,然后就笑眯眯的来到苏阮身边,“小姐,奴婢刚听说你从夫人那里拿了一副好画呢,给奴婢看看,开开眼界吧。”

    苏柔转头,一双猫瞳中墨色流转,声音低柔,“想看?”

    “是啊是啊。”

    香桃忙点头如捣蒜。

    苏阮却是傲娇的一抬下巴,“不给看。”

    香桃顿时被苏阮娇俏的小模样给吸引了,顿时觉得那画卷也没什么意思了,画得再好,也不如此刻美人在眼前的活色生香。

    看小丫鬟又看着自己犯花痴,苏阮真是好气又好笑,“小花园的药草你打理好了吗?”

    苏阮不爱种那些个花花草草,遂在她自己院落的小花园里种的都是药草。苏府的人不管这么多,反正只要苏阮喜欢就好,就算是养鸡养鸭他们都不会反对的。

    香桃却是突然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差点忘了,奴婢是奉了夫人的命过来请小姐过去花厅的。舅夫人过来找夫人说话,正说着想念小姐呢。”

    “舅母来了。”

    苏阮倒是高兴,这个舅母为人最是和善温柔,她很是喜欢。一边说着话,苏阮一边就起身,提着裙角就快步往花厅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