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府的花厅中,李氏正和舅夫人王氏小声说着话。

    “你也不必太过忧虑,琛哥儿如今也是越发能干了,回春药行在他手上会慢慢好起来的。”

    李氏小声安慰着,话虽如此说,但眸中也是溢满忧色。

    李氏在娘家时,就和这个嫂子感情极好。嫁入苏家后,这个嫂子也是对她多方照拂,钱财物件,总是不断的流水一般的往苏府里送。因此,她对这个嫂子心里自是感激的。如今看到王氏为了家中每况愈下的生意着急的时候,心里也是着急不已。

    “琛哥儿自然是让我放心的,只是那对头赵家据说靠上了厉害的关系,如今来势汹汹,一幅势要将我们回春药行吞并的架势。”

    王氏话语之中难掩愁苦。

    李氏有些安慰不下去,她心头也觉得这回事情麻烦了。

    姑嫂两个正烦闷担忧无言的时候,苏阮已经脚步轻快的进了花厅。

    两人都陷入了自己的愁思中,倒是没有察觉苏阮进来。

    苏阮看着两人愁眉不展的样子,诧异道:“这是怎么了?”

    听到苏阮的声音,两人回过神来。

    王氏强挤出一个笑容,伸手招了苏阮到身边坐下,眼神慈爱的打量着苏阮,“阮姐儿真是越长越好看了,这样的容貌,真是比牡丹还要妍丽。”

    李氏听了,自是满心欢喜的。这个女儿,他们整个苏家都是当做眼珠子一般疼爱的,自小就长得好。只是那个紫衣侯府的人眼睛都跟瞎了一样,竟然看中了那个柔柔弱弱的病秧子沈柔,以后有的他们后悔的时候。

    王氏看着苏阮这样盛放的容貌,心里开阔很多,从手上褪下一个玉镯,就往苏阮手上套,“阮姐儿这手,当真是如玉雕成一般,带这个玉镯更好看。”

    苏阮低眸去看,手上的玉镯碧绿通透,价值不菲。再抬头去看王氏,就见她满面温和,眸中皆是慈爱和喜欢,就笑着收下了。

    “真好看,谢谢舅母。”

    苏阮抱着王氏的手臂撒娇,语调软软糯糯的,让王氏的一颗心都要软化了。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苏阮想起刚刚进来的时候,两人都是愁眉苦脸的,就出声关切道:“刚看娘亲和舅母都面带忧色,不知道是为何事烦恼?”

    李氏本来不想让女儿接触这些烦心事的,但转念一想,女儿自从醒来后,整个人变得玲珑剔透了许多,也长了很多心眼,让她接触接触也好,她也护不了女儿一辈子的。心里想好,她就对着王氏点了点头。

    王氏这就徐徐说来。

    原来,李氏的娘家李家是做药材生意起家的,还开着大医馆回春医馆。这些年来,生意不算大红大紫,但也是平平稳稳的。只是,今年来生意却是在走下坡路。京城里一直不太起眼的同样做药材生意的赵家,原来跟在李家身后小心翼翼的赵家,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道,一朝就发起来了,而且还故意针对李家,将李家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如今更是愈演愈烈,怕要不了几个月,京城就再也没有李家的容身之地了。

    药材生意,回春医馆。

    苏阮听了这几个字,一双剔透的猫瞳忍不住一亮,这可是她的强项呢。眸中波光流转,就转头讨好的对李氏说道:“娘亲,女儿好久没看见锦表姐了,女儿去舅舅家住几天吧。”

    李氏听了。却是有几分犹豫,李家如今怕是愁云惨淡的,阮娘此时过去,不知是否有不便。

    似看出了李氏的为难,王氏却是笑着揽了苏阮,“阮娘肯去我们家,老爷看见了可是要高兴的。三妹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阮娘的。”

    王氏都这般说了,再看宝贝女儿渴望的眼神,李氏自然是不会再多说什么了,点头应允下来,转而柔声交代了几句,“去了你舅舅家,要听话,不可刁蛮任性,知道不?”

    “恩恩,女儿知道。”

    苏阮连忙乖巧应了。

    “别那么严厉,我们阮娘最是乖巧了。”

    王氏却是不让李氏这般严厉,俨然是从心里疼爱苏阮。

    留下一起吃了个简单的午饭,苏阮就收拾了几套衣服跟一些物件,跟着王氏去了李府。

    轿子从李府的大门进去,一路抬进了二门下。

    苏阮下得轿来,看着眼前亭台楼阁,雕栏玉柱,假山流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李家乃是医药世家,做了好几代,底蕴颇深,财富也是颇巨,一座宅子自然也是修缮得精致了。

    “阮娘这两年都没来过这里,怕是有些陌生了,舅母先带你四处逛逛,景致还是不错的。”

    苏阮点头,手被王氏拉着,就开始在李家的园子里逛了起来。

    “这里是一小片药园,种了些药草,不过也只是做个观赏用。我们李家的药园还是在城外的青山上的那一大片,有空带你去看看。”

    对药材,苏阮还真是很有兴趣,她也好奇这古代的药材和现代比,是否有不同。

    “刘副将……”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远处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熟悉的呼喊声。

    忙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军服的男子满面怒色,大步的往这边而来。

    王氏忙拉着苏阮往一边避让。

    李原匆匆的从后面追过来,在王氏和苏阮前面几步的地方拉住了那个被称作刘副将的男子。

    “刘副将,这里面定然是有什么误会的,请听小人解释。”

    “不必多言了,铁骑军和李家的合作就此结束。”

    说完狠狠的甩开李原,快步的离去了。

    刘副将乃是习武之人,力道何等之大,这般狠狠一甩,李原当即就被甩到了地上,狠狠的摔了一跤,疼得他半天爬不起来。

    王氏当即就惊慌的上前去搀扶李原,“老爷你怎么样了?”

    李原看向王氏,忍不住挫败的伸手掩面,“夫人,完了,一切都完了,铁骑军断了和我们的联系了,我们李家的生意彻底垮了。”

    王氏一听,顿时蒙了,嘴里喃喃道:“怎么会?”

    “李家百年的基业断送在了我的手上,我将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啊?”

    李原悲怆出声。

    王氏也是跟着悲从中来,一时间也是跌坐在地上。

    苏阮见此,几步来到两人跟前,蹲下身子来,柔声却坚定的宽慰道:“铁骑军今日拒绝我们李家,它日就让他们跪求上门。”

    李原和王氏同时惊愕震惊的抬起头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