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06章 砸晕一个美男子
    经历了这事,苏阮和锦娘都没什么心思逛街了。

    苏阮此刻心内也是乱乱的,满脑子都充斥着各种画面,太多的不确定性,让她整个人精神也不是很好。

    两人就此回了家,这般神色仓皇,自然被王氏看了出来,就招了两人到近前说话。

    锦娘最是藏不住事情的,今日又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惊吓,一下子就依偎进王氏的怀里,将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了出来。

    王氏听了也是后怕不已,这京城水深着呢,一不小心惹的主,弄不好就是个皇子王孙的,到时候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都没了。所以王氏对待三个子女一直都是耳提面命的,让行事要万分小心,不可轻易与人起争端,免得给家里带来无妄之灾。

    而今天,事情看似像是过去了。王氏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心中已经打算安慰好两个小姑娘,就去找人好好查查这件事情,看都是些什么身份性子的贵人。只听到郡主二字,怕身份都是了不得的。

    虽然忧心忡忡,但王氏面上还是温和镇定的神色,小声的安慰着两人,“无事的,那些个贵人事忙,既然今日已经揭过此事,就不会再提的。”

    在王氏的温声细语中,锦娘的紧张消散了不少,整个人也冷静安定了下来。

    至于苏阮,面上神色倒是正常,只是心中却一直有些烦闷。

    王氏看了看天色,就带了两人去吃饭。

    吃了晚饭,说了一会话,看两人都很是疲惫的样子,就让两人回房去休息了。

    苏阮去了王氏给安排的听竹轩,洗漱一番,进了房间,双手抱膝在床上坐了一会,看着窗的明月,想了一些在现代的事情,恍恍惚惚的就睡了过去。

    只是,梦中辗转反侧,春光正好。

    ……

    苏阮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之中醒过来的,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就缓缓睁开了。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草长莺飞,鸟语花香,是一个世外桃源。

    这?

    苏阮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她不是在医院病逝了吗?

    虽然她医术高超,但终究还是治不好自己。先天不足,即便她没停止努力,还是没能熬过三十。

    只是,为何此刻会在这里?

    她缓缓撑起身子,瞬间感到钻心的疼痛,从身上各处传来。她低头去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伤痕累累,草地上更是斑斑血迹。

    她这是被人打了?

    不对,这伤势看着像是摔的。

    这般想着,苏阮抬头往上看去,就看到头顶不远处有一颗大树从山崖上斜插出来,上面尚有断掉树干的痕迹。

    这是从山崖上掉下来,然后被这颗古树给拦截了,幸运的捡了一条命。

    这个想法才响起,她就觉得脑袋一阵刺痛,无数的画面片段纷拥而至,不断的充斥着她的脑海。

    表妹,未婚夫,坠崖,谋害。

    巨大的信息量几乎让她疼晕过去,好不容易熬了过去,将所有的记忆消化,苏阮却又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这都是什么经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苏阮又活过来了,那么她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她这个人,最是锱铢必较了。

    当然,当务之急是先养好伤了。

    一个月后,苏阮的伤已经完全养好了,也找到了出去的法子。

    苏阮出了崖底,看着外面大山苍茫,心中倒是畅快。她如今有年轻健康的身体,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她开心的四处看着,突然目光一凝,就看到远处石壁上有一株珍贵的雪莲,顿时双眸发亮。

    她忙小跑过去,小心的爬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慢慢的靠近过去。

    嗯,再过去一点就可以够到了。苏阮慢慢倾身过去,终于是够到了,轻轻的摘下来,将其放入怀中,还没来得及信息,就感觉脚下踩着的树干咔擦一声断了。

    额,苏阮欲哭无泪,这才捡回一条命,又要挂了吗?

    砰!

    额,好像不疼,底下软软的……

    苏阮低头一看,就见一美男嘴角流血,没什么气息的躺在自己身下。

    她不会把人给砸死了吧……

    苏阮很是心虚的看了看自己纤细身子,忙给男子把脉。

    内伤,很重的内伤……

    苏阮深吸一口气,没事,有她苏阮在,阎王爷也抢不走他!

    一个月后。

    “姑娘可否告知芳名,救命之恩大于天,在下不敢相忘。”

    西陵漠伤势大好,诚挚的看着对面在整理药草的蒙着轻纱的女子。

    苏阮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中暗暗想着,要是这位大哥知道是自己讲他砸出内伤的,还会这般感激吗?幸好这位大哥失去了部分记忆,不记得自己如何受伤的。

    苏阮暗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这才淡然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苏阮整理完手上的药材,又给西陵漠把了把脉,“你的伤势已经大好了,再调养个三四日就可以离开了。”

    苏阮说完话,就转身离开了,她要回去看看给西陵漠的药材齐不齐全。

    次日。

    “哎呀,太专注的采药了,都忘记药炉上正给西陵漠煎药呢。”

    苏阮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跑到了临时搭建的草庐边,就见一条红色的小蛇正从里面游出来。

    那蛇有点眼熟,只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

    苏阮脚步也只是顿了一下,若是毒蛇的话,她肯定会有印象的,那应该无碍。

    这般想着,苏柔已经进去,将药汁倒了出来,端去给西陵漠。

    西陵漠正在调息内力,听到声响就睁开了眼眸,看到是苏阮,顿时展露笑容,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碗,看也不看,一口喝干净。

    “谢谢姑娘。”

    西陵漠道谢。

    苏阮轻轻颔首,然后就退了出去。

    苏阮因为心虚,所以在西陵漠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高冷的状态,极少和他说话。

    西陵漠似乎也习惯了,闭上眼睛继续调息。

    苏阮转身回去整理刚刚采摘的药草,待事情弄完了,伸了伸懒腰,一转眼又看到刚才那条小红蛇在前面花丛之间游荡。

    只这么一瞬间,苏阮突然就想到了这是什么蛇了。

    这蛇叫春蛇,又叫淫蛇,只要常人沾上一点,就跟中了春药一样,浑身如火烧,欲望难忍。

    刚才……,刚才那蛇在药炉旁边游荡,也不知道沾染没。

    这般想着,苏阮的心忍不住跳了一下,遂有些不确定的迈步朝西陵漠的房间而去。

    “西陵公子你没事吧?”

    苏阮在门外敲门,关切问道。

    话音才落,就听到里面砰的一声响动,苏阮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不会吧!

    心中才闪过这个念头,大门一下子就被打开,然后她就被一股巨力拉了进去,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里。

    苏阮抬眼,对上的就是那双漂亮的像是天上星星一样的眼眸。此刻那双眼眸异常明亮,里面好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一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