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夜春风,浮浮沉沉。

    天光大亮,苏阮猛然惊醒,坐起身来。

    她猛然朝着旁边看去,就看到身边的男子正安详的睡着,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

    苏阮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心底窜了上来,她这都是做了什么?

    自从来到这个古代后,一切事情都没有按照常理来。

    她先是把人给砸个半死,如今又因为错了药,没把持住把人给上了。这家伙醒来,会不会把她给活剐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这可是古代啊,士可杀不可辱的古代。而且这男的一看那气度,就知道身份不一般,怕更是不好惹的。

    好不容易才得了这样健康的身体,她可不想就这样英年早逝。

    逃走,赶紧逃走,逃到天涯海角,再不想见才好。

    这般想着,苏阮匆匆起身,披上衣服就逃了。

    真的是逃了。

    落荒而逃,回到苏家,一句话都不敢都说。只告诉家人,在山崖下被一户人家所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将伤势养好,其它的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多提。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毕竟大半年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再次相遇。

    “啊……”

    苏阮猛然从床上弹坐起来,浑身湿透,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竟然又想起了那些在山谷的事情,还好那位大哥够坚强,没有做出什么殉节的事情来。

    再睡也是睡不着了,苏柔就起来擦了擦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不再黏腻,身上清爽很多。

    她找了一本游记翻看,略略看到一半的时候,天就大亮了。

    早上吃饭的时候,苏阮就有些精神不济了,终归是一晚上没睡好。

    吃完了早饭,苏阮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打算回去再补个觉。怕王氏担心,等会要找自己,就迈步去王氏院子,欲先和王氏说一声。到了院子,就见院子里极为安静,仆从下人都不在。

    她微微诧异,继续往里走去,隐约听到堂屋里传来说话声。

    想着王氏可能在和人说话,就打算退开去。

    “老爷,昨日锦娘和阮娘遇见的应该是刘茜郡主了。”

    苏阮的脚步就这样停住了,她的心跟着提了起来。

    那么,那个西陵漠又是什么身份呢。

    那个让刘茜郡主都要小心讨好,又满心爱慕的西陵漠,会是什么身份。

    接着就听到了李原的说话声了,“刘茜郡主乃是镇国公的嫡长孙女,当今皇后的嫡亲外甥女,身份尊贵。昨日若是锦娘和阮娘真的挨了打,我们也是只能默默咽下的。”

    王氏听了,就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但是在权势面前,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幸好,昨天平安度过。”

    王氏有些后怕的说道。

    “那两个男子,刘茜郡主一个喊漠哥哥,一个喊七表哥,怕就是那两位了,应该不会有错。”

    李原压低的,带着几分不自然的声音传了出来。

    苏阮越发小心翼翼,屏气凝神,认真去听。

    “竟真的是太子殿下和七皇子吗?”

    王氏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分,抑制不住的惊讶和惶恐。

    苏阮的一颗心也是沉到了谷底。

    竟然是太子殿下!

    丫丫的,她这一不小心给砸的,给睡的,竟然是一国太子,这玩笑可是开大了。

    苏阮有些失神的出了王氏的院子,回了自己的房间,默默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先睡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只是,还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她又猛然坐起身来。

    差点给忘记了!

    太子选妃,要将天下未婚女子的画像送入宫中。

    然后,她娘就给她画了一张惟妙惟肖的画像。虽然她拿来改了几笔,但是基本轮廓尚在,只是神情气度有很大差异。但若是那西陵漠真的深恨她到骨子里,怕是化成灰也认的吧?

    这样的念头一浮起来,苏阮是再也睡不着了,她现在要做的是赶紧回府中,把那张画像再给改改,最好改得面目全非才好。

    嗯,为了小命着想,她还是赶紧回去将那画像给改改吧。

    苏阮忙就下了床,招呼了香桃收拾东西。

    “香桃你将行李收拾一番,我这就去和舅舅舅母告别。”

    香桃莫名其妙,“小姐,我们才来一天呀,这就走了吗?不是要长住吗?”

    “先保住小命再说。”

    苏阮小声嘀咕了一下,然后就快步出了门。

    一路往王氏的院子而去,却是恰好在门口和李原王氏两人相遇。

    “阮娘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做甚?”

    王氏看着苏阮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诧异道。

    苏阮忙定了定神,出声道:“香桃刚收到消息说她未婚夫的脚扭到了,我看这丫头急得不行,就打算陪她回去看看。”

    这事情,听着总觉得很是奇怪。

    不过,到底是外甥女的一片善心,王氏也没多想,就点头,“既然这样也行,那你就先回去吧。再想来,就给舅母捎个口信,舅母让人去接你。”

    “嗯。”

    苏阮点头,和李原王氏告了一下别,转身就走了。

    而此时被苏阮说得未婚夫脚扭到的香桃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双手提着,在等苏阮呢。

    苏阮看到香桃尚一脸懵懂的样子,未免穿帮,就出声道:“香桃啊,因为你未婚夫脚扭到了,所以小姐我这才着急的要陪你回去看看。”

    啥?

    香桃觉得脑袋跟被锤子砸过一样,半天反应不过来。过了好半晌,两人都已经出了李家,坐在回苏府的马车上,香桃才惊诧的反驳道:“可是小姐,香桃没有未婚夫呀。”只有一个暗恋了很久的苏小哥,香桃心里默默补充道。

    “前院苏管事的儿子不是你未婚夫?我还以为是呢,正打算求娘亲给你们两个说和呢。”

    这话一出,香桃当即就是神色一震,“小姐,没想到您这么关心奴婢。是的,奴婢的未婚夫脚扭到了,奴婢心急如焚,要赶回去探望。小姐心善,怜惜奴婢,特意陪奴婢回去的。”

    苏阮满意的点头,对香桃这样明事理的丫鬟非常满意。

    不到半个时辰,苏阮就回到了苏府,她直接就去找李氏。

    “娘亲,前几日画师给我画的那副画卷还在我房间吧?”

    “那副画卷啊,早上已经送进宫了。”

    李氏乐呵呵的转头说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