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坤宁宫里。

    “姝儿,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朋友。”

    刘皇后轻轻喝了一口花茶,对这个苏家苏阮也很是好奇。

    西陵姝表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朋友,不过大魔王既然说是她朋友,那就肯定是她朋友了。

    西陵姝婉转一笑,接道:“是啊,我和她还挺投缘的。人生有些际遇就是如此,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合了眼缘了。”

    也没见过那苏小姐,不知道脾气性格,这般说最为稳妥了,待会不管看到那苏小姐如何模样姿态,都好圆过去。

    刘皇后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她是信佛的,很是相信这些冥冥之中注定的东西,也没再多问,转而关心西陵姝平日的学习生活了。

    西陵姝最是古灵精怪了,妙语连珠,哄得刘皇后很是开心。

    “启禀皇后娘娘,苏家小姐已经到了,正在大殿外面候着。”

    刘皇后眉目一动,这可是第一次从那个不苟言笑的儿子口中听到的女子的,可是要好好见见,看和寻常女子有什么不同。

    西陵姝就更别说了,双眼瞬间亮了好几度,身子都坐直了。这可是大魔王给她指定的好友,她可以打起精神来,一来不能让人家受委屈,二来不能让皇后生疑。这工作难度和强度,真是太大了。

    “传她进来吧。”

    苏阮缓缓走进了大殿,然后就跪在了殿上。

    “臣女苏阮给皇后娘娘请安。”

    姿态清雅,声音灵动,虽然还没见到容貌,但刘皇后和西陵姝心里已经是好感大增了。

    “免礼,赐座。”

    刘皇后声音温和,苏阮依言在一边的椅子上坐好。

    “平日都喜欢读些什么书?”

    刘皇后问道。

    苏阮抬头看了刘皇后一眼,满脸慌乱紧张,艳丽的妆容有种违和感。

    “臣女……臣女……平日没读什么书,都是……都是……在家里和姐妹……说话。”

    刘皇后:“……”

    西陵姝:“……”

    见过大风大浪的刘皇后此刻也忍不住满面震惊,这是在逗她呢?就这一紧张说话就结巴的姑娘,还陪她说话解闷?她家儿子这是在寻她这个老娘开心吗?就这样的口齿,她要怎么和她说话。她都怕多说两句,这姑娘要被吓晕过去。

    西陵姝心头此刻的复杂不比刘皇后少,特么的大魔王这是在玩她呢。给她指定了这么一个朋友,这胆子得多小,看一眼都能让人颤颤巍巍的,跟只小白兔似的。她西陵姝最讨厌的就是小白花一样的柔弱女子了,如今大魔王竟然给她指了一个比小白花还小白花的朋友,她真是欲哭无泪。

    而且,这姑娘不读书,就整天和姐妹在府中说话,脑子真的没问题吗?

    苏阮说完话,看没人理她,吓得一下就从椅子上下来了,跪在了地上。

    “是不是……臣女……臣女……说错什么了?”

    苏阮一边说着,一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刘皇后和西陵姝,眸中湿润,异常柔弱可怜。

    刘皇后这下觉得胸闷,她啥都没说,这姑娘就跟被吓走了三魂一样,这真陪她说会话,怕是另外七魄也得给吓走了。

    刘皇后转头对西陵姝说道:“姝儿,你陪你朋友说会话,母后有些累了,就先去休息了。”

    西陵姝愣愣的点头,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刘皇后离开了大殿,西陵起身来到苏阮身边,伸手扶起她。

    “去我的合欢殿坐坐吧。”

    “嗯。”

    苏阮怯怯的看了西陵姝一眼,小声的应了。

    西陵姝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拉着苏阮就往自己的合欢殿走去。

    “阮娘。”

    突然,身后穿来一阵疑惑不确定的声音。

    苏阮和西陵姝都转过头来,就看到旁边的路口正走过来一行人,为首的是六公主西陵眉,旁边跟着一个容貌秀美的少妇。那个少妇苏阮和西陵姝都认识,乃是紫衣侯世子谢庆的世子妃沈柔。

    沈柔看八公主拉着的果然是苏阮,眸中顿时快速闪过一道暗光。

    她面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几步走到苏阮身边,小心的捧起她的手,“阮娘你没事就好了。”

    她话语方才落下,苏阮顿时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嗖的一下就躲在了八公主西陵姝的身后,身子颤抖,面上满是恐惧,眸光都不敢看沈柔一下。

    这副样子,显然是对沈柔极为害怕。

    沈柔的神色就那般僵硬在脸上,苏阮动作太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阮已经做完了一系列的动作,还躲到了八公主的身后。她的手还僵硬在空中,心机深沉如她,此刻瞬间竟然也有种无以为继的感觉。

    西陵姝顿时眸光锐利的看向沈柔,“阮阮好像很怕你呢。”

    大魔王给她分配的好朋友,她当然打起一万分精神来维护呢。

    这紫衣侯世子妃不是苏阮的表妹吗?不是表率忠孝仁义吗?如今看来,一点也不像啊。

    沈柔的僵硬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下一刻眸中就氤氲了雾气,她震惊的看向苏阮,轻轻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眼泪就如珍珠一般,一串串落下。

    “阮娘,你这是怪我吗?怪我嫁给了夫君,可是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没办法的。为了给老太君冲喜,为了两府的情谊,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随着沈柔含泪的话语,大家感觉自己似乎了解了真相了。

    这苏家小姐原来是回来发现表妹嫁给了自己的未婚夫,心生恨意了。可是这能怪谁呢?一切都是命罢了,而且苏阮失踪的那三个月,谁说的清楚?就算是沈柔没有嫁入紫衣侯府,紫衣侯府怕也是不敢要这个世子妃的。

    看着众人神色态度的变化,苏阮眸中闪过一道暗光,这个沈柔倒是个演技派,这眼泪说掉就掉,道行不浅。

    “这是占尽了好处,还要人家感激你吗?”

    西陵姝既然已经将苏阮划入到自己的羽翼之下,自然是看不得她在自己眼前受委屈的,当即出声辩驳。

    这可是八公主,皇后娘娘最为喜爱的八公主,她的话语,谁人敢反驳。

    但是西陵眉却是敢,“命薄还能怪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